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重现】齐奥塞斯库有几个自信?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昨日重现

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后,一批谈论历史事件的新创或重发文章在网络传播,原作者或者转发者明显借古喻今。中国数字时代编辑部分摘录如下——

 

谢盛友:纳粹德国在恐惧什么?

 

纳粹极权为什么这么害怕,并以最残暴的手段打击和镇压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呢?因为极权对未来有恐惧。

 

独裁者为什么恐惧?原因在于独裁者对自己的未来有忧虑,担心自己的政权不牢固,甚至担心丧失政权。

 

极权摇摇欲坠时,更加恐惧,更加害怕异己。

 

弗兰克在《安妮日记》(DasTagebuch der Anne Frank)中见证: 1944年8月4日早上,德国警察闯入了他们的隐密之家,告密者的身分至今未明。在党卫队长官斯巴鲍华的带领下,当中总共有至少三个德国警察的成员。屋里的人都被货车带走问话。其他所有人都被带到了盖世太保的基地,被盘问了一整晚。同年8月5日,他们被转送到拘留所,一个极度挤逼的监狱中。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1906-1975)认为,极权主义国家的特点之一是制造恐惧。如何制造恐惧呢?就是依靠实际权力的隐秘性。那些真正拥有权力的机构,往往是隐秘的,给人一种神秘感,比如纳粹德国的秘密警察机关,是最模糊最神秘的。

 

“模糊”者制造恐惧,也是利用“模糊”的法律,来施展恐怖的手段,达到明确的目的。

 

涉嫌“经济犯罪”被调查,这样的一竹竿“法律”,足以打翻整船人。

 

警察没有向家属出具其被带走原因的任何书面文书,没有办理传唤、拘留等法律手续,没有按法律要求通知家属。如果官方有确凿、足够的证据,为什么不堂而皇之地按照不模糊的法律程序将其拘留、逮捕?难道先将人抓起来,然后“审出”证据来?

 

当心!打翻了整船人,你自己也没船了。

 

傅志彬:野心家林彪是如何恭维领袖的?

 

1960年9月14日到20日,林彪主持军委扩大会议并通过《关于加强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决议》,决议说:“毛泽东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强调要“高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的红旗,进一步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全体指战员的头脑,坚持在一切工作中用毛泽东思想挂帅。”号召全军指战员:“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从1961年5月1日起《解放军报》在报眼位置每日刊登毛主席语录。

当伟大领袖毛主席因为大跃进失败和大饥荒饿死人在1962年1月召开的”七千人大会“上做了自我批评时,林彪是这样说的:“困难局面的出现,恰恰是由于我们有许多事情没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而造成的,如果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如果听毛主席的话,那么困难会小得多,弯路会弯得小一些。”“过去的工作搞得好的时候,正是毛泽东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凡是毛主席的思想不受尊重,受到干扰时,就会出毛病。几十年的历史就是这个历史。”很恰当地为领袖解了围。

《解放军报》1965年11月22日1版《毛主席怎样教导 我们就怎样战斗》中报道:

“ 参加崇武海战的海军舰艇部队,把毛主席著作作为一切工作的最高指示,在激烈的战斗中,坚持学,坚持用。毛主席怎样教导,他们就怎样战斗。……  ”据考证,该词由林彪原创。文革中常用词“最高指示”首次出现。

1966年1月22日,《人民日报》用通栏大标题传达了林彪的指示精神。林彪的话也成为1966年3月2日解放军报社论标题。在同一指示中,林彪第一次提出“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是最高最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到了1966年,在发动文革的“五一六”通知发出后,在1966年5月18日上午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林彪发表“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讲话,其中“谁反对毛主席,就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等“名言”出笼,成为文革名句。

1966年7月27日《解放军报》第一次出现“四无限。”1967年2月14日《解放军报》刊登的新华社电讯第一次使用完整的“三忠于”。

“三忠于”是“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四无限”是(对毛主席)“无限忠诚,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

1967年5月1日,林彪手书“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 伟大 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个题词流传很广,很多人视林彪为四个伟大的发明者。

相关阅读:

文革时期四百部电影是以什么罪名“枪毙”的?

【新史记】林彪列传

低格周刊|9.13林彪坠机后,满朝文武谁的反应最亮?

 

接着在1967年7月,毛主席畅游长江,被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称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最大幸福。在新闻媒体引发无数“万寿无疆”的欢呼。从此“万寿无疆”风行全国。

1966年3月31日,林在“就工业交通战线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写的一封信”中指颂扬毛“天才地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人民日报1966年6月19日)。“天才论”第一次出现。

 

接着,1966年12月林彪指示将《解放军报》从1961年就开始在报眼位置刊登的毛主席语录结集出版,这就是著名的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文革中,林彪凡公开露面,必手举语录频频晃动,成为文革的一个标志。

在《毛主席语录·再版前言》中;林彪说:“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1971年9月13日,副统帅林彪乘飞机逃亡苏联,飞机迫降在蒙古时烧毁,同机死亡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儿子。然后林彪和他的许多部下被作为反党集团批判,甚至捎带脚孔圣人也被批判,这场运动被合称为“批林批孔”运动,很多中国人有限的古代文化历史知识都是从这场运动中得到的。又过了几年,1976年9月,毛主席的妻子江青被抓,后来被作为江青林彪反党集团主要成员被提起公诉。迄今为止,林彪在党的决议中还是一个反党集团的首领。

 

 

 王之:齐奥塞斯库同志的故事(含视频)

 

从七十年代中后期开始,罗马尼亚的吹捧家为齐奥塞斯库奉上了众多的朝鲜式头衔,包括“人类的星辰”、“喀尔巴阡山的天才”、“思想的多瑙河”、“工人阶级的英雄”、“最杰出的、无与伦比的战略家”、“举世尊敬的伟大领袖和政治活动家”、“抵抗所有敌人的罗马尼亚捍卫者”、“掌握国家面临的所有问题的答案的领导人”、“贯彻党的马列主义政策的化身”、“民族英雄中的伟大英雄”、“人道主义精神的共产主义者”、“当代世界的杰出人物和光辉战士”、“杰出的马列主义领袖、热忱的爱国者和国际主义者”等等。

这些肉麻无耻的阿谀奉承加剧了他的人格自大狂和精神紊乱。

齐奥塞斯库和金日成

 

特别军事法庭是以下述罪名判处齐奥塞斯库夫妇死刑的:屠杀罪(有六万多人是殉难者;破坏政权罪;破坏公共财产罪;损坏国民经济罪;在外国银行存有10多亿美元并企图逃往国外(事后,事实证明在国外银行存款这一罪名是无中生有,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需要海外银行了)。

审判结束后,齐奥塞斯库夫妇一先一后被捆绑着押送到室外。兵营里没有刑场,厕所前的空地便成了执行枪决的地方。从楼房到刑场约有30米远。厕所有两扇窗子。齐奥塞斯库被带到了两扇窗子之间的墙下,面对着持枪的士兵站好。

当押解他们的士兵走开后,齐奥塞斯库高呼:“自由和独立的罗马尼亚万岁!”随后而来的埃列娜则唱起了《国际歌》,真是莫大的讽刺。

这时,持枪的士兵在行刑队指挥官尚未赶到的情况下便开了枪。齐奥塞斯库中弹后倒下,后脑勺撞在了厕所的墙上。他死后仍睁着双眼。齐奥塞斯库夫人头部中弹,颅骨开花,脑浆外溢。至此连续执政长达25年的齐奥塞斯库政权瞬间土崩瓦解,罗马尼亚共产党亦不复存在。

相关阅读:

【昨日重现】百年前的劝进者:要头不要脸

 

平民书友会:齐奥塞斯库的自信

 

集中力量办大事,在经济上齐奥塞斯库取得了成功,他很得意,也很自信,所以他想要被人捧着,被人夸赞,被全国人民信仰,但是要所有人围绕领袖一个人的大脑转那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但是自信的齐奥塞斯库很相信他可以创造这样的奇迹,果然他成功了,全国人民无不以领袖的意志为意志,领袖的好恶为好恶,领袖热爱我热爱,领袖厌恶我厌恶,他能做到这一点,他有他的办法,他有他的法宝。因为他是领袖,他可以任意废除法律和颁布法律,于是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齐奥塞斯库为了确保全国都是赞扬他的声音,通过了《大罗马尼亚打字机法》,根据该法,每一个罗马尼亚的公民、企业、事业、机关、学校等单位,凡拥有打字机必须要得到警方的许可,领取使用执照;要成为打字员也必须照此办理,并且要将所打字的样品同时上报。

 

这一招果然很奏效,全国都是热爱和赞扬领袖的声音,他的权力越来越巩固,他的地位稳如泰山,他成为了无所不能的活神仙,他大权独揽。而他的夫人埃列娜·齐奥塞斯库也跟着夫贵妻荣,成为罗共中央干部委员会主席,第一副总理,也就是掌握实权的二号人物,整个国家成为了齐奥塞斯库的夫妻店,而国家的其他重要的岗位上都被他家族的其他成员占据,罗马尼亚几乎成为罗马尼亚家族的私产。

 

齐奥塞斯库在罗马尼亚打着大同主义的旗号实行家天下的统治,因此他的自信心爆棚了,他成为了权威,成为了罗马尼亚的皇帝,他讲话像皇帝的圣旨一样,被供着,成了“纲领性文件”,全国的报纸、广播几乎都是用同样的标题,歌颂着伟大的“齐奥塞斯库时代”。并且他在国内自娱自乐还觉得不过瘾,不惜用国库的大把银子购买海外媒体的广告版面,宣扬他如何的了不起,挟外自重,猛往自己脸上贴金,以此蒙骗国内老百姓,意思就是要告诉罗马尼亚人民,连外国人都如此佩服我,你们有什么理由不崇拜我?

但是没有逃多远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捕了,他们被特别法庭判处死刑。审判结束后,齐奥塞斯库夫妇一先一后被捆绑着押送到室外。兵营里没有刑场,厕所前的空地便成了执行枪决的地方。在执行枪决之前齐奥塞斯库喊出了他青年时代的理想:“自由和独立的罗马尼亚万岁!”,而他的妻子埃列娜则向行刑士兵喊道:“你们怎么可以向我开枪,我曾经像慈母一样的关怀你们,我就是你们的母亲啊!”但是那个士兵回答说:“不,你不是我们的母亲,我的母亲就是被你下令杀死的!”于是随着枪响,齐奥塞斯库夫妇倒在了厕所的那堵墙边……

  

相关阅读:

【麻辣总局】应该一张放整版啊,这个编辑没前途

大千文史杂谈 | 人民日报68年来每个”十一”都搞了什么大新闻?

 

 

2017年10月28日, 4:19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China Digital Times is supported by the Berkeley Counter-Power Lab | 2011 Copyright © China Digital Times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