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 | 在中国的“民主村”里 没人想再说话了

2017年10月31日通往广东乌坎村一条主要道路上的标语牌(路透社拍摄)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本文译自《路透社》2017年11月10日的报道。每个主要街角都有监控摄像头监视着村民。村民们说,告密者无处不在。十多位村民正在监狱里或拘留所里受煎熬。

中国南方的乌坎村曾是中国草根民主的象征。一年前,当局镇压了村民们因夺地而发起的抗议,监禁了一名乌坎领导人。现在,乌坎被锁在令人窒息的安全局势之中。

路透社的一个小组罕见地到了乌坎,采访了6位村民和熟悉情况的人,他们披露了乌坎村及周围地区仍处于严厉的警方管治,政府试图不惜一切代价把守。

乌坎村民曾经热烈欢迎媒体,但现在很多人因害怕报复,不敢说话。

‌‌“这里什么都不剩了‌‌”,在乌坎村,一名年轻男子紧张地说,不愿多谈。‌‌“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在快速离开时补充道。

消息人士说,已经成立了一个省级的‌‌“乌坎群众工作小组‌‌”,有大约100名全职人员,负责在村内组织举报人、安全巡逻、监视系统和泛光灯等网络的‌‌“维稳‌‌”工作。

1980年代,中国政府开始允许全国范围内的农村选举,但民主人士说,村委会的选票极少不受官方影响。

但2011年,乌坎村经过一系列的反对地方官员抗议,政府机关被洗劫之后,当局最终让步,允许该村举行公开选举,成为中国民主希望的一个灯塔。

但是现在,,一度在中国闻名的‌‌“民主村‌‌”,已经在中国(政府)对公民社会和个人权利越来越紧的控制中压垮了,前乌坎抗议领袖、曾在2011年帮助领导抗议地方当局的庄烈宏说。

‌‌“乌坎发生的事就是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庄烈宏说。‌‌“这反应了中国的黑暗,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个人权利。‌‌”

广东省政府没有立即回复路透社传真过去的置评提问。

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政府加大力度,深化共产党渗入中国各方面的生活。批评人士说,中国当局不容许异见人士,一直在镇压公民社会,视公民社会是对中央权威的一个挑战。

一些分析人士说,随着中国近期领导层转型,进一步巩固习近平的权力,未来五年可能会出现继续严厉维稳的政策,这将对象乌坎村这些地方产生影响。

在全球聚光灯下的乌坎村

在2011年的抗议活动中,庄烈宏帮助位于海边有1.5万村民的乌坎村抵御防爆警察。他从纽约通过电话对路透社表示,他于2014年离开乌坎后,现在流亡在外。

乌坎坐落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地区,两旁有山丘和一个深水港,拥有茂盛的农田和充满鱼虾的池塘,偶尔还会有翠鸟飞过。

它的麻烦始于1990年代,当时的村干部开始在一系列不透明的交易中把村里的大片农田卖给地产开发商。

2011年,当许多村民开始要求归还土地时,这些问题就出现了。

反抗地方当局和防暴警察长达数月之久的起义使得全球媒体关注乌坎,导致广东省当局最终让步,这是在共产中国一次罕见的民众胜利。

处于土地交易中心的村委会被撤销,允许自由选举,经过投票,所有七名抗议领导人都被选入公职。

他们说,新的村委会很快就受到旧村委领导人盟友的压力,寻求报复。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绝大多数抗议组织者都离开了公职,其中包括他们的领导人林祖恋,去年夏天他被以腐败罪名判刑。

去年,村民们要求释放林祖恋,爆发了抗议活动。许多村民说,这些指控是炮制的,以及强迫林祖恋在全国电视上认罪。

抗议活动持续了好几个月,村民遭数百名防暴警察镇压。受害者和目击者告诉路透社说防暴警察发射了橡皮子弹和催泪弹,并用警棍殴打村民。

去年12月,管辖乌坎村的海丰县法院判处9位村民2至9年徒刑,罪名包括非法集会、扰乱交通、散布虚假信息。

管辖海丰县和乌坎村的陆丰市政府没有立即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要求。

海丰县法院说,村民张炳钗因涉嫌传播虚假信息而被判入狱两年。两位认识他的熟人说,他曾经用手机向外面的人谈过乌坎的情况,以及张贴了一些镇压的图片。

庄烈宏说,他67岁的父亲庄松坤被指控在抗议活动中聚众阻碍交通,被判入狱3年。

在持枪武警站岗的检查站之外,通往乌坎的主要道路现在排列着巨大的标语牌和五颜六色的旗帜,显出一个稳定和平的新氛围。镇里到处是宣传广告牌和海报。

‌‌“扎实推进爱民固边战略‌‌”,一个宣传广告牌写道,画面是一群鸽子飞在身着军装、握着枪的士兵上空,这些士兵朝向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毛泽东画像。‌‌“警民共建和谐文明乌坎‌‌”,该广告牌还写道。

然而,在表面之下,那些对路透社讲话的人当中萦绕着一种怨恨情绪。

‌‌“乌坎已经进入了死胡同‌‌”,一位村民说。‌‌“人们什么都不会做。‌‌”

而流亡到纽约的前乌坎抗议领导人庄烈宏说,他会继续发声。

他说,他的母亲受到骚扰,他的房子被安了摄像头进行监控。到他家的人受到盘问,有几个人被拘,他说。路透社无法独立证实他的话。

他说,此后,所有其他的前乌坎抗议领导人辞去了职位,被监禁或被骚扰。

‌‌“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声音了。现在是沉默的。‌‌”

阅读原文:In China’s ‘democracy village’,no one wants to talk any more

2017年11月13日 上午 12:48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