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说 | 胖叔:为什么朝鲜那么恨美国?

编者按:7月4日成功试射的洲际弹道导弹可以说直接踩到了美国的“红线”。如无意外,接下来朝鲜会继续核试验,直到出现一枚小型化的、可以安置在导弹上的核弹头。显然,无论是制裁还是当下的外交压力都不足以让朝鲜放弃追求将核弹发射到美国本土的能力,战后国际秩序面临巨大挑战。我们或许需要问一下,为什么朝鲜要死盯着美国不放?

 

历史书上说,美国是朝鲜的敌人

从朝鲜战争以来,美国对于朝鲜就是敌人,这个历史记忆一直在强化。今年4月我在朝鲜旅行,刚好看到一些细节。

破衣烂衫的朝鲜百姓走向舞台中央,将舞台上稻草人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后面跟上一个喝醉酒的美国大兵,倒在稻草人的脚下。接下来,稻草人活了,追着傻呵呵的美国大兵满舞台跑,边跑边踢大兵的屁股。台下的朝鲜人民军战士不停的笑,不停的鼓掌。这是今年4月25日朝鲜人民军建军节一场杂技表演中的小品。小品开演前,在场的西方游客都被导游带走。而作为中国游客,我有幸和上千名朝鲜人民军战士一起看到了这个节目。

金正恩时期,朝鲜的祖国解放战争胜利纪念馆扩建。纪念馆前的广场看起来并不比阅兵的中央广场小。广场一侧,停放着战争时期缴获的美军武器装备,以及在1967年缴获的美军间谍船。导游会向每一个参观者详细介绍美军的丑陋与邪恶,控诉美国的战争罪行。

△ 朝鲜反美宣传海报

无疑,把美国当做敌人的历史记忆要追溯到上个世纪50年代的朝鲜战争。对于平壤当局,彼时的美国无疑被当作祖国统一的破坏者,外来的侵略者。

事实上,在我看来,朝鲜人至今还在消化这样的历史记忆可能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朝鲜半岛在一个多世纪以来,几乎完全是被动地接受着外来者的干预,先是日本和清政府的干预,然后是二次大战和冷战。至今,朝鲜半岛依然是冷战最大的历史遗产。长期的动荡与被动选择,会激发更为强烈的民族自决意识。而在今天,朝鲜半岛被大国环绕,民族自决意识并不会减弱。

△ 金正恩观看洲际弹道导弹“火星-14”的试验发射

维系政权需要外敌巩固权力基础

某种程度上说,当下的朝鲜政权更需要恨美国。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朝鲜社会主义经济崩盘,工厂大面积停工,商店缺少配给物资。除了军队和安全部门,权力日渐丧失了管控社会钱包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凝聚共同体意志,是朝鲜政权需要面对的重大课题。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金正恩时期的朝鲜官方电视台制作了一部新电视剧《防弹墙》。这部电视剧从抗日战争时期拍到金日成执政时代,讲述了父女两代人作为朝鲜的安全卫士,和日本间谍斗智斗勇,破获日本暗杀金日成计划的故事。在故事的结尾,主人公说出一句台词,每一代朝鲜人都应该做领袖的防弹墙,保护领袖。在这样的故事里,抵抗外来侵略者需要全民族的团结一致,而民族自决的中心需要领袖也就是金氏家族。

△ 朝鲜导弹射程

换句话说,朝鲜政权的合法性与全民备战,捍卫民族自决的任务挂靠在一起。这个故事需要有敌人的存在。因为有敌人才会有战争。没有敌人,拥有和平,人们就会失去团结的理由。

虽然今天大家在谈罗德曼访问平壤和篮球外交,但美朝走的最近的,其实还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1994年,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访问朝鲜进行斡旋,随后美国克林顿政府和朝鲜政府达成《朝核问题框架协定》,但是朝鲜认为美国没有按照承诺帮助朝鲜发展民用核能力。至2002年,小布什上台,随即将朝鲜列为邪恶国家。再加上美国对中东一些威权国家的打击,更加刺激了朝鲜当局的不安全感。

当然,这一不安全感被转化为巩固内部团结的动力。

对文明的理解完全不同

1937年,苏联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界博览会。苏联馆的顶部是一座24.5米高的雕塑《工人与集体农庄女庄员》,据说当时这座雕塑用的钢板是当时世界上最薄的,只有2毫米。这一座建筑的背后,是社会主义者渴望在资本主义社会之外,发明一套新社会主义文明秩序的雄心壮志。而今,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这套理念只有在朝鲜得到延续:忽视个体表达,弘扬集体化的生产与生活方式。比如平壤的未来科学家大街,这种按照职业规划集体生活的思想可以追溯到斯大林,再上溯到规划大师柯布西耶,但在全球其他地方已经很难看到。

换句话说,一个发明了让10万人整齐划一进行阿里郎演出的国家,不可能喜欢崇尚个人价值的美国。这一体制是斯大林社会主义体制的朝鲜本土化版本。它强调的是集体化的文明方式。而美国则代表的是消费主义的、剥削的不平等的文明。

△ 朝鲜中学里走廊的宣传画 图片源于作者

正因为以上三个理由,恨美国在朝鲜是政治正确。不过,当朝鲜中学生系着JEEP和鳄鱼牌的仿造美国皮带,当美国电影通过地下渠道进入朝鲜的时候,朝鲜的恨意会不会被消解掉,我们不得而知。

2017年7月8日, 5:06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