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社区|纸上建筑:谁有资格跟何思云老师谈“资格”?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凯迪网络

一件事情在以貌似正义的结局收尾之后,仍然会有正义的人为此受磨难,何思云老师就是最典型的一例。

今年9月,“广西多名女童托管机构内遭猥亵”的案件震惊国人,谭姓禽兽教师被绳之以法,当地教育局局长被诫勉谈话,涉事校长被免去职务,刑责的刑责,问责的问责……在看上去正义得偿的圆满结局之后不久,本案最大功臣、举报者何思云老师,竟被当地教育局辞退。

何思云老师的磨难并非由此而始。

在她今年5月发现十多位女生遭猥亵的端倪之时,首先建议校领导报警,然而校领导说要“等等”,可是女童每天都在遭遇脏手侵袭,等不起的何思云随后通过短信、电话向县教育局长汇报,也如石沉大海,导致当晚这些女生又回到了魔窟住宿……在良心驱使下,何思云老师不得不拨打110报警,才将犯罪者送入了监狱。

在连跨几级的官员不作为背景下,坚守正义与良心的孤胆英雄,并没有迎来鲜花与锣鼓,而是打击报复——报警之后不久,平南县教育局就以她持有伪造的教师证为由,通知她下学期不用再到学校了。

这是时代的黑色幽默,谁有资格跟她谈“教师资格”?是那些手握高级职称的校长、局长吗?在学生遭遇摧残的关键时刻,他们配得上手里的“资格证”吗?

而所谓的“假证”借口,也令人疑窦丛生。何思云老师是正规大学毕业的“特岗教师”,这是中央面向中西部农村义务教育的特殊政策,公开招聘优秀高校毕业生到困难地区执教,所需工资由中央财政支付……对这些高素质的正规大学生来说,考取教师资格证绝非难事,完全没有故意造假的必要。

根据何思云老师自述,她的证件是大学时候通过校外培训机构考取的,并非主观造假,当时也没有辨别真伪的能力……当然,客观的说,真就是真,假就是假,问题是何老师上岗已经三年,早没发现、晚没发现,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发现瑕疵,不是打击报复是什么?

对渎职的官员如此宽容,对守护学生的功臣却毫不留情,不作为的局长在几句“诫勉”之后还能继续做官,而学生们的天使却被无情驱赶……何思云老师几经挣扎之后,无奈地接受了现实,开始着手重新找工作。

然而,磨难并没有就此终结。

何思云老师昨日通过微博爆料,自己的名字登上了平南县政府的黑名单——“居然把我列为有吸毒历史的人员,想不允许我坐动车出门,以防我去上访”……而她,仅仅是想出门找工作而已。

她挽救了十几名女童,却令自己身陷绝境,谋生无门?

如果说资格证还算挨边的借口,“吸毒历史、黑名单”依据何在?这难道还不算打击报复?

面对罪犯,他们不作为,面对英雄,他们大显身手,天罗地网置人于死地?

遗憾的是,这件事的热度已去,何思云老师绝望的呼求,已经很难再获得大规模关注,而她所在的偏远地方,却有足够的能力一手遮天……为什么英雄备受摧残?为什么坚守良心会这么难?

这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今后谁还会投考特岗教师?谁还会去这可怕的地方支教?山区里还会不会再飞来凤凰?

有些地方的致命顽疾不是贫穷,而是腐败。案件的调查表明,这魔窟般的托管班,并非无关社会机构,罪犯谭某正是当地教育系统内的教师,这魔窟与当地教育系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什么会被百般袒护,真相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既然事情已经结案,为什么还害怕何老师去上访?还有什么内情值得当地围追堵截?——现在看来,上一次的“公正”,恐怕只是摆摆样子。

即便人气已散,即便希望渺茫,我们仍然期望再一次降临公正,让罪犯的后台真正塌台,让英雄和天使不再流泪,让山区的儿童不再与禽兽为伴。

作者:纸上建筑

2017年10月16日

2017年10月18日 下午 7:17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