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无神论的中国:限制不减 信徒增加

尽管中国官方提倡无神论,但是专家们认为,近些年来中国国内各类宗教团体的数量呈增长趋势。中共试图加强对信仰的控制。忠于国家被放置首位。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上提出,坚持中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天主教新闻通讯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宗教信仰在中国虽然是被允许的,但是什么可以信却是由政府来决定的。教徒最终需要听从的,也不是上帝或者教皇,而是国家机构–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对宗教组织和宗教职位的任命有所监督。

早在2015年习近平就曾警告说,境外势力可能通过宗教影响中国社会。中共向来担忧外来势力的渗透,而宗教就有可能成为渗透的关口。2016年4月,习近平出席了中国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并在会上发表讲话。他强调:”做好宗教工作,必须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2012年习近平上台掌权以来,无论对于人权人士、工会、律师、少数族群、互联网还是宗教组织而言,他们原本刚刚形成的公民社会的活动空间都变得更为窄小。

在刚刚结束的十九大上,习近平终于确立了自己一人统治的地位,党内的异己已经在他发动的一场前所未有的反腐运动中清除殆尽。党内官员们现在开始使用”领袖”这个词称呼习近平,而这样的头衔以前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建者毛泽东才曾享有过。不过习对中国人民的控制至少会和毛一样,密集而全面。很多人担忧控制和限制会变得更广泛。

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十九大期间曾明确表示,北京与梵蒂冈之间实现相互接近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梵蒂冈同台湾断交,教皇不干涉中国内部事务。

然而这却正好是双方在经历了60年的外交冰期之后重新接触谈判时遇到的敏感问题。究竟谁有权来决定未来中国天主教主教人选呢?梵蒂冈方面当然声称这一权利掌握在其手中。但北京方面则认为这是外来的干涉,因此一直按照自己的口味决定挑选主教。

不过中国问题专家们则警告说,不要陷入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在非政府组织爱德基金会工作的拉赫曼(Martin Lachmann)说:”中共政府其实很希望宗教参与公民社会的建设,并积极参与社会公益。”爱德基金会是由中国基督徒发起、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参与的民间团体。该团体不仅帮助救济中国和非洲的穷人,同时还是全世界最大的圣经印刷商。

全球每年有1800万册圣经在推崇无神论的中国印刷。这看似一个悖论,但实际上正体现出中国人典型的务实观念。中国国内基督徒数量据估测已经达到1亿人。拉赫曼说:”虽然宗教信仰在中国受到很大限制和管制,但是信教的人却正在变得越来越多。”他说:”这其实说明基督教目前在中国正在享有前所未有的良好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