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城热点 | 失踪的武汉:除了林飞阳 还有几十位年轻的大学生神秘消失

编辑注:该文原文已在微信平台被删除

林少卿郑重声明:为了尽快找到丢失的孩子,林飞阳的父亲林少卿决定把原来的酬谢金由十万元提升至五十万元,原来广告继续有效,同时感谢大家的关爱,请耐心等待好的结果出现。

认识林飞阳的爸爸林少卿,是两年多前,我在报纸上看到林少卿在寻找留学归国在武汉失踪的儿子,于是我联系上他,为他拍摄了一个视频发到网上,这个视频引起了轰动,许多家电视台和网站采用,林少卿收到了许“线索”,但最终都不是他的儿子。

这个社会,每天都在发生着许多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一起简单的失踪案自然也不会引起我的关注。但是,这个失踪孩子的父亲为了儿子,一人一车,坚持不懈的在任何可能的城市寻找,甚至不惜假冒警方的名义,伪造了通缉令四处张贴……

我在想,这是怎样的一种坚持?于是有了我继续跟踪拍摄父亲寻子纪录片的冲动。林飞阳的爸爸并不善言辞。我们之间的沟通断断续续延续了好几天。他说这几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寻找孩子。每一个城市,每一个街道,每一个高速的路口,他就是不停的走,不停的说,不停的张贴。

为了省钱,他甚至舍不得住旅馆,每天晚上睡在车里面。林少卿对小编说: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见儿子冲着自己微笑。他每天外出贴悬赏公告,每贴一个他就在公告面前祷告,希望有人能够发现儿子。而林飞阳的母亲在河南老家每天也是以泪洗面,每天面对耶稣祷告,祈求上帝保佑孩子平安。

500多天的寻亲路上,从最初的10万元线索费到现在悬赏50万,林少卿几乎倾尽所有,也有亲友说劝他没有必要找了,把生意做好等孩子自己回家,但林少卿“却说孩子是他的唯一,找不到孩子没有心思做生意,没有儿子做再大的生意也没有意思。

儿子失联后,林少卿常常愧疚,自己因为忙生意,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儿子,每年只有过年那几天才能回家跟孩子们在一起,交流和沟通都太少了。儿子太缺父爱,导致他的性格内向。林少卿甚至又想起,在儿子失联前的那通电话里,他提到想要一个苹果手机,“我就说你都有iPad了,还要苹果手机做什么?”“你说会不会是这些小事上,儿子觉得我不够关心他了?”林少卿反问,又像是自言自语。但现在,每出一款新手机,林少卿都要买下,他面对小编的镜头嚎哭:儿子,我给你买了最好的手机,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要放在你的手里。”

去年的除夕夜,为了寻找儿子,林少卿是独自一人在武汉的出租屋度过的,大年三十的晚上,他还开着广播车在武汉大街上寻找。上次在武汉我们见面聊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又钻进了车里,他对我说:我还要找下去,到没有找过的地方去找找。自己也不知道下一个地方会不会有儿子的出现。

看着林少卿开车远去,小编一阵心酸。哎!可怜天下父母心。林飞阳你在哪里?你的父母找你找得好辛苦,如果你有一点孝心,请你快回家吧!不要让父母的眼泪流干!

我曾经问过林少卿,说为什么不找当地的公安,他说找了,但是除了在机场的监控以外,他们并不愿意继续寻找。为此林少卿还把当地派出所告上了法庭,虽然胜诉了,可是有什么用呢?不作为还是不作为!

他说即便如此,他还是相信政府,相信法制。只是,需要让更多的人知道!

面对林爸爸,我深感无力。我既不是侦探,也不是官员,更没有掌握什么足以帮助他的资源。甚至,我和他身上,几乎找不到什么共同点,除了一个:我们都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我唯一能为这位父亲做的,就是帮他拍摄寻找儿子的纪录片,然后扩散到网络上,能发的网站都给他发,或许就有一丝希望。

我和林少卿一样坚信,他的儿子林飞阳只是躲起来了,他没有离开这个世界,只是遭遇挫折将自己封闭起来。两年了,林少卿乐观地面对,他说哭也是一天,笑也是一天,人生苦短,为何不笑着活好每一天呢。虽然林少卿是这么说的,但是在我和他的交谈中,发现他眼含热泪。

上次,他又来武汉寻找林飞阳,我们再一次见面。我问他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开始我以为他会提钱,可是他说,这两年寻找孩子花了几十万,但钱他看得很淡。只是觉得孩子失踪很蹊跷,而且他在寻找儿子的过程中,他发现了在武汉这个地方,还有很多和林飞阳一样的年轻人,大约有几十个20来岁的男女大学生,神秘地人间蒸发了。于是,他不断的力所能及的搜集他们的信息,并尽力联系他们的家人。

他说自己居无定所,除了手机外,要上网只能去网吧,自己也不会用文字处理的软件。是否能够请我帮助他编辑一下,这样他能够转发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虽然现在官府要求和谐,要多搞正能量,多歌功颂德伟大成就,这类的负面信息要少搞,但是作为一位父亲,这个要求我无法拒绝,因为我觉得,孩子承载着一个家庭的希望,孩子是国家的未来,比起官员的政绩,孩子的命更重要,更需要全社会来关注。

几天后,我收到了林少卿发来的邮件。一份未经编辑的文档,很多,很凌乱,部分信息甚至也有缺失,照片和文字的格式也不统一。但是我能看出这里面一个一个鲜活而年轻的生命,看到了一个父亲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为了寻找孩子而付出的坚持。

下面就是这位父亲搜集的失踪档案全文刊发,我并没有如林爸爸所愿进行编辑整理,而是原文照登出来,因为我觉得,有时候,凌乱的笔记也许比貌似齐整的文章更能引发大家的关注与思考!

,武汉,你有什么?

有司门口、有黄鹤楼?

有江汉路、有街道口?

还是有摆满街道就街而吃的堆满红虾的大餐桌?

别忘了,

除了有被吃的油光铮亮污水横路的大马路,

还有这些生死未卜的孩子们……

以下是在近年武汉失踪的部分大学生们,请大家帮助找下吧!

徐豪,20岁,咸宁崇阳县人,武汉工程学院大三学生,身高1米8,硕壮挺拔,他爸说,单论力气,三五个人收拾不住他,2013正月初八,大多数人都还没从新年的气氛中缓过神来,他好像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命令他立即赶到武汉,于是他便匆匆收拾行囊,辞别家人向两百公里外的武昌而去,但却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家人找到武昌一个小旅馆,发现它价值六千元的笔记本电脑和行李箱留还留在床底下,人却已不知行踪,他的父亲这突然想起来,儿子在失踪的前一段时间里,不知道在哪里搞到一只仿真木仓,而且时不时在偷偷练习,还有在临走前的一天,要给最要好的朋友做什么留言却没有成功。电话:13986633286

22岁的帅总斌,身高1.82米,武汉理工大学,品学兼优,已经被保送研究生,从大一到大四,他在武昌呆了三年半,对老武昌的大街小巷了如指掌,周六周日,他还会邀上同学们一起到黄鹤楼,到武泰闸,到石牌岭玩,就这个半路来的老武昌,却在2016年3月17日凌晨两点钟消失在前进路附近的江滩上,令人称奇的是,前面还有两次都是在凌晨时分一个人独自到这里来,他会是到这里来做什么呢?为什么第三次会永远都回不来?电话:13965693858

罗浩,20岁,身高1.81米,就读于长沙学院,性格开朗外向,每当学校搞什么活动,他总是冲在前边领着大家一起玩,2015年9月10日23:00,他出现在武汉大学的校园里,稍后他翻越过接近六米高的铁大门,消失在夜幕之中至今没有消息。电话:18970260426

林飞阳,年龄20岁,河南洛阳人,身高1.85米,2015年11月26日从莫斯科大学回到武汉后,在常青五路失踪,失踪后,他的父亲到学校寻找,发现他已经两周没回宿舍没到学校了,警方报案,称他有可能参加了某些组织和团伙去了,但是人已经回国了,你要到国内去找,家里边到了武汉,只找到了令人惊奇的是,竟然发现他进入到武汉市****里的监控片段,而且他的大部分行李都还留在学校,这不禁使人联想到,他是不是回国要完成某一件事情以后,还要到学校里面去?电话:18118739178

湖北随州的程浩,20岁,就读于武汉华中科技大学,14年11月28日,下午5点钟就天就黑了,到了晚上9点左右,街上老早就没有人烟,孤独的江滩更是冷冷清清,只有寒风在不知疲倦呼呼的吹,干枯的树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监控中,他一个人穿着棉衣若有所思,踌躇徘徊,走向汉口江滩,消失在长江二桥下面的夜幕中,至今不见踪影。电话:13093284678

武汉科技大学的肖鹏飞,身高1.8米,2014年12月31日18时许,肖鹏飞从青山区旅大街建设一路口上了江堤,向江边走去,他的手机留在了武昌的江堤上,人不知道去哪里到现在两年了,还没有回来取。电话:13697359345,13720206441。

2014年2月,中南民族大学在读学生铁玉林,神秘失踪至今。

武汉市江夏区的张鹏,2016年9月28日在江夏失踪至今无消息。电话:18871852846

2013年3月4日,19岁的武汉大学大一学生朱虎在校园内失踪,他的身份证,银行卡.随身物品都留在宿舍,没有丝毫出走迹象,学校监控没有找到任何可用影像资料,据此判断,可能哪辆黑色玻璃的车带着他离开校园不知去向,如果是大三大四同学,可能是出去找工作或者兼职了,但大一毛孩学气未灭,会对未来的职位担心吗?要不,难道校园里面有等待他掉下去再自动封闭的陷阱吗?父母在武汉整整找了四年,终归没有任何结果。电话:18707167674

2016年9月底,海口的吴清乐,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外贸销售者,就职于深圳某外贸公司,讲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语,长期奔走在东南亚各个国家,在到武汉之前把所有的银行卡都留在家里,并且交代家里人,留下(这次到武汉有危险,如果我回不来,你们要好好照看我们的父母)的话语。他说的危险,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危险?表面风光无限的大汉都,在这个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杀机呢?

2011年6月13日,武汉理工大学的钱昌缺席6月14日英语听说课,辅导员和任课老师竟然毫不知情。在三天后才察觉有学生走失,家长对钱昌走失一事毫不知情,直到16日下午四点半左右,钱昌失踪第4天,当时在郑州读书的家人收到钱昌高中同学的电话,才得知他走失一事。电话15673112226

2010年9月6日,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的王**,男,22岁,身高1米8左右,皮肤白,戴眼镜,至今未归,15246320***

2013年,武昌理工学院的付**,电话13387556479

2014年6月,大悟的韩启,20岁,骑着脚蹬三轮车在汉阳大道送货,连人带车莫名其妙失踪,在失踪后的二十天之内,他爸爸曾经接收到几十个同样号码打过来的电话,可是接通以后对方竟不发出任何声音。电话:13294114993

武汉新洲区的周洪亮,22岁,2015年12月失踪,在他失踪一个月左右的时候,他的爸爸突然接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说周洪亮在他这里打工,打电话这个人把周洪亮说的非常符合周洪亮的特征,而当家人赶到电话里边所说的地方的时候,是再也找不到打电话的这个人,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

范文军,出生于1983年,在武昌广埠屯电脑城上班,2005年4月中旬与家里失去了联系。

2016年7月9日,江苏大学生潘宁花3200多元打的直奔武汉,在长江大桥上徘徊两日后在武昌黄鹤楼附近失踪。

2017年2月17日,武汉大学信息学部测绘工程专业的吴胜从宿舍出去,在八一路上了公交车,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学校。老家人赶到学校,发现过年给的2000元生活费还好好的放在他自己的抽屉里面,丝毫没动,难道他是出去看一场电影就回来吗?(编者注:吴胜最后被确认溺水死亡)
……
2013年,湖北随州籍的谢万海失去联系,房东说他大概10月份的时候就走了,从此杳无音讯有知其线索,请联系:13803569071

2014年8月11日凌晨4:13:00,衡水籍的武汉工程学院大三学生王立业失踪。

这里网络找不到地质大学的伊胜财的相关报道。

2015年5月14日,黄石的杨鑫告诉妈妈说要下楼买点东西吃,再也没有上楼,电话13872058969。

2015年5月16日,黄冈的邓姓男孩,放学路上莫名失踪。

2015年5月26日,咸宁的王凯和他的踏板车一起神秘消失,电话:15827476278。

江夏的小玻:134298690**

崇阳的小乌:131774355**

张*武:136133145**

浠水**:134097467**

李*强:189860364**

【编者注】林少卿说还有还多,资料都不齐全。

2017年9月29日, 5:42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