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配抬个杠:吃屎的日子

终于到了必须按时按量吃屎的日子了。

“这个是有文件的,每人一天二两,配粮本发放”,低头查看着手里崭新的粮本,人们惊惶传话。要么吃屎,要么什么都没得吃。每家餐桌的上方安了监控头,网线终端是一双严肃警惕的眼睛。

早几年还只存在于危言耸听中的怪兽真的跳将眼前,生龙活虎,震响如雷的吼声滚过人群的头顶。

有些老人回想起从前顿顿吃屎的日子,新鲜量大,半夜敲锣打鼓也要把所有人叫起来,男女老少列队奔走喊叫之后趁热吃下。那时的理想是让全世界都吃屎。后来吃过饭才知道人是不该吃屎的,古代没吃过,外国也不吃,以后也不应该吃,屎就是屎,屎只是屎,它的归宿应该是在下水道里冲走。人吃屎违背了最基本的自然伦理,吃屎的人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人。谁看东边那个小国都觉得活的不是人。

时至今曰,有人反对过吃牛扒,声讨寿司,唾弃鱼丸面,推崇满汉全席和麻辣重金属小龙虾,但他们也没想到结局是要吃屎。

上面对政策执行很有信心,只要人够饿,总是会吃的下屎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习惯了就自然了,自然了看见不吃屎的还会因为常识被公然违反而发怒。而且观念是可以引导的,科学能够证明屎有营养,并含有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生物学指出猪狗兔子许多动物都是会吃屎的,你看这些种群的惊人繁殖能力,数量如此兴旺发达是不是很强大?

更重要的是,在咱们这儿做为宝贵财富的特色文化对屎有独特见解,在正典里有明文记载,名曰人中黄,功效是清热凉血,泄火解毒。一直有种看法,说现在的社会人生观价值观低俗堕落,沉浸淫巧猎奇,追捧西方歪风,总之人都非常浮躁,不堪一用,要实现宏伟蓝图需先万民解毒而教化之。

最后就要谈态度是否端正的问题,以前吃得,别人也吃得,为什么就你吃不得?是不是需要组织上具体关心一下你的思想状况?

不足为外人道的是,如果大家屎都吃得,还会讨厌粪坑和苍蝇吗,还有做不了的事情吗。这背后是个大手笔。

圣人出,黄河清。

在艰难的初期,无路可走的人们能解决的问题是怎样把屎吃下去。

我们知道胃里是没有昧觉的,再气味不堪的东西只要待在胃里就问题不大,呕吐的时候能很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关键就是怎样让屎尽快的通过口腔进入胃部。

经过交流与总结,一个条件简便易操作的方案诞生了,把屎用保鲜袋层层包严,放进冷冻室里,八至十二小时冻至坚硬,再敲成黄豆大的碎粒,继续冷冻冻透,这样可将气味降至最低,且不易在口中化散黏附。吃的时候兑上蛋清,快速吞服。

人们私下流传着方案,吃的时候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在监控头前静若处子,动如脱兔。有人已经能够将这个过程完成的非常完美,几乎没有任何不适的把屎吃下去。只是仍然会半夜大叫一声惊醒。

这个方案流行开来有个后果,再没有蛋糕和冰激凌卖了,人们的食谱是以屎为中心的局面。

现在我们衣装鲜亮,把嘴擦擦,谁能想到我们每天都在吃屎呢。也许,有一天人们会衣着朴素,言辞怪诞,举止乖张,看上去符合一个吃屎者的身份,全身上下最鲜艳的是一脸通红。

那一天会到来吗?

有新文件下来了,规定了实施细则:吃的时候要嚼。

——文/@只配抬个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