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椒部落 | 北京大清理:寒风中被驱逐者写下两首诗

摘要:拆除出租屋、断水断电、停止地暖供应、关闭工厂……这座城市正在用一切办法将“”驱逐出去。如今几乎一切质疑的声音都被迫消失,还有谁能维护他们的权利?在这个寒冬,两位工友用诗歌表达了他们内心的无奈和愤怒。

本文图片如无标注均来自网络

编者按:据新京报报道,11月18日18时许,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聚福缘公寓发生火灾,事故共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遇难者里有8名儿童。这场大火加速了北京对外来务工人口的清理。

拆除出租屋、断水断电、停止地暖供应、关闭工厂……这座城市正在用一切办法将“低端人口”驱逐出去。外来工为北京贡献了劳动力,却没能享受安全有尊严的生活,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还在事故发生后被视作城市隐患。

面对火灾所反映的出租屋消防隐患,官方采取的做法不是规范市场管理,建设更安全的廉租公寓,而是简单粗暴地关停“事故源头”——出租屋,至于居住其中的打工者之后的去向问题,他们漠不关心。

如今几乎一切质疑的声音都被迫消失,还有谁能维护工人的权利?

在这样一个寒冬,两位工友有感而发,用诗歌表达了他们内心的无奈和愤怒。

寒潮预警

自那场火灾以后

局部开始降温

寒潮袭来

穿着冬衣也会瑟瑟发抖

因为人心已经跌落到冰点

那年

走出火车站

看见“XX欢迎您”的横幅

心底涌动一股温暖

初次离家的惆怅慢慢消融

城中村里安放躁动的青春

于是

“鸟巢”有我衔来的“枝条”

“大裤衩”的玻璃幕墙留下我身影

穿上灰色保安服我为你

守护着平安的大门

骑着电动车我给你

送达期待的“双十一”

路边摊,你吃过我做的鸡蛋灌饼

清洁车,我运走你丢弃的垃圾

抱着别人家的宝宝

思念我那没娘照顾的孩子

我饥肠辘辘

把外卖送到你手里

我是清晨遍及大街小巷的环卫工

我是午夜送您回家的代驾司机

于是

人们给我们起了个名字“北漂”

它时刻提醒我们这里和我没有关系

从房东鄙视我的眼神里

从“你丫的”傲慢的话语里

从贴在风挡玻璃上的“进京证”里

从盖在“居住证”的红色印章里

于是

当无辜的生命被大火无情的吞噬以后

我看见了和火灾一样无情的人性

一场清理“低端人口”的寒潮来袭

打透了无家可归人身上的寒衣

一个模特摔倒了引来一片大呼小叫

一群人被赶到大街上流浪却无人问津

这个冬天真的好冷……

温馨家园

“温馨家园”呀,”温馨家园”,你在哪里?

立冬前的夜晚,寒气一个劲地往心里钻;

琴声像阳光穿越寒冬,洒进了心田;

而我却早已被生存的窘境吓破了胆。

奔波劳碌的工友啊,你要去到哪里?

顽皮可爱的孩子啊,你今又在何方?

寒夜里啊,寒夜里,我是否还有勇气去歌唱?

寒夜里啊,寒夜里,我是否还记得为何歌唱?

转瞬即来的春天,野百合是否将如期地绽放?

这首诗写于2017年11月4日,北京皮村,有感于工厂停工四个月,工友被迫离京。

在北京,每个城边村都随处可见写着“温馨家园”的出租房招牌,进城打工的工友们通常会选择在这里租住。简陋的出租房成为他们的落脚地、庇护所。

在皮村,去年冬天,一间18平的房间租金500元左右,如今已涨到1000多块;去年在公共浴池洗一次澡要7元,如今涨到15元。连肉夹馍都涨了2块。无工可打的同时,生活成本反而增加,在这种困境下,很多工友已经面临被迫离开北京,离开这里的“温馨家园”。

随着工友的离开,孩子们也将要随父母流动起来,却不知流向何方。

2017年11月24日, 10:55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