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 | “民主的美国万岁”——新华日报的社论在这里

提要:因为作者难以确定,网传为毛所撰,就成了极左分子的把柄,不仅借题发挥攻击自由派“”,而且悍然断言文章并不代表《》和当时中共的集体意志,《》并无祝贺美国国庆日、歌颂美国民主的社论。这其实才真是地地道道的谣言。

网传唐征的《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是毛为《新华日报》撰写的社论,这当然没有依据。又有朋友考证出,作者唐征就是四川地下党人唐征久,但我认为这也只是可能之一,并非定论。作者到底是谁,我估计要查中央档案馆才会知道。但重兵把守的中央档案馆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登堂入室的,所以此案目前只能是个谜,何时揭开,谁都不知道。

正因为作者难以确定,网传为毛所撰,就成了极左分子的把柄,不仅借题发挥攻击自由派“造谣”,而且悍然断言文章并不代表《新华日报》和当时中共的集体意志,《新华日报》并无祝贺美国国庆日、歌颂美国民主的社论。这其实才真是地地道道的谣言。

出版于18年前的《——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对“民主颂”一文既没说作者为毛,也没说是社论。同时却收录了另外三篇祝贺美国国庆、歌颂美国民主的《新华日报》社论,出处皆明明白白注明。它们分别是:

  • 《美国国庆日——自由民主的伟大斗争节日》,《新华日报》1944年7月4日社论
  • 《象征民主自由的日子》,《新华日报》1945年7月4日社论
  • 《祝贺美国国庆》,《新华日报》1946年7月4日社论

可以看出,《新华日报》不仅有祝贺美国国庆、歌颂美国民主的社论,而且从1944年到1946年,每年美国国庆日都有。这显然是一种刻意的安排,在当时已形成为惯例。

中共中央机关报的社论,当然代表中共的集体意志。其对美国的满腔热情,尤其对美国民主的满腔热情,不亚于《民主颂》。1944年的美国国庆日社论,明确主张中国人民就应该追求美国那样的民主。它不仅强调“今天中国为民族独立、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的斗争,正和1776年的美国一样;中国的战斗民主派的已故领袖、就是美国人民所熟悉的孙中山先生,他的著名的口号就是林肯的口号:民有、民治、民享。”亦即没什么中美民主之分,而且特别强调:“我们共产党人现在所进行的工作,乃是华盛顿、杰弗逊、林肯等早已在美国进行过了的工作”。文末更激情四射地高呼:

“七月四日万岁!民主的美国万岁!”

1945年美国国庆日社论,开篇即称:“今天是美国的独立纪念日,这是一个自由和民主的象征的日子,这是一个由人民的力量在世界上建立第一个共和国的日子。它的光辉不仅照耀着新大陆和旧大陆,而且照耀着几个世纪。”文章接着解释七月四日的世界意义:

“七月四日”,这日子代表着一个什么意义,包含着一种什么内容,美国人是不会忘记的。对于我们中国人民——一个正在以血肉争取民族独立和民主自由的民族——来说,也同样是值得体验、值得认识而且学习的。因为不管时代是怎样的不同,不管情形是怎样的异,人类的任何进步事业和改革运动,尤其是人民的解放斗争,在它们的发展过程中是有其共通性的,那就是经过艰难困苦的斗争,迂回曲折的进展,以底于成功。其中发展的规律差不多总是一样的。

这段话的意思是:中国人民今天所走的道路,即中国人民争取民主的斗争,跟美国道路,即美国人民争取民主的斗争,是相通的。这跟一年前的美国国庆日社论断言中美共享同样的自由精神和民主价值,客观上构成呼应。

1946年美国国庆日社论发表时,中共和美国当局的关系已经变得微妙,因为中国的内战已经爆发,中共判断并且忧虑美国站到国府一边,但同时仍没有放弃对美国的争取。那么拿什么争取美国呢?仍然是拿中共对美国核心价值的高度认同,中共追求的自由民主与美国的一致性来争取美国。又尤其拿美国的《独立宣言》说事。文章开篇即称《独立宣言》为“伟大的历史文献”。认为这“伟大文献”所代表的一种光荣传统,即为了自由而反抗一切暴政的传统,今天正为中共所代表的“中国人民”所继承:

中国人民歆羡美国人民的光荣历史传统。百余年来,中国人民不折不挠地为自己的独立民主自由英勇奋斗,并经历了自己的“独立战争”――抗日战争。由于今天中国的环境与一百七十年前美国的环境不同,在中国人前面,不仅有封建势力,而且还有强大的帝国主义势力,因此中国人民在百年艰苦斗争和八年抗日战争胜利之后,还没有能够像美国人民在八年独立战争之后,迅速实现民治、民有、民享的共和国。今天大半个中国的人民正在呻吟于国民党独裁政府的虐政之下。这个政府,正如美时代杂志记者所称呼的,是一个“恶政府”。引美国《独立宣言》的话来说,它“一贯地追求同一目标的一连串的虐政和篡窃,证明有把人民置于绝对专制之下的阴谋。”《独立宣言》中说:“推翻这样的恶政府,并为人民的日后安全设立新的保障,就成为人民的权利和天职。”可是我们中国人民向来是最宽大的。今天中国人民对于这样一个“恶政府”,并不运用美国独立宣言所说的“推翻”它的“人民的权利和天职”,而只是要求它放弃“绝对专制”,经过和平的政治协商方式,把现政府改组为民主的联合政府。国民党政府对于中国人民这样仁至义尽的最低限度的要求,采取了什么政策呢?它的政策,就是发动大大规模内战,就是加强特特务恐怖,就是血腥镇压人民要求和平民主的运动,就是不惜牺牲四万万五千万中国人民的利益来维持它的“绝对专制。

显而易见,《新华日报》持续多年的美国国庆日社论,对美国的高度赞美尤其对美国核心价值的高度赞美,跟《民主颂》是一脉相承的。强调中国人民将继承美国精神,为争取自由而反抗一切暴政,跟《民主颂》是一脉相承的。就此而言,《民主颂》虽非《新华日报》社论,虽不一定出自毛的手笔,但跟当时中共的集体意志是完全吻合的。

除了以上列举的美国国庆日社论之外,笔者所见,至少还有两篇非美国国庆日所发的《新华日报》社论,同样浓墨重彩地歌颂美国民主,它们无疑也代表了当时中共的集体意志。

兹再列举如下——

1.1945年4月13日《新华日报》社论:

纪念杰斐逊先生

今天,四月十三日,是盟邦美国开国元勋杰斐逊先生的诞生二百零二年的纪念日。他是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人,《权利法案》的倡导者,他以对人民的无比的信心与坚决的态度,在这新世界上的新国家中奠定了民主政治的基础。他毕生爲平民的利益而奋斗,特别是坚信着农民是美国文化的基础,所以他就毕生爲农民生活的改善与文化的普及而努力。他坚信着人类不分肤色、宗教、国籍、男女,都应该平等自由,所以他在有名的给马迪逊的信札中,强调地指出了一定要把人民的权利法案明确地列入美国宪章里面。很明白,因爲人民没有这种权利,就不足以“明确规定宗教自由、言论自由与不受威胁。”“上帝给我人以生命,同时即给我人以自由”,这是他早年就怀抱了的思想。这种思想发展而成爲《独立宣言》,而成爲《权利法案》,而成爲美利坚合衆国的民主政治的根深蒂固的基础,到今天,在民主潮流的汹涌奔流的时候,也就成爲整个民主世界的基本观念了。人有天赋的人权,人的自由与尊严不该爲不正势力所侵犯与亵渎,人民是政府的主人而不是奴隶,……这从十八世纪以来,应该早已经是全人类共知公认的常识了。可是,在今天,在二十世纪的五十年代,世界上还有根本不承认人民权利的法西斯蒂,还有企图用不正暴力来强使人民屈服的暴君魔鬼,还有想用一切丑恶卑劣的方法来箝制人民自由、剥夺人民权利的“法规”,“条例”,“体制”;还有想用“民主”的外衣来掩藏法西斯本体的魔术家和骗子,那麽我们在今天这个民主先锋的诞生的日子,就格外觉得自己的责任的重大,也就格外觉得杰斐逊先生精神的崇高与伟大了。

民主是不可分割的,这正和和平不能单独在一个国家单独存在一样的真实。我们要在战后创造一个普遍的世界和平,我们就必须根绝世界上任何一地任何一国的干涉人民自由权利的法西斯思想与体制,忽略乃至纵容法西斯残余及其变形拟态,是有害而有罪的。杰斐逊先生写过:“权利法案爲人民所有,可以对待全世界上任何政府(不论其爲一般性的或特殊性的政府),公正的政府不应拒绝或加以干涉。”在战后和平方案正要在旧金山会议中筹议的今天,我们认爲重新提出杰斐逊先生的这句名言是有它重大的意义的。

杰斐逊的民主精神孕育了两个世纪以来的美国民主政治,杰斐逊的民主精神也推进和教育了整个人类的历史行进。在战争没有波及美国的时候,罗斯福总统说过:“吾人历史上无时不表现美国人民准备作自由人民,且爲此权利而奋斗,”现在,也只有集合全世界爱好自由的人民全体的力量来奋斗,才能“怀着信心瞻望将来,让全世界所有各国人民,都可以自由生活,不受暴政摧残,而凭他们多种多样的愿望和自由的良心而生活”(德黑兰宣言)

2. 1944年6月24日《新华日报》社论:

华莱士先生的伟论:中国人民早就有实行民主政治的准备

华莱士副总统到重庆,今天是第五天。这去几天里,他发表了三次演说,一次和中外记者谈话。他的言论,有其一贯的精神:坚决消灭法西斯,国际国内的民主主义,对中国人民尤其有莫大的信心,并寄予莫大的希望。

他对中国人民吃苦耐劳,英勇刚毅,坚持抗战,真是赞扬不止的。他也曾叫学生是未来的主人翁,他又说学生“都是对国家有贡献能力的人……这伟大的力量,用去打击和消灭法西斯……法西斯是人类的祸根!法西斯不能铲草除根,人类是没有和平幸福的”。他认爲胜利和平,安定幸福,决定于科学和民主。这又“实以教育理工方面之专门训练,及民主主义之自治爲最善方法”。有人说中国人民还没有实行民主政治的准备,他却认爲中国人民早就有了这个准备了。他更强调的说,自由和容忍的精神的教育,对民主政治是很重要的。

华莱士副总统说这些话,我们确信决不是“捧场”,这正是既赋有美国传统的民主精神,又深刻了解“人民的世纪”的意义和中国人民实际情况的政治家的衷心话。

这是“人民的世纪”,这是人民的战争,看到并信任人民的人们,都会得出同一的结论。听到了华莱士副总统的话,能使人更深刻的懂得罗斯福总统年初致国会咨文中所说的扩大民主的含义,和华莱士副总统常常说到的新民主政治的意义。

中国人民处在“人民的世纪”和人民的战争中,听到了华莱士副总统对中国人民和前途富有信心的话,我们应该怎样更提高自信心和责任心,应该怎样加倍努力呢?

华莱士副总统说,美国援华物资,已有增加;而且,在滇缅路打通之后,会增加得更多。这是值得兴奋的事。我们希望这些援助能够达到前线敌后的一切抗战部队。同时,我们也完全同意他说的一句直率话,不管美国运多少物资来,也解决不了中国的经济危机。我们相信这句话只有象华莱士副总统这样了解中国、对中国人民有信心的政治家,才能这样坦白地说出来。这句话决不是表示美国不愿意帮助中国解决经济困难,更不表示中国经济困难没法解决,而只是说中国有力量解决这种问题,这种力量在中国国内,在中国人民。其实,对经济问题如此,对所有的一切问题也莫不如此。

我们听到华莱士副总统的一番话,就很容易了解爲什麽美国全国团结得那样好,爲什麽艾森豪威尔威尔将军统率的盟军能在法北胜利;爲什麽尼米兹海军上将统率的海军,最近又能在塞班、在马里亚纳和菲岛之间,获得海陆空三方面的大胜;爲什麽麦克阿瑟将军的部队,能够在西南太平洋一天天进展;爲什麽史迪威将军在缅北,陈纳德将军在中国上空能够发挥这样大的陆空威力;爲什麽美国成了民主国的兵工厂。我们得到的唯一回答,就是民主,扩大民主。华莱士副总统此行固然是爲了收集情报,供给罗斯福总统,我们却不能放过机会,从他那里获取可供借镜的东西。中美两国人民同在“人民的世纪”,同在反法西斯的人民战争中并肩作战,应该象兄弟姐妹般的相互勉励相互规劝,相互学习,携手向着民主、更民主的胜利大道走去!

加强中美人民的合作

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在反对法西斯黑暗势力的共同斗争中,是更加增进了,巩固了。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已经在战争中用血来凝固了。

从前的飞虎队,现在的第十四航空队,他们在中国的上空作战,勋功卓著,已博得两国人民同声的赞美。他们的血流在中国的大地上,已与我国人民的血胶固在一起。在中印缅战区,我国远征军,从美国那里得到精良的武器,又受到美国军事专家的训练,已经变成了一支新的劲旅。现在,中美军队在印缅边境并肩作战,在野人山的丛林里,在胡康河边,获到了不断的胜利,他们的血流在了一起。

中国人民特别不会忘记美国人民这几年来在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援助。我们从美国那里不断得到军火,也不止一次得到信用贷款。美国还派了许多技术专家来帮助我们,也派了许多学者来华讲学。最近中美又合组东南训练团,由美国军事专家来训练我国军官,帮助我们编练新军。我们的苦难和不幸,在美国引起了共鸣。我们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的作战努力,在美国引起了兴趣和讨论。所有这些,无疑的,都是贯注着美国人民的那种民主思想和进步行动的崇高的信念。

事实证明着:中美两国友谊合作的增进,是关系着两国人民的生存攸关的利益,是关系着他们的力量的增长、他们的生活的幸福与繁荣的获得的。这就是爲什麽,我们有理由要求美国援助我国一切抗日部队;我们欢迎尼米兹将军的战略,也赞成史迪威将军的声明;我们重视美国朋友对我们的善意的批评和建议。

我们这样做,是从加强中美两国人民在各方面作战努力上的配合出发的。我们丝毫也不能缺乏自信到,竟认爲没有援助,就不能作战,就不能改进目前的政治经济情况,就不能够克服目前的困难。中国人民是拥有无限的潜在力量的,中国人民的力量是能够发掘出来的。目前的困难是能够克服的。华北敌后军民,在没有任何外来援助的情况下,仍然能够打击敌人,收复广大的地区,从事民主政治和民主经济的建设,就是一个雄辩的明证。我们应该在自己战场上主动出击,来在战略范畴内取得广泛的合作,争取更多的帮助。

我们尊重并且愿意接受美国朋友善意的批评和建议,正如我们对孤立主义提出批评,应受到尊重一样,这也是从彼此激励互求进步以加强两国人民的合作出发的。我们丝毫也不心存疑惧,认爲美国朋友的批评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同样,我们批评孤立主义,也丝毫不会引起任何的疑惧,认爲我们有排外的倾向,而只有被美国人民所欢迎。最好的朋友是诤友,接着不仅适用于人与人之间,也适用于国家民族之间。

中美是太平洋的两个大国,两国人民的亲密合作,并肩作战,对击溃日寇,有着极大的作用。我们应该团结得更坚固,合作得更紧密,抗战得更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