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土 | 问答一则:如何杜绝幼儿园虐童事件?

如何杜绝幼儿园虐童事件?

近期幼儿园负面新闻频发,大家都很关心,有什么改善的办法吗?给幼师加工资?增加视频监控?加重刑罚力度?感觉都很难解决根本问题。能否建立一套行之有效且能大范围推广的方案?

先从一个乍看起来与幼儿园虐童问题完全无关的研究说起。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在其研究中发现,尽管印度历史上饥荒不断,但自从其从英国独立、建立民主政体后,再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饥荒——这并不是说印度建国后消灭了贫困、食物短缺、甚至个别的饿死人的现象,而是说,尽管印度一直面临贫困和食物短缺的困难,但这些困难在建国后,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动辄发展成饿死成千上万人的大规模饥荒。进一步的比较研究还发现,大规模饥荒的消失,是民主国家的普遍现象;相反,在贫困程度与前者相仿(甚至稍微不那么贫困)的非民主国家中,却仍旧时不时地发生大规模饥荒(比如大跃进后期的中国)。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森的结论是:大规模饥荒的发生,除了贫困和食物短缺之外,还有一个关键条件,就是政府或社会对粮食储备的调度与分配不力,未能及时将相对丰裕地区的粮食调配到相对短缺的地区赈灾,从而造成灾情蔓延不可收拾。在民主国家中,一来媒体的自由报道,能够及时将受灾地区的情况揭露出来,引起社会的关注,向当政者施加压力,二来政客们出于选举的考虑,不得不对这些压力做出回应,所以能够及时将饥荒扼杀在萌芽状态。相反,在非民主国家中,一来信息难以自由流通,政策与实际情况容易脱节,二来政客们缺乏主动响应民意的动力,所以往往贻误时机,导致饥荒爆发。

幼儿园虐童问题,当然可以从很多角度去分析和应对,比如师资培养,比如执照考核,比如幼教薪酬,比如……等等。各种角度从纸面上看或许都有切中肯綮之处,但在实践中,这些措施的可行性与有效性,所仰赖的关键,正与消灭饥荒相似:媒体的自由报道、信息的自由流通、公权力的民主问责。假如一发生恶性事件就删帖掩盖子,就算提出再多如何杜绝幼儿园虐童的美好设想,又如何能够保证落到实处、保证不在操作过程中因为权力的介入与寻租而走样呢?

当然,这绝不意味着在这些关键条件尚未实现时,我们只能无所作为、束手待毙(比如我的朋友笨妈在《虐童事件频出,我们家长该怎么办?》一文中,就给出了不少很好的行动建议)。只不过,我们在忙着把餐桌上散乱的瓷碗玻璃瓶收拾进橱柜的时候,切莫假装看不见房间里那头随时有可能横冲直撞的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