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野兽 | 这支推特水军部队正在围剿一名中国异议分子

Daily Beast

This Twitter Bot Army Is Chasing Down a Chinese Dissident
这支推特水军部队正在围剿一名中国异议分子

在推特上搜索郭文贵的名字,你会看到雷同的,兼之翻译得很拙劣的威胁 – 这发生在推特公司最新发布的反骚扰承诺两周后。

Ben Collins, Joseph Cox
10.27.17 5:00 AM ET
本·柯林斯Ben Collins,约瑟夫·考克斯 Joseph Cox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this-twitter-bot-army-is-chasing-down-a-chinese-dissident-and-mar-a-lago-member

推特党筹委会翻译组:Jian, Crab螃蟹

(《每日野兽》(thedailybeast.com)美国新闻网站,由《纽约客》前总编蒂娜·布朗创办,被称为“野兽”级《新闻周刊》。现已与《新闻周刊》合并。)

本周,一大波怒气冲冲的推特用户发布了一系列非常有针对性的消息说:身处Trump 总统及美国与中国政府的外交事件之中的中国异议人士郭文贵明显是一个骗子,虚伪而且不值得信任。

然而“每日野兽”的分析却表明,这些用户里许多人的步伐是一致的,并且可能是自动操作的。铺天盖地而且非常明显的水军帐户表明,对推特用户进行骚扰和纠缠还是十分容易的,即使在本月初推特公司将其对网络骚扰的打击力度增加了一倍。

星期天的华尔街日报报道,Trump总统收到在中国有生意的赌场业主亲手提交的请求信后,提出要驱逐现居纽约的中国流亡大亨郭先生。

据说特朗普获悉郭先生是一名海湖庄园的会员后,决定停止要求将他驱逐出境。

报道还说郭先生曾多次指责中国政府高层腐败,中国情报官员于五月份在他纽约的公寓与他面谈。

此事随后引发了一系列危险的外交事件,联邦调查局曾考虑逮捕以虚假借口非法入美的中国官员。

与此同时,有人用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对上一个月里与郭先生有联系的一些机构进行了攻击,就是对攻击目标发出海量的数据包,从而使被攻击的主机宕机。

社会化新闻聚合平台BuzzFeed编辑Miriam Elder周一发推:“这是一个有很多层次的疯狂故事”,并附上了“华尔街日报”文章的链接。

然后立马就有一大波推特用户回应,攻击此故事及其主题。

“郭是骗子。郭先生曾表示录音不是自己所为,而是联邦调查局从被扣留的刘彦平手机中得到的,“几个推特帐号发了同样的推文,刘彦平是赴美与郭先生面谈的中国官员之一。

这些话在一秒钟里被一些不同的机器人帐号同时推送。

推特公司最初将这些帐号标为“临时限制”,这意味着点击用户的个人资料后会显示“此帐号行为异常”的警告。

《每日野兽》请推特公司对这些帐号留心之后,该社交媒体暂时关闭了其中的一些,但是其他许多可疑帐号在星期四依然存在。

与往常一样,Twitter不愿就这个问题做出正式回复,一位发言人说,“为隐私和安全原因,我们不对具体的帐号发表评论。”

对于在过去一年中有机器人帐户和国际势力运作的事,该公司对“每日野兽”也给出了同样的答复。

不光是针对“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在推特上的其他地方也有些帐号发表了类似的消息,其中包括:“不能信任郭,他将所有人的对话录音,甚至是美国官员。”

几个帐号推送了似乎是威胁的一句话 -翻译得很拙劣的推文看起来有这样的含义。 “只能让郭文贵有毒的渴望最终会死于死亡!”(译者注:原文是“Can only let Guo Wengui poisonous thirst will eventually died of death!”,”渴望”被不知谁家的软件译成”thirst will”,令人捧腹)

一些报道还在推特上说,郭的“表演很精彩,足以获得奥斯卡的皇帝”。第一次提到这个词似乎可以追溯到10月8日。

在周三和周四, 一系列在本月刚注册的账户一直重复发送相同内容的中文消息,称郭的故事是 “诽谤丑闻”。

这些推文都没有特别地提到郭自己的推特账户, 郭在自己的账户上发表了一些控诉。但他们仍然证实了推特的用户,或者水军,可以摸黑特定的目标账户,即使这些帐户明显是可疑的和被操纵的。

推特发布公开声明,承诺其社交网络会有更高的透明度, 并终结骚扰, 但事实证明困扰该服务的这长达十年的问题却给公众一个失败的交代。

两周前, 推特的首席执行官杰克. 多西发表推文说, “为了建立信任, 我们需要行动来呈现更大的透明度。

但在其作出对透明度的承诺后两小时, 当《每日野兽》要求澄清为什么一个不停地对一个披萨店进行变态式的虚假投诉的账户随后却给了”通过验证” 的服务状态, 而推特公司回应说”无可奉告”。

正如 BuzzFeed 的Charlie Warzel 指出的那样, 该服务所谓的更 “透明” 和更好的规则执行的承诺已经喊了超过九年了,然而还在原地踏步。

在此期间, 联合骚扰,水军网络对趋势话题的博弈,以及独裁政府的隐蔽影响运动, 都利用该服务作为首要的枢纽来干涉去年全球范围内的竞选。

现在还不清楚谁是这些反郭帐户的幕后人物, 或者这些想通过诡异、有组织的方式发声的人都与中国政府有联系。

根据2016年的一项研究, 中国亲政府网络水军以每年大约四亿八千八百万的数量涌入社交媒体,来“定期分散公众注意力, 改变话题”。

敬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Windows版Mac版安卓手机版iPhone/iPad版

2017年10月27日, 9:12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