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美国重申欢迎刘晓波赴美治病

德国之声7月12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海瑟·诺尔特(Heather Nauert)表示:”我们再度呼吁北京当局释放刘晓波及其妻子。”

 

这位发言人表示:”我们继续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并允许他在他所期望的地方接受治疗。如果他希望来美国,我们当然表示欢迎。”

诺尔特说,美国很高兴,美德两国的医生得以去探望身患癌症晚期的刘晓波。

她说:”美国国务院参与了帮助美国医生去中国探望刘晓波。另外还有一名德国医生参加了会诊。”

诺尔特还补充说,华盛顿不仅担忧现年61岁的刘晓波的处境,同时也在关注被关押的其他异议人士。

她说:”国务院继续对至少七名仍被关押的辩护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处境深表忧虑,有报道称他们遭到酷刑,并无法获得独立的法律援助。”

“我们呼吁中国当今立即释放这些在押人士,并取消相关指控。”

刘晓波上个月因肝癌晚期被从监狱转往一家医院,此后,他的健康状况在持续恶化。

 

纽约时报︱支持者捍卫刘晓波的精神遗产

 

《纽约时报》7月12日报道说,随着中国最有名的异见人士和唯一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生命逐渐衰弱,一场围绕着他的生命、遗产、言论,也许甚至是他的遗体的战斗正在形成。其他国家大都是这场战斗的旁观者,这反映了中国的强大崛起,以及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纪录施压的倒退。

 

 “关键是控制他说话。他们不希望他能够自由地说话,”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中文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说,他编辑过刘晓波的散文和诗歌的英译选集。“如果让他出国治疗的话,他也许会说话,这正是那个政权所害怕的。”

刘晓波曾写下“冤魂”对官方的恶行死不瞑目这样的文字,北京似乎害怕他将成为其中一员,甚至在死后也激励着反对政府的人。周二,负责治疗刘晓波的医院说,他处于“感染性休克”和器官功能丧失状态,表明他的病情严重。

一些同情刘晓波的人前往他所在的医院,试图看望他,但医院里的警察阻止了他们。有些人组织起草了一份请愿书,呼吁让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获得自由。刘晓波的一些长期的朋友已收到不要讲话的警告,或已被警方严密监视,其中包括学者周舵,他曾在1989年6月3日加入刘晓波,在全副武装的军人来到天安门广场时,与另外两个朋友一起与官方谈判,让留在广场的抗议者安全地离开了那里。

 

报道说:

 

到目前为止,包括特朗普总统在内的大多数西方领导人对刘晓波的事情都未公开表态,只是让下级官员发表些评论。

据政府一名高级官员说,特朗普上周在德国汉堡举行的二十国集团会议间隙与习近平见面时,没有提到刘晓波。因为所讨论问题的敏感性,这位官员要求不具名。但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曾向中国官员提出刘晓波治疗的问题,要求允许刘晓波在妻子的陪同下出国治疗,上述官员说。

欧洲领导人也谨慎地选择了他们的措辞。法国外交部曾在6月29日表示对刘晓波的病情“忧心忡忡”,呼吁中国以人道主义的理由释放他。

不能保证习近平会向更强大的外交压力屈服,释放刘晓波。过去几十年中,中国领导人曾愿意在批准政治犯保外就医后,把他们释放到西方国家。这些政治犯中包括在这一代中最著名的异见人士魏京生,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向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提出魏京生的事情后,他于1997年年底到达了美国。

但是随着中国政府越来越自信,对西方的批评越来越不耐烦,政府已停止了那种做法。习近平似乎特别不愿意做出可能削弱其强人形象的让步。

即使在刘晓波去世后,他的葬礼事宜也可能成为争论的焦点。中国的法规规定,监狱对囚犯的后事全权办理,即使家人反对,也可以将囚犯的尸体火化。

2017年7月12日 上午 3:19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
China Digital Times is supported by the Berkeley Counter-Power Lab | 2011 Copyright © China Digital Times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