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混迹于帝都的电视民工,曾经参与过相关二类广告节目的录制制作。其实这仅仅是冰山一角,除了“养生”这个大主题,其他常见的还有“保健品”、“招商加盟”、“艺术品投资收藏”等骗子项目。这些现象能够存在,主要是由以下三个机构组成了一个完善的产业链:

一、广告主

二类广告的大甲方,花钱给自己的机构或者产品打广告。最常见的手段就是录制几期节目,在各个卫视平台滚动播放。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莆田系的私人医院。他们是否具备行医资质不好说,反正各个科室都是承包出去的,所谓的专家、医生都是承包者,收入跟医院分成。

其实接触的多了就能发现,莆田系医院主治的病症大多是:白癜风、牛皮癣、肝病、肾病这几大类,绝大多数属于那种治不好也死不了人的病。一旦踏进这些医院的大门,跟进了无底洞也没啥区别。

二、代理商

横跨于广告主和电视平台之间的中介,一方面收取广告主的制作费、投放费;另一方面从三、四线卫视平台手中代理大量的垃圾时段,低买高卖赚取差价。前几年的价格大概是:制作费十万左右,包含影棚、演员、观众、制作人员等等;每期节目投放费用按平台、时段不同价格不等,价格在八万上下浮动。

为何这些所谓的骗子专家频频在各个平台出现?是因为这几个人便宜又好用!他们是按演员来进行筛选的,口齿伶俐、带点花白头发、上点年纪、略微富态、合观众眼缘的就行,另外就是价格还得便宜。

为什么不用广告主自家医院的“医生”?绝大多数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忽悠病人以及病人家属的!见过奇葩的,演播室里一坐,汗如雨下,照着提字器念都念不通顺,可想而知这些专家的教育程度是什么水平……另外,广告主也有自己的考量,把一个“医生”捧红了之后,一跳槽,连名头带客户(患者)全带跑了,得不偿失。与其冒这风险,还不如找演员省事……

别以为代理平台都是小皮包公司,我所在的那家单位,手握十几家卫视广告资源,硬生生从一个夫妻店干成了上市企业,回到老家县长都得巴结着,那叫一个牛逼!!!~具体名字就不提了,省得被人肉…

三、播出平台

国内各级广电系统,包括CCAV也一样,除了主流的几个频道,大多是自负盈亏。全国卫视平台有40多家,能赚钱的也就是湖南、浙江,另外也包括上海、北京、深圳、江苏这几家二线梯队。电视台说是D的喉舌,但靠喝西北风也不可能建设四化。另外,对这些平台的考核其实就是一个笑话,收视达标、收入达标双重标准,明摆着就是既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那些在中底层挣扎的卫视平台,除了新闻联播、地方新闻这几个固定套路,能拿得出手的热播剧和品牌栏目能有几个?正道来不了钱,只能捞偏门。出了事,有代理商背锅,大不了节目停播,没过两天改头换面又开始从新来过。总菊监播大多是个形式,即使犯了错误,顶多是通报批评而已,总不可能让你一省级广电系统解散吧?

以上三个机构是显性的,隐性的还有两大人群两大机构,人群:受害人和从业人员;机构:政府和总菊

四、受害人(患者、创业者、

广告主对代理商的考量就是:进线量!只要节目播出了之后,有人打电视上方的咨询电话,怎么把受害人忽悠来,就是他们自己客服或者说销售的本事了,2010年左右,节目平均进线量在100个左右,还不是每天,是每播出一次的进线量,可想而知受害人群的基数和范围有多大。

上当的大多是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国民。不管是莆田系的医院也好,还是招商项目也罢,总部大多设在北京,但是北京本地人甚至是河北等周边省市的受骗人你是见不到的。因为经济发达地区的人不好骗,另外他们也怕出了事被捅上去。偏远山区的受害人,即使是知道自己受骗了,能翻腾多大水花出来?(之前有一家莆田系的高端月子医院被俞敏洪炮轰,起因就是把一位新东方的教师给治死了。)

想通过网络对这帮骗子曝光?呵呵,甭想!你可以查查百度之前的年收益跟现在的年收益,每年莆田系医院给百度的投放、关键词搜索和网络优化的费用,保守估计在200—300亿人民币,这钱哪来的?不还是从受害人身上薅的?

五、从业人员

医护人员和业务人员不太了解,编导、后期就是电视民工,有奶便是娘。理想再丰满,现实也很骨干。工作十几年经历的事也不算少,以后有机会再专门开帖子聊吧…

六:

这些骗子医院、骗子公司为何能够存在?为何能靠着诈骗作为一个经营实体?为何鲜有受害人得到公平、公正、公开的对待?

呵呵……

七:总菊

为何这些二类广告能够当做电视节目播出?为何作为骗子帮凶的广电平台不被处罚?国内冗余的广电系统不进行瘦身?

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