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beam:2017年七夕女权考卷

像《接招吧!直男》这种性别主义达至新高度的推文,真的是恶心到想问候爱奇艺编辑了。

然而它不是你国整个商品文化系统绝望地驶往更为恶劣的性别主义文化路上的第一者,也绝不是不可更糟最糟糕的糟糕。

2017年七夕直男考卷 《接招吧直男》 传送门

新媒体运营在资本主义再生产的需求下不断地重复强调父权制社会现状,女性被描述表现为喜怒无常/powerless/自恋/附属性/低智的压迫对象;个体女性存在的独特性也被在此抹杀禁言,女性概念作为女性气质被整体性地刻奇为一种拥抱父权压迫与通过自恋而安于现状的普遍存在。

我们已经看到过支付宝写这种广告,知乎写这种广告,现在轮到爱奇艺令人作呕。魔幻大国的日常没有终点。

女性被从社会-经济存在中呈现为附属性的地位。

在一段异性恋关系中,女性顺服地守望于男性的圈养与patronizing。

你的女性气质普遍地需要包含自恋、易怒敏感、顺从、任性的特质。

从衣着文化中规训社会性别角色分工。急于强调一种基于无趣低情商无审美的男性刻板印象的厌男情绪(Misandry),从而由一种更为畸形的消费主义崇拜中开拓男性商品市场。

菲勒斯阳具崇拜(Phallocentrism)与女性身体性化(Sexualisation)。

公共领域(public sphere)与社会参与为被男性把守的男性气质(Masculinity)产物。女性价值系统应自觉囿守于domestic affairs。

而更让人着急的是,此类问卷式推文的互动性参与性,在单纯的性别主义文化轰炸之余,“正确选项”的激励制度与“回答错误”的挫败感无形地规训观众进行父权制的性别操演。“得分页面”进一步建构一个舆论共识式的父权制生活方式与价值系统。企图规范定义男性伴侣质量的标准的同时(Standardisation),向女性反馈如何在父权制婚配市场中建立优势地位的自我审查信号。精美的平面设计包装与网络青年亚文化话语的修辞试图使整个借力于父权制剥削的消费主义时尚显得人畜无害。

实在是恶心至极呐。

No feminism worthy of the name is not methodologically post-marxist.

—Catherine MacKinnon, 1984

七夕快乐。希望每个人为消灭性别权力秩序贡献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