各位老师、学者、教授们:

请离开新浪微博和微信,请停止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写作吧。

很多人需要被告知自由表达是公民应得的权利,需要被告知应该永远对巨头企业与消费主义保持警惕。但各位老师、学者、教授,妳们不需要。这种权利和意识,我们是从您那里学到的。您教会了我们应该争取并行使这种权利,作为回报,我们想不厌其烦地告诉您,您可以行使这种权利。

妳们读过那么多福柯、德勒兹,对现代性、后现代性、权力、圆形监狱、、块茎理论了如指掌。《开放社会及其敌人》《Seeing Like a State》对于技术社群可能算是刚刚发现的宝典,但对于妳们恐怕只是高中读物吧。请妳们践行这些理论吧。

李银河老师,您说「在中国的语境里,常常会感到福柯的思路会有点超前,因为中国社会面临的是从中世纪走向启蒙的阶段,所以启蒙话语是最解渴的,最能击中痛处和搔到痒处的。」从历史的角度看,少数人的超前,常常应该更准确地表述为多数人的滞后。何况在喜欢上网的人看来,福柯和德勒兹的理论亲切、简明、甚至平凡。请不要忘记世界的变化速度加快的速度在加快。中国不是最擅长「弯道超车」吗?程序员帮助中国人实现了消费主义的弯道超车,请妳们也在文化上拼命超速驾驶、拖着滞后的多数人往前冲吧。

您可以用相对安全得多的通讯工具,而不是微信和 QQ;您可以加入啁啾会馆(Twitter)发表较短的即时观点,而不是新浪微博;您可以用 Telegra.ph 发布文章,而不是微信公众号;您可以在 Telegram 上开设频道和讨论组。福柯与德勒兹都会喜欢这些工具的。

也请不要忘记浏览器有隐私模式,搜索引擎除了 Google 还有不监视妳的 DuckDuckGo。百度则是人类需要远离的企业。

利用这些工具,您立即就可以开始自由表达、自由讨论。您当然清楚,这本来就是互联网应有的样子。

唯一的代价,就是要学会拨号上网。前辈们,妳们都经历过一九九零年代末的互联网,且熟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运作,这难不倒妳们。不拨号是上不了网的,今天也是如此。

不鳥萬如一

二零一七年七月廿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