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

2003年3月,湖北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被警 察当成“三无人员”,在收容遣送过程中死亡;

4月,《南方都市报》发表了《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

5月,8名学者先后上书全国人大,要求就此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违宪审查;

6月,国务院公布《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公布,收容遣送制度被废除。

当时不少人把“孙志刚事件”民间和政府良性互动的典型,甚至不少体制内的人也这么认为。

但这样的事情可能再也不会发生了。

《南方都市报》早已不是当初的《南方都市报》;

当年报道“孙志刚事件”的记者之一陈峰2015年从网易总编位置上辞职后,现在创业在做一款叫盖饭(Getfun)的APP ;

上书人大的8位学者俞江、腾彪、许志永、 贺卫方、盛洪、沈岿、萧瀚、何海波,大多数都成了“臭公知”、“五美分”。

附:坏时代 | 飞飞:没有人再为你说话

为众人抱薪者,都已死绝。

这几年,最莫名的一件事就是草根、屌丝跟着五毛一起去污名化公知、记者、律师。

曾几何时,你们被裹携着去污名化公知,对他们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现在幼儿园虐童事件一出来,没有公知发声,也没有记者发声了。

怎么办?自己看着办吧。

不要说火灾后清理「」这事情儿了,这个毕竟你们觉得还轮不到自己头上。你们也不会感受到那些半夜带着行李奔走在车站无家可归被清理的外来人口的悲哀。

不过别着急,中产们,会有事情到你们头上的时候,不是这次,就是下次。

当有人站出来的时候,作为普通的民众,你们不应该在旁边袖手旁观,更不应该冷嘲热讽。毕竟,「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这是作为围观群众的一点责任。只有这样,作为蝼蚁的我们,下次遇到危难的时候才会有人继续站出来。

我们不是蝼蚁,谁是?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空间︱低端人口

2017年11月24日, 12:16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