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王全璋律师案,@ 律师对余文生的执业及年检(年度考核)特别有兴趣,虽然法律规定年检并不影响律师执业,但是公检法看守所实际上会制造执业障碍。想必陈有西律师作为全国律协人权宪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对余文生的律师执业及年检能查个一清二楚,却说话让人产生歧义。余文生只好对律师执业、年检情况及代理王全璋案做一个情况说明:

,1999年参加并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2002年1月正式律师执业,2014年7月就职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年检及执业正常。2014年10月13日余文生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北京市大兴区警方抓捕后刑拘逮捕共99天,期间遭受酷刑、被关死囚牢。2015年1月20日余文生被取保释放。2015年4月12日,北京市司法局及律协发文“取保候审”的律师不能参加年检(年度考核),期间北京市只有余文生一名执业律师被取保候审,事实上这一规定是专门给余文生定的。2015年5月余文生未能通过年检,2015年6月余文生持未年检律师执业证继续执业。 2016年1月19日余文生解除取保候审,2016年1月29日余文生通过2015年度律师年检,2016月5月又通过了2016年度律师年检。


2015年8月5日王全璋律师被天津警方抓捕(2015年8月6日余文生被北京警方抓捕,24小时释放),其后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委托了李仲伟、袭祥栋律师作为王全璋的辩护人,后李、袭迫于有司压力于2015年10月退出辩护。2015年11月余文生接受李文足的委托担任王全璋的辩护人,2015年12月李文足又委托王秋实律师担任王全璋的辩护人,2016年1月王秋实被北京警方抓捕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退出辩护。2016年1月李文足又委托了程海律师担任王全璋辩护人。王全璋案在侦查阶段,天津警方分别承认几位律师辩护人资格,只是以案件涉及国家安全依法不让会见。2016年8月王全璋案移送检察院,余文生程海依法要求会见王全璋及阅卷,后看守所及检察院以王全璋有“不要律师为他辩护”的声明(余、程至今没有看到该声明)为由拒绝余、程会见及阅卷要求,后案件到法院,看守所法院也是同样理由。五位辩护人前后近五十次去天津,全面控告、起诉、质询等几十次,均未能见到王全璋。 2017年7月13日陈有西在明知王全璋已有两名辩护人的情况下会见了王全璋,并妄言余文生、程海是因为未通过年检而不能会见。2017年7月27日余文生程海向法院起诉了陈有西名誉侵权。

2017年5月余文生所在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未在年检期限的5月通过年检,直到2017年6月30日才通过2017年度年检,余文生同时通过了2017年度年检。然而,北京市司法局以旧律师执业证换新律师执业证为由,于2017年7月1日收走了余文生的律师执业证。2017年7月11日在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其他律师拿到新的律师执业证后,北京市司法局非法扣押余文生及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主任梁小军的律师执业证,并强迫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解聘余文生。2017年7月18日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将解聘余文生的通知交给了北京市司法局,余文生于2017年7月19日拿到一本不能使用律师执业证,执业机构被覆盖并加盖了北京市司法局证照处的公章,同时司法局还通知可以接受余文生继续律师执业的律师事务所“不许接收余文生”,北京市司法局利用强权想方设法终结余文生的律师执业。余文生已对北京市司法局相关人员提起了刑事控告,追究其伪造变造证件、滥用职权的责任。

2017年7月18日开始余文生暂时不能再为王全璋辩护。

余文生

2017年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