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 | 有的事件本来并不是政治事件

文/

我的主要工作是解读金庸的小说。

在金庸小说里,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有一些事件,它本来可以并不是政治事件的,可是因为没有处理好,应对的路子不对,给稀里糊涂弄成了政治事件了。

你比如说,《》里有一段情节,令狐冲在思过崖上面壁,无意间学了一招新的剑法。后来师徒比武,他稀里糊涂地用这一招打败了师娘。

对这个突然发生的事情,师父岳不群该怎么处理?

它可以完全只是一个技术上、业务上的事情,岳不群可以当成一个业务上的事处理就完了。

令狐冲“自创新招”,是不是违规?应该鼓励还是应该批评教育?按规定来办就是;又或者,组织大家研讨一下这个新招行不行、好不好,有没有漏洞,该不该推广,应该用这个思路去应对。

可是岳不群的应对思路是,把它作为一个政治事件:

岳不群抢到令狐冲面前,伸出右掌,啪啪连声,接连打了他两个耳光,怒声喝道:“小畜牲,干甚么来着?”

先定性——“小畜牲”。接着开始质问:

岳不群恼怒已极,喝道:“这半年之中,你在思过崖上思甚么过?练甚么功?”

你看,这一句问得很严重——思的甚么过?练的甚么功?问题指向就是你思的是邪门的事、练的是邪门的功,把这个事情一下就拔高了,变成路线正确与否的问题了。

令狐冲吓坏了,头晕脑胀,跪倒在地,连说弟子该死。

这个事情,就是典型的把一个技术上的事情处理成了政治上的事情。岳不群的做法是不妥当的。他和令狐冲无谓地对立了。

大家不要小看这一段小插曲,令狐冲和岳不群后来离心离德,就是从这一次小事情上开始的。

于是问题就来了:岳不群很明明有能力,很有头脑,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失误呢?

大概是因为他长年累月做事情的习惯、套路使然。他看问题的角度,总是一个政治的角度;他做事情的思路,也总是一个政治的思路,而且他还以此为能。

比如一件更小的事——桃谷六仙跑到华山上来,大声喧哗,随地吐痰。

在岳不群看来,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是关乎华山生死存亡的大事,于是先调动资源,强力弹压,发现不敌,然后带着满山老小逃跑避祸,鸡飞狗跳。

完全没这个必要嘛。桃谷六仙其实是一坛酒、一顿火锅就能搞定的事,何必以政治的套路弹压?他们大声喧哗,说华山上几处风景不好、几种颜色不好之类,矛头并不对着华山派。岳不群何必稀里糊涂地一开始就站到桃谷六仙的对立面,以华山派之力弹之,拔高了整个事情的性质,承受不必要的火力?

很多事情,你用什么思路去应对,它就会真的变成什么事件。

众所周知,最聪明的应对,是把事情降格,能以盒饭解决的不用火锅,能以火锅解决的不用法餐,哪怕真是和政治沾边的事件,也能降格在民事、俗事的层面应对掉。

相反地,常年太沉迷政治的套路的,就会看什么都是政治,桃谷六仙在华山道上喧哗也是政治,也调动资源来应对。而且还有一点很不好的是,鼓励这种思路,认为这种思路是站位高、有敏感性,大局意识强。

于是就兜了很多无谓的底,树了很多无谓的敌,最后往往闹得像扫地僧的说的那样:

“让一切的罪孽都归我吧。”

2017年11月28日, 10:27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