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敏涛:官派律师之争,权力信任的律师,会见多是顺利的

相关阅读自由亚洲|官派律师披露已会见王全璋 称“理念不同” 家属提质疑

文/谭敏涛

近日,官派律师之争引发律师界热议,我在围观的同时,免不了充当一回吃瓜群众,但看的多了,就不得不说几句。一来,对于律师之争,我向来喜围观;二来,对于律师权益保障,我向来多关注;三来,对于律师的官派和民间之争,我向来认为,律师本就是分层和分化的,何必搞得那么团结呢?看起来不假吗?下来,针对此事,我谈几点陋见,求教于各方。

1、陈是官方信任的律师,这一点,无可辩驳。别的律师两年无法会见王律,陈可立马会见。王律在这两年中,多半也要求见其他律师,但却不被许可,而要求见陈,官方许可,因为,官方充分信任陈律师。

2、那么,一位律师如何获得官方信任呢?这个问题,从我的角度出发,听话即可。律师可以独立办案,也可以独立发表意见,还可以独立对外发声。但是,独立不代表不受约束,发表意见不代表随时能公开,对外发声不代表不需要官方认可。特别是介入某些案件,官方让你保密,你就得保密;让你别发声,你就得不发声;让你对案件结果乐观,你就乐观的发个状态;让你赞扬,你就得赞扬……总之,官方信任你,是有条件的;而你被官方信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一点,双方一拍即合。所以,某些案件,官方就会千里迢迢找到你代理案件,无论以法律援助的名义,还是以“嫌疑人”的名义,总之,找你代理,组织放心!

3、陈会见之后,时隔多日对外公开,属不得已而公开,而非自愿公开,因为,家属声明,拒绝官派律师,让陈骑虎难下,不说会见之事,难以消解争论,但如果没有家属声明,以及坊间舆论,陈会公开说会见之事吗?很难,很可能不会。

4、家属不相信某一律师,这是家属的权利,家属并不是凭空不信,而是通过诸多事例标明,为什么那么多律师都无法会见,接受委托后还被采取各类打压措施,你陈律就可以顺利会见?还没什么风险?这难道不是官派律师的表征吗?这一点,家属的质疑说得过去。

5、律师被 抓,其他律师代理辩护,反不准会见,而只准个别官方信任的律师会见。被抓律师列出委托律师名单,多被否决,亦被威胁,你只要列出律师名单,我们就抓人,但只有被官方信任的律师才能会见。有人据此认为,应该利用这些被官方信任的律师可以会见,争取权利。别以为有官方信任律师可以会见,就能保证被抓律师安危。实则,和恶 魔谈交易,岂有公平可言?别以为可以玩得过他们,邪恶之上,还有更邪!

6、多人都被放了,在陈律师会见之前,唯王律师一直毫无消息,除了硬气,还是硬气。我们声讨权力之恶,但亦要声讨配合权力作恶。对于这起事件,陈不可能不知,但应王律师要求会见,而后,与家属未谈拢,家属拒绝委托,王律在陈律会见之后也拒绝委托,在我看来,这是必然,皆因陈律代理案件套路之一惯使然。至于套路是什么,各位自己琢磨。

7、一个人被关押,要求会见律师,被抓之人提出了一些律师名单,统统被官方否决,直到提到陈律师,官方说,这个人可以,随后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之。然后,陈律师千里迢迢会见,但还要说一声,是为了确认一下,是不是当事人的意愿,毕竟,这起案件,诸多代理律师都无法会见呀?怎么会忽然轮到自己代理呢?陈律师不相信是当事人的意愿,可以理解。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要求别人代理都不允许呀,不知换了多少律师名单,才允许陈律师会见。

8、回到文章题目,为什么官方信任的律师,会见多是顺利的?特别是在一些特殊案件中。因为,官方相信你不会和他们对着干。至少,你不会不听劝。我们要定罪,你却要辩无罪?我们关押“嫌疑人”两年不准律师会见,你会见之后却对外声讨我们超期羁押;我们想让“嫌疑人”认罪,你却认为“嫌疑人”无罪,不应该认罪;我们要让“嫌疑人”心服口服,你却一再声称“嫌疑人”压根无罪,认什么罪?……像这样的律师,能被官方认可吗?能让会见吗?会见咋可能顺利?

9、我们指派了律师会见,“嫌疑人”不认可,“嫌疑人”认可的律师,我们不同意会见,僵持之下,终于有一个既被“嫌疑人”认可,又被官方认可的律师可以会见,没想到,会见之后,“嫌疑人”又不同意委托了,这到底怎么回事?问题出在哪儿呢?

10、陈律师说,自己详细询问了案情,做了会见笔录,提出签署《辩护协议》,并要适当向他收费,以免别人以为他是官派律师,或自己凑上来的律师。王律师希望让他考虑一下,希望阅卷后再决定是否同意辩护。陈律师7月14日上午第二次会见之际,陈律师告知了阅卷情况和初步意见,提出签协议才能合规工作,王律师又拖延不签,称想自己辩护。

那么,陈律师会见之后,和王律师具体详谈了什么,为何王律师又拒绝委托辩护呢?不是王律师要求会见陈律师么,怎么陈律师会见之后反而又拒绝委托呢?这一点,陈律师没有公开,也可能有难言之隐。再者,陈律师的初步意见是什么?是否和王律师交换辩护思路,王律师拒绝陈律师辩护的理由何在呢?事到如今,陈律师可是唯一可以会见王律的律师呀,王律师怎么就轻易放过呢?难道他不想被律师会见?

11、陈律师将此事公开化,能够让这起事件公开讨论,这是一个好征兆。再者,陈律师会见之后,至少说明,王律师还健在,而且,身体很好(陈有西律师语)。那么,此事接下来将走向何方呢?就等官方再选择信任的律师,然后,开庭审理,或是无限拖延。至于选谁,官方在遴选,而一些律师,也在往上凑!

12、这起事件,一个人被关押两年之久,律师无法会见,陈律师会见之前,音信全无,你说,这是哪门子的法治?在被关押的其他律师审判之际,已有多位官 派律师牵连其中,共同配合演完这出戏,戏里戏外,都是套路。演完这出戏,下一出戏,还会有律师接着演,可叹中国律师,可悲中国法治,但这何尝不是法治之殇的必经之路呢?

2017年7月26日, 8:5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