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铺子要给大家介绍一部厉害的片子。

很多人说,如果把今年韩国的电影搞个排名,它应该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为什么这么说,铺子就先摆下数据吧。

《出租车司机》上映三个星期左右,就成了今年韩国首部突破千万人次观看的电影。

不仅是今年目前为止,韩国票房最高的电影。

在韩国naver上,电影也被观众打出了9.28的高分。

在豆瓣上,本片评分同样达到了神级别的9.1

票房和口碑加持,这片在本月初选定为今年韩国的申奥片

更牛的是,这片是韩国评审委员们无异议全票通过的

似乎无论是影迷,还是影评人,大家都在说——

《出租车司机》就是今年韩片最佳

后面的都不用看了

《出租车司机》的故事,和《》类似。

故事是80年代光州事件背景下,一个普通人民主主义觉醒的过程。

只不过比起《辩护人》,《出租车司机》的时间线更短。

1980年,五月的一个早晨,首尔的金四福司机听到一个消息。

一个外国记者愿意花10万韩元,去一趟光州。

据说,在汇率和通货膨胀的影响下,那时候的10万韩元,相当于现在的2万人民币。

哪个司机,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客人。

金四福眼下正好缺钱,欠房东的房租好久没还了。

这笔生意,他非抢不可。

这是阳光灿烂的一天,金四福哼着小曲,向着光州出发。

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美好。

80年代的韩国,全国各地都有游行示威。

从首府汉城,再到地方小城。

对此,金四福已经习以为常,去光州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他心里也大概有数。

但是,他没有想到,光州已经变成了一个隔离区了。

无论是大路,还是山路,都有重军把守。

对外通讯,被完全切断。

金四福师傅铤而走险,将外国人送到光州内部。

在光州停留的24个小时,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

他,目睹了光州事件的真相。

学生、市民不过是拉着横幅,喊着口号示威。

而政府却出动了坦克、炸弹、机关枪,血腥镇压。

一时之间,尸横遍野。

电视台上说,这场事故由学生、流氓等不法势力挑起。

他们投掷炸弹,导致了暴动。

报纸上说,这场冲突仅仅死了五个人,而且全是军人。

想要谎言被揭开,外国记者的胶卷就一定要安全送出光州。

出租车司机金四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和《辩护人》一样,这部电影,看似在讲光州事件背景下的一个故事。

实际上,却是在说一个人的觉醒。

金四福司机,和很多人一样,并不关心民主主义进程。

对于整天上街示威的人,他的反应是——

生在福中不知福

沙特还有人整天吃不饱饭呢

即使是在光州,第一次在天台见到镇压场面。

金四福也并不震撼,只是躲到一边吃饭团。

作为一个单身父亲,他的第一任务就是照顾好女儿,所以,他很抵触卷入这种政治麻烦。

但是另一方面,光州人的好意,无法不让他感动。

将揭露真相的记者送到,市民热情地欢迎他们,

学生们真诚向他致谢。

金四福首先感到的,是一种荣誉感。

逐渐的,他发现这群被电视上被称为恶徒、不法分子的人,其实就是一群普通市民。

他们,有的是当地的出租司机,有的是想成为歌手的大学生。

甚至在他打算提前开溜时,光州人还送来了假车牌。

他内心,无法认为这群人就是「恶徒」。

电影里,金四福哭了四次,每一次都是他内心的一次觉醒。

刚开始,他哭,是对于家庭的牵绊。

再后来,他哭,是扔下记者后的愧疚。

当他重新返回光州时,想当歌手的大学生具栽植已经身亡,被扔到了路边的田间。

头发上,全是沙子和泥土。

众人,颓唐地坐在医院地板上。

金四福是第一次在人前哭了出来。

大学生的死,逼着他看到韩国的政治现实。

最后一次交火,市民死伤严重,他的良知苏醒。

他甚至以身犯险,以一人之力护送记者出逃。

逃离追捕的路上,光州的出租车自发组织起来。

它们挡在军队车辆的前面,明亮的绿色,像一条流动的河流。

真实和正义,随着这绿色车流散播到了远方。

电影《出租车司机》的故事,相信看过的人都会流泪。

它自有一种人内心深处原始的善良,对生命的珍爱。

《出租车司机》的故事,也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

片中的外国记者,全名叫Jurgen Hinzpeter。

1980年9月,他来到光州拍摄纪录片《十字路口的韩国》。

这个纪录片,向全世界公布了全斗焕政权的暴行。

当年,他在韩国采访时,曾被便衣警察带走严刑拷打,颈部和脊椎受到了永久性的伤害。

金四福和记者的合照

拍摄电影时,本片导演曾采访过这位记者。

记者表示,这么多年,他曾多次寻找金四福,但是最终音讯全无。

最后一次访谈,他表示,如果找到了金四福,他一定马上飞到韩国。

他想看看如今的韩国,变成什么样了。

可惜,电影还没上映,记者就因病去世了。

而现实中的金四福,长得这个样子。

据他的儿子说,1980年5月某天,父亲在外地夜宿后回家,向來光亮的出租车,出现了很多凹痕。

与平时不同,金四福变得相当沉默。

他与家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人怎么可以这样杀害自己的同胞?」

这句话,也出现在电影中。

回到汉城后,原本戒酒了的金四福内心痛苦不堪,重新开始喝酒。

四年之后,他被检测出肝癌离世。

两人在光州一行之后,再也没有过交集。

《出租车司机》韩国上映时,记者的遗孀也到达了现场。

甚至,韩国现总统文在寅也来了。

被朴槿惠政府列入了文艺界“黑名单”的宋康昊,和新总统共同在一家影院观看了《出租车司机》。

这大概是此前韩国人难以想象的光景。

在观影结束后,文在寅谈到——

我总觉得光州民主化运动一直都被锁在光州,现在它好像开始扩散到国民当中去了。

世界上,大概只有电影有这样的魔力吧!

附电影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