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的宣传利用了德美医生


周一,围绕因颠覆罪被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命运的紧张气氛和不确定性有所加剧。《纽约时报》7月11日报道说: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约瑟夫·M·赫尔曼博士(Dr. Joseph M. Herman)和德国海德堡大学的马库斯·布胥勒博士(Dr. Markus Büchler)应中国政府的邀请,给刘晓波做了检查。但他们显然偏离了政府的官方脚本,政府认为刘晓波的身体状况不稳定,不宜旅行。

 

“尽管任何病人的转移都存在一定程度的风险,但两位医生均认为,在适当的医疗后送照料和支持下,刘晓波能够得到安全转移,”这两名医生周日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但医疗后送必须尽快。”

 

不过,中国的宣传活动也利用了这两名医生。在一段显然是在中国政府支持下制作和发布的视频中,出现了两名医生看望刘晓波的镜头。这则周日发布的视频显示,他们和一群中国医务人员挤在刘晓波的病床边,刘晓波面容憔悴、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名看来是他妻子刘霞的短发女子站在床尾。“他们尽心尽力地治疗你的男人、你的丈夫,”布胥勒提到中国医生时说。“他们希望我们提供帮助,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表示。”然后,赫尔曼轻拍了女子的肩膀,以表安慰。

 

德国驻北京大使馆谴责该视频是对承诺不记录和发布此类图像的利用式违背。

 

“这些视频的制作违背了德国方面明确表达的意愿,意愿是在医生前往看望之前以书面形式表达的,”德国大使馆周一说。“看来,是安全机关、而不是医学专家在指导治疗过程。”

 

这篇报道还写道:

 

在过去十多年间,华盛顿、布鲁塞尔等西方首都在人权问题上对北京施压的声音已经不再那么有力,北京也对外界对其严厉限制言论和异议做法的批评变得极不耐烦。但是,美国和欧洲各国政府在最近几个周里已在刘晓波的事情上直言不讳。

 

欧盟曾在6月底敦促中国允许刘晓波“选择自己在中国或海外接受医疗帮助的地点”。美国国务院也表示,刘晓波应该有“行动和自我选择获得医疗照料的自由”。

 

“我们继续要求中国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立刻给予刘晓波假释,让他自己选择在中国或海外接受医疗照料的地点,”周一,欧盟驻北京使团在一封用电子邮件发来的声明中说。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约瑟夫•M•赫尔曼(Joseph M. Herman)和海德堡大学(Heidelberg University)的马库斯•W•比希勒(Markus W Büchler)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尽管转移任何病人都存在一定风险,但两名医生都相信,在提供适当医疗转移护理和支持的情况下,可以安全地将刘先生送往国外。”

 

他们补充称,须“尽快”将刘晓波转移到国外治疗,二人所在的机构都已同意收治刘晓波,并准备为他提供“尽可能好的治疗”。

 

在过去一周里,中国发布了刘晓波在狱中接受医疗检查的视频,并通报了他的最新身体状况,这明显是在努力缓解外界的如下担忧:中国政府没有对他的癌症进行适当诊断或治疗。早在2010年,监狱在为刘晓波体检时就发现他肝脏有问题,当时可能是肝炎所致。

 

报道还透露:

 

美国新任驻华大使早先曾提出让刘晓波及其妻子刘霞前往美国,被中国外交部拒绝。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以来,他的妻子、诗人刘霞在过去7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被软禁在家。

 

 

英国BBC报道说,代表刘晓波的美国律师杰拉德·简瑟尔(Jared Genser)周一(7月10日)发表声明指,他已安排专机运送刘晓波出国治疗,并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容许刘晓波与妻子刘霞出国。

 

简瑟尔周二(7月11日)对BBC中文说:“当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准许(刘晓波出国),将会需要24小时取得所需许可,及抵达目的地。”

 

简瑟尔说,专机的目的地是美国或德国——哪里对刘晓波最好,就去哪儿。

 

简瑟尔于声明中说:“没有人会相信中国政府是因为医疗原因而不容许刘晓波出国。曾探访刘晓波的美国及德国医生都同意刘晓波能够出国接受治疗,而他们都强调在国外有一些额外的治疗方法。”

 

简瑟尔早前接受BBC访问时说:“中国政府惧怕刘晓波,我认为这是颇明显的。”“他们好像惧怕一个人和他对中国如何从一党专政变成多党民主制的看法。”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赛博特(Steffen Seibert)表示,刘晓波状况令人极度忧虑,事件对默克尔非常重要。赛博特指,默克尔希望中国会对刘晓波和家人有人道的对待。德国之声报道

 

 

周一,德国驻北京大使馆表示抗议,称中方的做法”违背了德方在探访前就明确用书面提出的意愿”。使馆声明称:”看上去是安全机关在引导(对话)进程,而非医学专家。这种行为破坏了对中国当局处理刘(晓波)这个问题的信心,而该信心对于确保他的治疗获得最大成功至关重要”。

 

德国政府周一表示,总理默克尔希望中方在对待刘晓波及其家人的问题上,发出”人道的信号”,允许他在海外得到治疗。

 

目前,德国医生毕希勒已经返回德国。原定在本周一下午四时,他将参加一场通报相关情况的新闻发布会。然而在周一午间,该新闻会被临时取消。当德国之声向组织方问询此事时,组织方表示,无法提供更多信息,相关问题要问询德国外交部。

 

报道还说:

 

生活在德国的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在接受德国之声电视采访时说,刘晓波最后的愿望是”可以呼吸一点自由的空气”。中国政府不打算满足他的这个愿望。廖天琪批评道,在刘晓波病重之时,习近平把熊猫作为外交工具,这背后的伎俩”冷酷而邪恶”,是在用”熊猫外交”粉饰太平,这也是她在G20期间进行抗议的原因。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