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中国数字时代配发。

 

在中共喉舌点名批斗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责令大学校长们站出来与港独切割后,中文大学率先跪低。中大校长沈祖尧昨日宣布,学生会应尽快移除鼓吹港独宣传品,否则会由校方主动移除,而发表侮辱性言论的学生也会受到调查和处理。令人感慨的是,校训与中大相似的伦敦政经学院(LSE)则发声明,关注被判囚的学生周永康,愿意提供一切的支持确保周永康可以完成在LSE的课程。

 

校训异曲同工 结果南辕北辙

网站Change.org上要求香港当局立即释放周永康的请愿书已有近5,000人联署,请愿书同时呼吁LSE信守对民主、自由和公正的承诺。LSE因此发声明承诺支持周永康,并强调已接触英国政府和香港当局,了解周永康的情况,希望他得到良好的待遇。
LSE的声明与沈祖尧的表态形成强烈反差,不只让人见识了伦敦与香港的大学在保护学生、捍卫学术民主自由的差异,更让人对校训相似的两所大学生出南橘北枳的无奈之感。LSE的校训是拉丁文的「Rerum cognoscere causas」(意为:了解万物发生的缘故),与中文大学出自《论语》的校训「博文约礼」本是异曲同工,但在对待学生问题上竟然出现南辕北辙的结果,既有政治环境的影响、校长及校董会胆识的差异,也有对校训立意理解的差异。
「博文约礼」往往被简单地诠释为广博学习、克己复礼,在时下的政治环境中更被定义为要求学生遵纪守法。但是,明代王阳明先生对「博文约礼」的解读更为深刻,强调「礼」即「理」,「约礼只是要此心纯是一个天理。要此心纯是天理,须就理之发见处用功」。换句话说,不只行动上要合乎于礼,更要在心中合乎于理、在理的发见处用功。如果校长、校董会只知要求学生守礼,而忘了自己保护、教育学生的理,这与香港近几年的礼崩乐坏何异?
况且,无论要「博文约礼」,还是要「Rerum cognoscere causas」,都应有冲破世俗偏见的勇气,才能追寻到存在于万事万物之中的天理、追寻到万事万物的起源,没有学术自由、没有思想和言论自由,如何博文?如何探源?

 

党媒俨如圣旨 打残政商学界

中共官方媒体在北京、香港同时炮轰香港的大学校长,刮起文革式的批斗狂风,无异于要摧毁香港校园的「博文」根基,只要大学守中共的「礼」。在经历梁振英、张晓明近年连手操弄后,党媒对香港的杀伤力越来越犀利,其言论俨然被政界、商界、学界奉为圣旨,香港的法治、商业自由、学术自由都不堪一击,实时被打残。
去年4月23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出一篇短文解释香港的「和理非」,同时批评港府没有对港独分子进行刑事调查。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被吓到当日就宣布,循《公司条例》、《社团条例》及《刑事罪行条例》及其他刑事法例,四方面调查港独违法问题。
去年6月4日,《环球时报》微博转发网民爆料,指摘法国化妆品牌兰蔻(Lancôme)代言人何韵诗支持港独、力挺藏独,Lancôme被吓到第一时间否认何是品牌代言人,随即又取消与何合作的音乐会,引发公关灾难。
到今次,新华社、《环球时报》、《文汇报》三炮齐轰,香港的大学陆续被吓到放弃尊严、自主并不出奇。只是,同LSE一向以学术成就去影响政治、影响社会相比,香港的大学就此屈服于政治、屈服于强权,情何以堪?

李平
周一至周六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