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1月8日以来,因亲子园被曝出幼儿遭到虐待,携程公司及背后的第三方管理机构陷入舆论旋涡。该亲子园3名工作人员被刑拘。

当事家长赵先生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来,家长们聚集在一起翻看亲子园所有的监控视频,目前发现有多名孩子曾遭到侵犯,其中,最早的虐童事件发生在8月9日,密集发生是在8月30日之后,现在又发现了两个老师参与其中。(北京青年报)

——————————

 

携程幼儿园这事反响如此之大,主要还是狠狠戳中了城市新中产这个群体——在大型民企或外企工作,月入几万,有车有房(一般有贷款),三十岁上下,娃上幼儿园或小学。除了新中产自己之外,还有朝着这个目标奋斗的更多年轻人。

结果现实狠狠给了你一棒:你梦想的美好生活不堪一击,你最珍视的孩子被人像垃圾一样虐待。而你没有任何办法抵抗,甚至连勇气都没有。更高一阶层的人能靠金钱或权力让自己远离这种厄运,更低阶层的人则敢于不要尊严地反抗争取补偿。但你不敢,你要养家糊口,耗不起,甚至不敢暂时放下工作专心维权。当权者和公司其实都看穿了你的虚弱,对方稍一强势,你就毫无胜算。

被拐卖的农村妇女、被性侵的留守儿童、贫病去世的老人,看到这些事件时可能会真心悲痛一下,但并没那么容易感同身受,事后反而有种「幸好我不至于这样」的庆幸。

但是,兔死时狐未必真悲的话,其他狐死时呢?

大家有没有发现,很多悲剧性事情发生后,回头看,非常显而易见都是自上而下的系统性寻租和层层转包导致的。

每一层想的都是如何利用自身所处的位置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最终出事的往往是链条的最后一环,他们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称呼:实习生,,钟点工,保洁员…

利益链末尾和利益链条最顶端的人有一样的价值观——只管赚钱,别的我管你洪水滔天?所不同的是,出了事,一切都将止于对最后一环的追究。站在山顶的,站在半山腰的还能一转身开始密切关注,强烈谴责,代表地球仪主持正义,然后挥挥手不带走一点灰尘继续他们的事业。

当尘埃落定,人们渐渐忘却惶恐平复心情之后,另一个循环已经孕育完成,含苞待放。

携程这事儿,现在就3个实施虐童的从51job招来的合同工被带去警察局了?这事儿如果最终追责止于落到这3人头上,那这个国家的所谓梦也真是没啥盼头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时候去哪儿了? ​​​​

管理制度一开始就不会好。因为外包的目的不同,他们外包是为了降低成本,转移成本。我们外包是为了权力寻租。怎么可能会管好,管好了不就赚不到上头的钱了么。

说到外包、有一年上海有个楼大火、死了很多。后来知道、无证电焊工违规电焊。这楼地段很不错、承建方品牌也很洪亮。然而竟然连持证上岗这一最最基本的规则都无法做到。为什么?外包、外包了许多层。顶上吃肉下面喝汤到最后只有泔脚、于是最外面的品牌已经毫无意义。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既得利益阶层垄断市场之后,利益驱使,必须低工资低成本低价运营,导致老师综合素质差,孩子多老师少,老师压力大,最后酿成悲剧,没有无缘无故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