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 | 不是开玩笑——中国抗污染之战搅动养猪业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本文译自《路透社》11月4日的报道。张发清(音)去年12月收到一封政府来信,命令他在短短两周内关闭位于北京郊区的养猪场,当时他认为这是个笑话。

几天后,当地官员到周村看他的养猪场,再次强调这个信息后,47岁的张发清(音)才意识到这不是笑话。

差不多一年之后,他还在等待政府承诺的数百万元的赔偿。他那曾经容纳1.5万头生猪的十几个猪圈空空如也,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不得不卖掉(我的那些猪),不论买家给多低的价,因此,基本上我是以白菜价卖猪肉。我损失了这么多钱”,他说。他称自己损失了7000多万元人民币(合1057万美元)。

随着北京实行为期三年的清理全球最大牲畜养殖业运动,他是全国数十万被强行关闭的小型生猪和家禽养殖户之一。

中国农业部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12月31日是遵守严格新标准的最后期限。之前几个月,政府检查和关闭的速度有所加快。

由于担心2月份庆祝农历新年这个对肉类需求最旺的季节出现暂时压力,这已促使6月份以来生猪价格上涨了16%,

从长远来看,该政策将重塑全国分散的养畜业(11亿头生猪出自小的养猪场)及提高产业化伺养场的份额。中国政府旨在发展更现代化、更高效的农业。

不到50头的家庭饲养场占中国养猪场总数的90%,但只占全国生猪供应量的三分之一。

在这个推动下,像广东温氏食品集团和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这些正在建造拥有数百万生猪的大型养猪场的大公司,占据猪肉市场的更大份额,价值70亿元人民币(10.6亿美元)。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研究人员朱增勇说:“中国养猪业将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半垄断性结构,由大公司主宰市场,相互竞争。”

别无选择

因为张发清(音)的养猪场离水库太近了,所以他别无选择,只好关闭,卖猪。

新的污染标准将禁止在靠近水源或人口稠密地区进行牲畜和家禽养殖。其他地区的养殖场必须达到较高的粪肥处理标准。

中美商品数据分析师姚桂林(音)认为,环境检查将对肉类供应和价格产生重大的长期影响。

她估计,从小型养猪场送去屠宰的猪只数量今年将至少下降2000万头,降至3.8亿头,而大型饲养场只能多产出1500万头。

多年来许多农村投诉过不受监管的养殖场的恶臭和污水,现在他们正在庆祝当地无猪场,宣称开始用果园和生态旅游作为新的收入来源。

但路透社访问了位于北京、江苏、山东和河南的8个农村地区,农民数量在50到15000人之间,他们说他们对未来感到担忧。

北京西部的一位人士说,她关闭了有5000头猪的养猪场,政府承诺会赔给她2000万元人民币(303万美元)。她将来或许会用那笔钱建一座宾馆,但大多数人说,政府给他们的现金不足以弥补紧急卖猪和贱卖设备造成的损失。

4个人还在等待赔款,由于几乎没有其他方面的工作经验,他们在艰难地寻找其他收入渠道。

“当地政府答应给我50万元的赔偿。不过,我认为至少应该赔我100万元人民币”,一位山东农民说。他称自己姓孙,上个月卖掉了他的100头猪。

另一位姓宋的山东农民说,当地政府告诉他,他有600多头猪的养猪场几年后可能会关闭,因为预计政府会扩大无猪生产区。

在北京郊区,一堆堆疫苗和动物饲料被废弃在那里,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张发清(音)说,他正在考虑在附近建一个有机养猪场。但没有政府给的赔偿金款,他什么也做不了。

“我投入的所有心血都白费了”,张说。

原文No joke:China’s war on pollution roils world’s top pig farming sector

2017年11月6日, 2:01 上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