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V】文昭 | 北京冬夜驱“低端” 解决方案为何不反过来?

《诗经·甘棠》云:“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为什么诗人对这棵小小的甘棠树那么有感情呢?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召伯是把行政办公成本下降到基本为零,是不是很寒碜很不高大上呢,其实恰恰相反,在人民心中这棵小小的甘棠树比人民大会堂还要高大一千倍,放在历史之中,人民大会堂的柱子就算加粗一倍,和三千年前的这棵甘棠树相比也只是一颗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