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报|“修昔底德陷阱”下的美中台关系

 

作者:韦行之

 

美国总统川普上任以来,华府与北京最新建立的对话机制于6月20日展开。这场「外交与安全对话」源自于川普和中国国家主席4月初在佛罗里达会晤时所达成共识,美方由国务卿提勒森、国防部长马提斯领衔,中方则由国务委员杨洁箎、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带队。那次主要处理的烫手山芋就是悬而未决的北朝鲜问题,双方也触及南海、人权、台湾和西藏等问题。但由于各说各话,导致会后没有具体成果,仅由提勒森和马提斯举行记者会。

 

这场对话的诡谲气氛早在开会之前川普发出的推特讯息就略见端倪。川普在推特上针对北朝鲜议题表示,「虽然很感谢习近平与中国在北韩问题上的帮忙,但中国说服北韩限制核武计画的努力没有奏效」。如此绵裡藏针的间接抱怨,不太符合川普向来爱恨分明、有话直说的格性,也反映出现阶段美中关係的微妙之处。若再加上提勒森不久前在美国国会听证会表示「美中应该建立一个50年的战略关係」,甚至包括所谓「一个中国政策」都可以检讨,让美国盟邦对川普政府的外交策走向划上更大的问号,台湾更是战战竞竞、如履薄冰。

 

这显示川普政府向国际社会透露出的溷乱讯息,那就是一方面为了争取北京合作来化解北朝鲜的危机,华府甚至不惜暂时搁置、澹化与北京在贸易与南海等争端上的歧见,俨然美国政府的亚太外交战略只是以北朝鲜为重心,而且急需北京的合作。另一面川普面对北京在北朝鲜议题上的虚应以对,终于开始丧失耐心,未来一股潜在的美中冲突可能一触及发。

 

过度依赖「交易式外交」

 

华府智库社群主流思维是,川普用在商言商的手法运作对外关係,先是对习近平好话说尽,期待满满,但如果习近平无法满足川普要求、做出具体行动来降低北韩威胁,川普可能就会展现出强势一面。4月初「川习会」另一项共识是要在一百天之内完成若干改善美中贸易的行动计划。换言之,若是北京在7月中前无法满足川普的要求,届时将是考验川普会否「变脸」的第一道关卡。随着夏天来到,南海争议将再次浮上檯面,如果美中关係开始恶化,连带也可能影响年底川普首度的亚洲之行以及他会否造访北京。川普本週在白宫接待首次来访的印度总理莫迪,还意在言外感谢印度加入美国制裁北朝鲜的行动。

 

此一变数也凸显国际关係中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亦即一个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将以武力回应这种威胁。这项魔咒始于两千多年前古希腊的斯巴达城邦与雅典城邦发生的大规模冲突,就是因为后者实力壮大,让前者深感威胁。

 

对此北京官方与主流立场多是採取避免美中关係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的谨慎作为。因此习近平早在2013年尚未接任国家主席一职前,就已提出建立「新型大国关係」的战略,表面上就是为了摆脱「美中两强」(G2)的印象,去除中国有意挑战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揣测,进而化解美中在区域争端上兵戎相见的意外。因此习近平不断强调美中关係必须增进互信,消除你输我赢、你失我得的零和心理,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精神,将双边发展视为机会而非威胁,同时共同建设性地管控随时可能出现的多种分歧。而现阶段川普政府仍然未放弃寻求与北京建立较为长期稳定互动关係的目标。提勒森的「美中建立50年战略关係」提议,在某种意义上也和「新型大国关係」相互呼应。

 

但这究竟是中国务实的企图?还是只为了让习近平稳定巩固十九大后的权力所做的暂时之举?它又如何解释中国在南海持续性的扩张军武,以及发动「一带一路」工程来壮大其国际势力的野心?更重要的关键是,欠缺外交经验、过度迷信「交易式外交」的川普会否对北京过于一厢情愿?到头来发现被愚弄欺骗之后,才改採强硬策略,让美中关係重回紧张?

 

传闻中的美中「第四公报」

 

包括台湾在内的许多国家对此也陷入矛盾。一个过于亲近与太过一厢情愿的美中关係,引发对于川普政府会否「视交易重于价值」、进而忽视与盟邦关係的风险。但一个关係恶化、甚至冲突的美中关係,也非区域稳定和国际秩序之福。也正是因为如此的不确定因素,让不少国家开始寻求自力更生的自保之道,不再依赖美国的领导。

 

对台湾而言,无论美中关係是好是坏,都有重要的影响。从去年12月川普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之后,北京採取一连串打击台湾外交与国际空间的动作,也持续关闭与民进党政府的对话管道。事实上北京对于川普政府究竟如何看待对台关係也感到困惑,一方面川普后来虽然重申美国的「一中政策」,但对于川普有意拿台湾为谈判筹码,北京仍是小心翼翼。

 

另一方面若川普政府持续对台政策的不确定性,将给予北京过高的期待,认为可以透过川普来向蔡英文施压接受北京所定义的「九二共识」,又或者顺着华府有意建立一个50年的美中关係的新架构,来迫使川普政府做出伤害台湾的政策调整,包括传闻许久的美中「第四公报」。毕竟北京透过私下管道拉拢川普家人或亲信是公认的事实,台湾也密切关注。

 

所以台湾对美外交当务之急包括:向川普政府清楚表明,北京不能要华府施压台湾接受北京所定义的、以「一中原则」为基础的「九二共识」。其次,台湾必须积极建立与川普身边重要幕僚的沟通管道,让台湾的声音可以直达白宫核心圈,最重要的是要让蔡英文上任以来对中国持续传达的善意能够获得白宫决策者的充份理解。复其次,台湾必须加强对美贸易跟投资,做好开放美猪、美牛市场的准备,同时展现强化自我防卫能力的行动。最后,在美中双方竞争主导对台关係话语权的同时,台湾必须发挥「公众外交」的精神,让台湾的民主和民意,在美国草根社会与意见领袖社群茁壮深耕。

 

2017年7月3日 上午 12:59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