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在纽约 | 拉斯维加斯之后 一切都不会改变?

你可能已经知道了,就在几个小时前,拉斯维加斯发生了美国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枪击案,64岁的凶手从酒店32层向楼下参加露天乡村音乐会的观众扫射,目前已经至少造成50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在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电视上的数字又更新了,最新的受伤人数已经达到至少400人。虽然不希望数字继续上升,但是考虑到音乐会现场有几万人,也许最终的伤亡人数还会变化。

巧合的是,电视上在播放这个新闻的时候我正好在旧金山的酒店里收拾行李,准备等天亮就出发去机场,开始计划中的拉斯维加斯之行。因为从国内过来时差还没有完全倒好,我睡到半夜三点就醒了。

更巧合的是,原本我是准备前天就去拉斯维加斯、呆到明天才回来的,但是订好机票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在三藩先呆两天再去维加斯。这一改,就和枪击案擦肩而过。

新闻里说,拉斯维加斯医院已经停止接收普通病人,全力为伤者提供救助。由于拉斯维加斯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只有18间,因此很多伤者都只能住在普通病房,同时部分伤者可能会被转运到洛杉矶等其他附近城市救治。

枪击案发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但打开电视,所有的新闻频道都已经无休无止地在滚动报道。接受采访的幸存者们在电视镜头前讲述自己刚刚亲历的生死惊魂一刻,仍然浑身颤抖哭泣。ABC新闻节目的主持人,也一样面色严峻眼角噙泪。

看了下现场的视频,凶手开枪的时候正好是乡村音乐歌手Jason Aldean在台上表演。

讽刺的是,枪声伴随着吉他声响起,听起来就像是烟花爆竹的声音。现场大多数观众确实也被迷惑了,没有及时作出反应,而歌手也还在继续表演。

枪声一共持续了三轮,第一轮长达9秒,然后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凶手又开始了第二轮、第三轮的扫射。

等到人们意识到自己置身宛如炼狱的险境,身边已经有不少人倒下,他们开始惊慌逃散,有些人甚至拼命跑到了附近拉斯维加斯机场的跑道上。

而那一刻站在32楼制造了这一幕并且用上帝视角俯视这一幕的凶手,在他被破门而入的特种部队击毙之前,不知道心里是怎样一种冷峻快感?

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制造这起杀戮,没有人知道他有什么样的故事,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弄到那些重武器。

记者们查到的消息是,他是拉斯维加斯本地人,在阿拉斯加拿了打猎的执照,拿的驾照则是得克萨斯州的,这一场杀戮他经过了精心的策划,包括挑选了最适合向地面开枪扫射角度的房间。

对美国人来说,枪击案也许不算是新闻了,已经是像飓风和交通事故一样无可奈何必须习惯的存在。但是以这一次枪击案的规模之大,之惨烈,之揪心,以及现场之戏剧性,可以想见等天亮以后,整个美国将会感受到的震撼和惊愕。

可是,同样可以想见的是,再震撼,再惊愕,再讨论,这一切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美国人——民主党和共和党,媒体政客和民众,拥枪派和禁枪派,大家会继续吵成一团,然后到最后,一切如旧。

讽刺的是,特朗普费尽心机通过各种旅行禁令,以为这样就能把来自中东的恐怖分子挡在国境之外,可是制造枪击屠杀的凶手大多数却是土生土长的美国白人——恐怖主义没有宗教之分,恐怖主义没有国家之分,恐怖主义没有肤色之分。

推特上好几个话题标签都成了热门,除了拉斯维加斯和凶手以及事发酒店的名字以外,还有#Pulse#和#SandyHook#——

前者,是去年发生了枪击案的奥兰多那个酒吧的名字,死亡49人受伤58人,没想到才过一年,这个记录就被打破了;

后者,则在2012年12月发生了枪击案,20名六七岁的孩子被枪杀,当时也震惊了整个美国,奥巴马还在新闻发布会上流泪发誓,一定要推进控枪令,到现在被证明了他的决心在美国的现实面前就是一个笑话。

两起曾经重创美国人心灵的枪击案,在这一刻被旧事重提痛苦第反刍,噩梦从未过去,噩梦还将继续。

还有另一个话题,#PrayForTheWorld#也非常热门。在同一天,法国马赛发生了持刀行凶,加拿大埃德蒙顿也发生了恐怖袭击。这可怕的一天,让许多善良的人不知所措,有人发了这么一幅漫画。

满目疮痍的地球,对着自己年轻时神采奕奕的照片满是神伤,那个蔚蓝色的美好星球如今已经只是藏在箱底的回忆。

拉斯维加斯的市中心很小,所有的大赌场和酒店都沿着被称为Las Vegas Strip的主干道一路排开,所以只要去过,基本上对那些地名就都会很熟悉。这次事发的Mandalay Bay酒店,以前我就曾经好几次经过,当时还好奇这个名字的由来。

拉斯维加斯是在沙漠里用金钱堆砌出来的魔幻之地,人们在这里纸醉金迷醉生梦死,所以有一句话叫“What happens in Las Vegas stays in Las Vegas”,意思是在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一切都不要带走,离开以后就把在这里做过的一切都忘掉吧。

只是这一次,在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一切,也许很难被忘掉了吧。

2017年10月2日, 9:42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