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场新闻|写在「国」庆月,为「爱」国「爱」港正名

资料图片:民阵十一反权威大游行

【文:May Tam 自由记者】

中国当下政权使用的语言,需要正名的不可胜数,今次只正名「爱」字。

第一个「国」字也把它引起来了,因为国之后有个庆字,日前乃十月一日「国」庆日。要庆这个「国」,实在不能,因为永不忘记:份属中国人的已故家母在一九八九年北京学运期间,说过很想见到我国——中国——民运成功,她说:「我们中国人亡国亡了四十年(是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执政四十周年),亡给(中国)共产党」。

亡国小民无国可庆

作为中国人,我今天是亡国的。回望这个被窃取了的「国」(标题「国」庆的「国」)过去红颷岁月中数以千万计同胞枉死,再看今天数以亿计人民活在耳目遭屏蔽、思想受禁锢、言论被堵塞、国富给掠夺、良心已麻痹的当下,就确定了我虽然是属于中国这个国家,却像圣经旧约的以色列人一样,今天是亡国无家的。这个道理等同我国古哲孟子所说的:「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今天看来再没有「君」这回事了,但中国今天正是亡了给一个变了身的后现代君主皇朝。

中国和香港的主流权力层,有很多人吩咐港人要「爱国爱港」,却没说清楚所爱的国何所指,「爱」又怎么个爱法。特别是「爱」太重要,香港幼稚园低班已经教导小孩「我爱我的家」、「可爱的动物」,模糊乱爱就会大件事。这些小孩亦将会在成长过程中,从四方八面接收到要「爱国爱港」的吩咐,那他们就有必要去分清爱甚麽,应该怎样爱。

爱国爱甚麽?

权贵与拥共那边的「爱」字头阵形怎样爱国,历来说得清楚,就是「这个爱国不能是一个空泛的概念……最起码一条,你得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机关,不能脱离一个具体的政府或政权去谈爱国」。

这是前中联办宣传文体部长郝铁川於2013年他出版的着作《香港基本法争议问题评述》中重提这个爱国定义,是复述前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基本法草委秘书鲁平所作的爱国阐释。

会这样理解:如果爱国,而这个国是中国,「最起码」的大前题,是承认中共政府、承认它的机关如国务院、公安部、民政部、财政部……如果,只是关心中国大地人民的福祉、中国大地山河的原好不受摧毁、中国社会制度能合理让人民活出尊严……等等关爱社会的心,却反对中共政权、不承认中共政权,这就是不爱国。再进一步,如果提出献政改革,表达一党专政乃国祸之源,要求中共开放政权,让人民平等选举政府,按人民意愿政党轮替执政等等,更会被打成「颠覆国家政权」、「叛国」,像刘晓波,遭监禁至死。

上面可见,官方的「爱国」定义实际上是爱政权,爱党,因为「不能脱离一个具体的政府或政权去谈爱国」,而很清楚,这「爱国」定义没有提及关爱人民福祉。

「爱国」既是爱政权、爱中国共产党,那么「不爱国」,即是不爱政权不爱中共。那么不爱国的人会有甚麽行为呢?趁着刚过不久的十一「国」庆馀温,看一看「不爱国」的人做了甚麽和其背后的意涵。

不爱国不爱甚麽?

十一当天,人民力量「快必」谭得志带着一幅黑底印上黄色五星的大布到中联办门外抗议,就被警察和亲共网媒指他涉侮辱国旗,后者促拉人。那幅黑布左上角是四夥小星围着一夥大星,像极了中共的红底五星旗。这样疑似侮辱国旗当然是「不爱国」,那么他们不爱甚麽呢?可以从快必解读这幅黑底黄星布找到一些主旨:

*你见到黑色的东西,就联想起中国国旗,因为是黑社会,邪教……(联想起)系中国共产党……
*黑布左上角的五粒星代表「偷、呃、拐、骗、抢」

解读亦包括快必和示威市民在现场喊的口号:

*打倒(中国)共产党

*打倒一切威权

*释放一切政治犯

*打倒习近平

*天灭中共

*(The 1 October)so called the national day, but this is not a day of celebration, this is a day of tragedy

—共产党唔好再迫害人民

快必解释他们行动的主旨源于:「今天十月一日,一九四九年中共夺得政权以来,中国超过8000万人,死于中国共产党管治底下,包括西藏人、新疆人、汉人。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殖民香港以来,主权移交20年,将我们的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团结,完全杀害,所以我们最后要将这张黑色的东西,放到中联办门口,告诉各位市民,告诉全世界记者,我们打倒共产党……。」

「爱国」=爱恶

综合观之,这群不爱「国」、不爱中共政权的人不爱的是包括这个政权象徵的:黑社会、邪教、偷、呃、拐、骗、抢、在这政权之下的草菅人命(中国超过8000万人死于中国共产党管治底下);香港主权移交中共20年,其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和团结全遭杀害。

上述列出中共政权的描述,身心健康正常的人都会理解为恶政、祸国的表现。如果「爱」字头阵形的「爱国」是「不能脱离一个具体的政府或政权去谈爱国」,则他们所爱的是中共政权,对其过去和当下的种种恶政(土改、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事件、大贪腐、一党极权、封杀民主、文字狱、歼灭维权、高官争相挟巨款移民他国、不予香港一国两制内承诺了的真普选、要香港法官「爱国」……)又甚少见有非议,更甚之是袒护,这样,他们「爱国」其实是「爱恶」(恶政的恶);而「国」既是「党」、不是人民福祉,那么他们的「爱国」其实是「祸国」、「害国」、「伪爱国」、「假爱国」。

已故前中国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九七年之前,一句「香港黑社会也有爱国的」传为历史趣话,一再印证中共的「爱国」实是「爱恶」。

「爱」的本质和恶能否相容?做为一个心存仁爱的人,能否同时包庇恶?中外历久常青、传承不衰的伦理思想,都有类近的结论,就是爱与恶两不相容。

中国传统思想以儒家为首,其核心要义的「仁」就是爱(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那么这个仁(即爱)的重要内涵是甚麽?包括:「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苟志於仁矣,无恶也」。如是,儒家的「爱」义重视推己及人,自己不欲之事不施予别人,无恶。

西方文化谈爱的要义,首推圣经《哥林多前书》的阐释,包括了忍耐、恩慈、包容、相信、盼望;戒嫉妒、自夸、张狂、害羞事、求私利、轻易发怒、计算人的恶;同时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可见爱是诸般美德,与恶(不义)不相容。

屈枉「爱」字包装祸国、害国

这样,今天中共、香港政要权贵及「爱」字头阵形不绝叫人「爱国」,又即是「爱政权」,爱共产党,不理会爱善还是爱恶,只要是政权就「爱」,实际是屈枉了这个「爱」字,是以「爱」字包装祸国、害国、伪爱国、假爱国之举。

为更深理解权贵的「爱国」情操,再转过来看看「爱国」的人有甚麽行为。亲共反港独大将、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近日倡对港独者「杀无赦」言论闹得沸沸扬扬,反映的是一个「爱国」原则——不爱政权、反政权和跟政权路线不同的人,可以而且应该杀。撇开政权,港独如何有害于人民福祉,从未听闻独派阐释。

凡反政权者杀无赦的思维和做法,是中共掌权以来的基调,有时杀更不必问情由。作家倪匡在2009年中共执政六十周年,在香港电台节目中接受访问,谈到他早年在中国大陆追随中国共产党时,就亲历中共政权判人死刑不问原由的情况。他提到于1950年代参与大陆的土地改革运动,有些地主被判死刑,倪匡书写记录,在填上死刑原因一栏,上级着他填「地主」,他觉得不妥,因为单单「地主」身份不应构成死刑,於是追问,那个地主是否强奸妇女、杀人、土匪之类,上级却着他「唔使理」,依吩咐写上「地主」就好,并且反问倪:「你觉得地主就不要死的吗?你是甚麽立场呀?」情势紧张起来,几乎调转头要斗争倪匡,由此不得已迫着依从。倪更说:「『地主』(为死刑原因)已经不出奇,还有一个原因是『其他』。」

「爱国」是不问情由杀无赦

一个政权毋须原因,可以轻率夺人性命,随意剥夺人民福祉而不受制,就是中共、香港政府、权贵和「爱」字头阵形所说的「爱国」所爱的事物,因为「爱国」是要爱这个政权,拥护他做的事情。

同样,何君尧和一众反独派,从来也是不问情由,从来没有阐释港独如何侵害了中国大陆人民和香港人民的福祉,只单单口号式说是违法违宪。

虽是不问情由反港独,但好多小市民都心里有数:一旦港独,中国人民失去的福祉,好可能就是大陆高干权贵无法再凭藉单程证随意携巨款投资移民香港以洗黑钱、无法保住在香港的豪宅资产、大陆尖子也少了机会透过入读香港的大学跳板升学和移民到美国……

何君尧面书的粉丝网民撑何「杀无赦」言论,反问「爱自己国家,有什麽错?」错就错在上述清楚论述的:你爱的不是一个国家,是一个政权执政党;你爱这执

「爱」不是爱、「国」不是国

政党是不理他残害人民而盲爱;即是你爱残害人民、爱恶。

那就不是爱,因此你口中说的「爱国」,「爱」不是爱、「国」不是国。

回到「爱港」,道理一样。当香港市民向中共抗争要求落实基本法承诺/维护的民主普选、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法治等香港原有生活方式之时,香港的在位权贵站到政权一边去维护政权,而且陆续不休地赶香港人走:范徐丽泰着港人若不信一国两制可以离开香港、梁振英鼓励年青人离港赴中国求生计、林奋强叫香港青年去中国、印度、墨西哥、越南等地发展;赵国雄说要解决香港的人口问题,有需要疏散香港人回内地。

「爱港」权贵赶香港人走,「爱国」京官挟钱走

但这些人及他们的家眷就大多数持外国护照、拥外国居留权、没有疏散回中国。他们却自称或被认定为「爱国爱港」人士。有多「爱港」?大家都明了。一脉相承的是,中国大陆高官领导「爱国」不离口,袋稳了国家巨财之后,他们自己和家眷也早获外国国籍。

「爱国爱港」,几多罪恶假汝之名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