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作者微信原文已被和谐。

那个跳出来质问,皇帝怎么没穿衣服的女人。这么正义而勇敢的人,怎么能让她一个人战斗?

她那毫不时髦的眼镜和发型也变得像是22世纪朋克应有的样子。

作者:艾克司

维尼小熊的海报下站了一个人。那是李银河,嘴巴被胶带封死,一把年纪,竟然不顾名誉金钱,去干愤青的事。对,她就是许多人眼中的蠢货。 那个因为敢于谈论同性恋、SM、多人性行为等等一切骇人的名词,而被一些人视为洪水猛兽的李银河,那个跳出来质问,皇帝怎么没穿衣服的女人。 这个女人据说今天被禁言了,据说是三个月,原因不单单是她那篇关于号召言论自由的文章,而是固执的发了被删,删了再发,再删,再发。

此刻,这个蠢女人号召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奋起抵制审查,捍卫言论自由权利的话音,犹在耳畔。

,1952年出生。7岁之前,她一直叫“李三反”。其一,她是随母姓而非父姓;其二,“三反”典出1952年全国开展的“三反运动”。


1967年,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先声,李银河跟大她5岁的哥哥徒步“长征”去白洋淀,直到有一天,河北省安新县公安局来了一帮警察,将村子里的北京知青全部押送回北京。李银河回忆,一个长相英俊,名叫江山的男生向警察抗议,被五花大绑押上敞篷卡车,他紧紧抿着嘴唇,一滴泪水挂在脸颊上。 1969年,李银河在上山下乡的运动中,合法下乡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不久又到山西老家沁县插队,直到1974年文革结束,来到山西大学读书。

毕业后的李银河先后在光明日报、国务院研究室和社会科学院任职,1982年赴美学习社会学,并于1988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国后师从费孝通进入性学研究领域。目前,李银河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

后来,她遇到了王小波。用李银河自己的话说,我能在几秒钟之内,从一群人中分辨出他在还是不在,我心里明白,我爱上了他。王小波曾对李银河说:“我不要孤独,孤独是丑的,令人作呕的,灰色的。”这个身高1.84米的黑脸大汉说,在见不到她的日子里,自己难过得就像旗杆上吊死的猫。1980年1月21日,王小波和李银河登记结婚。1997年,王小波因心脏病突发辞世,当时,李银河正在剑桥大学做访问学者。 也许是多年对亚文化的研究,令这个60多岁的老妇女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思维方式。目前,李银河和一个名唤“大侠”的,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别者生活在一起。 不止如此,李银河还大方的承认自己的虐恋爱好。“我对虐恋的爱好在很小的时候就露出端倪,它和我对性的感觉从一开始就密不可分。” 没人统计过,中国究竟有多少虐恋人群,有多少人以非主流认同的方式生活,而像李银河一样如此毫不避讳,简单的面对自己的,却是凤毛麟角。她像一个孩子一样单纯的剖开自己给别人瞧,也大声说出心里的话。这话,不止是那句,我喜欢虐恋,也包括,瞧,皇帝不是没穿衣服么?



身为一个舆论风口浪尖上的人物,深处一个网络审核漩涡最为猛烈的时刻,能高声喊出自己的声音,是殊为不易的。 也许正因如此,网络作家尼佬在微博中说,当得起一声 “Mother” 的中国人,也就李银河了,且她并不是那种经验主义的Mother,而是实践自由到死的战士,当你知道她仍然澎湃地爱着的时候,她那毫不时髦的眼镜和发型也变得像是22世纪朋克应有的样子

这个“Mother”今天被迫闭上了嘴。 多么愚蠢,非要闹到不能张嘴,非要闹到自己出点事。这对许多中国人来说,难道不是愚蠢的吗?然而,吾辈永远要记得,她捍卫的不是她一个人的自由,而是千千万万你我他的自由。就像刘震云说的,我以我血荐轩辕,哪怕知道万万同胞会拿自己的血沾馒头吃。 同胞们,在大家忙于阅读2000万人在北京的生活时,我想借用一个网友的留言:这么正义而勇敢的人,怎么能让她一个人战斗。

我们的尊严不值什么钱,可它是唯一我们真正拥有的东西,是我们最后一寸领土,但在那一寸领土里,我们是自由的。—— V字仇杀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