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根据武嵘嵘微博自述,她在香港大学的新学期即将在今年9月1日开始,虽然她在3月就前去办理了换发通行证和护照,当时拿到受理回执,并被告知4月12日可领取。然而截至发稿时,她仍然无法拿到通行证和护照。当地出入境管理局一直以拖延战术对付武嵘嵘的质询,这很可能导致她最终无法去香港学习。

武嵘嵘近日在微博发表了一封致教育部部长的公开信,呼吁官方“放”她去香港。

武嵘嵘是因公开争取性别平等而被北京当局刑拘的“”中的一员。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小社工大社会嵘嵘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的一封信

尊敬的陈部长:
您好!
我是武嵘嵘,冒昧给您写信,是因为9月1号要开学了,我但是却因为山西省交城县不给我办理港澳通行证而可能失去这次宝贵的机会。

我于2017年6月26日收到了香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被香港大学全日制硕士录取。为了申请香港大学的全日制硕士,我于一年多前开始准备。我考了三次雅思考试,经过了递交申请、初试、笔试、面试等复杂的程序和每次程序后漫长的等待后,我终于拿到了香港大学的入学通知书。不幸的是,我们户籍地的出入境主管部门却因为2015年3月7日我计划参加防治性骚扰的宣传活动事件,一般人们也称呼该事件为“女权五姐妹事件”而违法拒绝给我办理换发港澳通行证。

“女权五姐妹事件”孰是孰非,历史自有定论,暂且不论,于我,它是一次生命经历,也是一种对法律的学习机会。仅就诉讼程序,当时检察院以证据不足,对我们是取保候审处理的。事件已经过了两年多了,我也取保结束一年多了,案件已经撤销。我国宪法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刑事诉讼亦明确遵循疑罪从无的基本原则。交城县出入境部门,却这样公然地因为这早已事件不让我继续学习。

能获得良好的教育,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中国教育部一直以来都推行全民学习和继续教育。我今年32岁了,继续教育之于我,是一个特别稀缺宝贵的资源。

我本科毕业于中华女子学院社会工作专业,是中级社会工作师,也是一名心理咨询师。我大学本科学习时,因为需要一边工作一边挣取生活费,那时候学习的时间被化整为零。毕业后,本打算在国内考研究生,我父母亲病重相继去世,我当时花光了全部的不多的积蓄来给他们看病,错过了继续深造的机会。随着年龄的增加,我越来越意识到,如果能有一个完整的时间,心无旁骛地学习,是人一生中最宝贵最美好的经历,而现在此时,我的记忆力尚可,无疑应该是最好的机会。同时,我也希望能够借用这样机会,学到更多知识和技能,改善自己的生命质量,积极为社会做贡献。我曾经积极做过的公益志愿服务,包括帮助留守儿童提升生活幸福感和情绪管理能力;为社区的妈妈提供心理辅导;为受疾患困扰的儿童和妇女提供健康服务和链接资源等;为社区的老人提供法律帮助和安享老年的娱乐活动。我想若我能再提升自己的助人知识和技能,将会更好地服务于社会,也更发现自己、提升自己。

陈部长,您是教育部部长,您一定深深认同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民族和国家兴旺的标志。如今,开学在即,我却忧心忡忡,因为某些违法滥权者,我却不知能否抓住这个将会改变我人生轨迹的重要的受教育的机会。对任何一个人的教育权的剥夺,就是对整个社会渴望改变自己净化灵魂者的冒犯和羞辱。我相信,您一定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在您的治下发生!

恳请您责令有关部门立即调查处理此事。我要上学。

感谢!祝福你!


2017年8月 23 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