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祥子 :明天孟晗出狱,为了公义的“囚犯”

作者:行者祥子,前富士康科技集团职员

“我认为(我们)工人的这种行为(维权),终会被历史承认,会让更多人理解,我们是正确的!”

广东劳工维权人士孟晗

距离“12.3劳工案”已经整整一年九个月了,终于明天,也到了你出狱的日子了。

(一)

过去的四年间两次入狱,你整整在狱中待了两年半。第一次,你为了自己和工友同事的合法权益坚持抗争维权,罢工91天最终被逼无奈走上高层雨棚做最后的呐喊,被捕后拒绝承认维权有罪,最后入刑9个月;第二次,也就是“12.3”打压,你不甘底层工人受到无情的压迫剥削,出狱后全心投身为其他工友维权,甚至协助工友拿下数亿赔偿,却被当局报复再次入刑1年9个月

相关阅读:端传媒 | 广东劳工维权人士孟晗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成,判监21个月

两年半的自由,这是你投身工人维权的代价;两年半,是你为所有抗争者做出的自我牺牲。于你,我们何德何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深受囹圄,在狱中独自忍受着家人好友被胁迫施压的苦难!在你入狱的日子里,年过七旬的父母不得不面临多名暴徒持铁棍日夜砸门威胁、逼迁断水断电,用以胁迫你认罪。我知道你遭受了偌大的压力,而我却难以分担,痛苦万分。请原谅我们在外的懦弱,我们无能为力,永远都在假装希望社会会变得更好,但从未想过可以坍塌得如此之快,搓手不及。

我们付出了太多心血在社会的福祉身上,结局是你和更多的伙伴入狱,我知道你会很灰心,但是这并不代表过去四年你所做的是无益的,更不代表毫无价值。因为我们切切实实捍卫了工人的权益,我们切切实实做到了问心无愧;我们让社会知道,看似美好的经济建设之下,是太多苦难、剥削的代价,是太多工人血汗的牺牲;而他她们的声音需要被听到,他她们的权益需要被看到,被捍卫!这是你的价值,你虽入狱,但我们却因此而更“自由”。

兄弟,明天你出狱,我相信你仍然会跟上一次出狱的时候一样,喊出“我认为(我们)工人的这种行为(维权),终会被历史承认,会让更多人理解,我们是正确的!”历史终究会记下,这一笔“有罪”的判决,和写下判决书的当权者。

(二)

过去的两年,变化太大了。

自从2015年“12.3”事件之后,你和曾飞洋、朱小梅、何晓波、彭家勇、邓小明等均入狱,劳工工作几乎被政府一锅摧毁,外面的人几乎没法继续做事情,而里面的你们则在经历囹圄审讯之苦。在成功对你们进行判刑的同时,政府又限制了很多伙伴的自由前去法院支持你们(包括我)。继而在今年政府又陆续开始实施各类社会管控的法律,以及又有三个劳工NGO的人员因调查工厂而被刑事拘留三十天才释放,这些状况都让人愈加的压抑。兄弟,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想要你在出狱之时就看到更多的压制而绝望,而是让你知道,“他们”在恐惧,在恐惧一切潜在的变化,在恐惧任何微小自发的力量。所以我们一点都不要放弃未来的可能,我们可以忍耐,我们可以妥协,我们的肉体可以“被压制”,可能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但是只有我们内心对“自由”的追寻还在,就不应该放弃任何的希望!

兄弟,对不起,明天没办法去接你洗尘。我想这一刻想了很久,可是没办法,我知道即便我去了也可能见不到你自由走出监狱的那一刻。在经历了太多的失落、迷失与选择之后,我不得不在这样的环境下面转而继续求学,所以现在我已经在美国读书了。太多的愧疚与无奈,就像一个逃兵,抛弃了仍在奋斗的伙伴,尝试给一个安慰性的理由让自己可以活得自然点,但还是无法放下。当半个月前香港的十几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被判入狱达13个月,我彻夜难眠,每打开新闻,眼里都泛着泪水,那是一种悲愤,那也是一种无以言状的愧疚。面对社会不公,抗争呐喊就是我们的职责。这个责任感似乎太重,可是公义本身就是这么重,哪敢轻言放下与无视,哪敢有那么一刻纵容不公罪恶肆无忌惮地侵蚀!你说对吗,就如你说过的一样,“我可以贫穷,可以孤独,可以死亡,但是不可以没有最严!”

兄弟,明天出来之后,好好养身体。相信,一切,一切都会再来的。

                                           打赏全部用于给孟晗出狱后买酒喝!

2017年9月2日, 11:27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