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山野夫 | 深夜反省:读者举报及文章被删等问题

在这个“深入敌后搞一搞”公号上,已经写了五百二十多篇文章。

都不是什么严肃、正经的东西。

当初想学古人风雅,做做读书札记,其实数下来,有点装了,像样的札记也没几篇。

胡言乱语居多。惭愧。

曾经有一些读者说,深入敌后搞一搞?这个名字也太污了一些吧。

我只好回答,您真的想得太多了。

这原是光明人格、趣味人生的善谑表达。

好了,今天除了反思这个,还想说说被读者举报、删文章和文章发不出的事。

也算是个总结、思考。

按照时间顺序,我有三篇文章被举报,然后被删除。

第一篇,叫《国朝野史妄说》。

其实是说了阿兰·佩雷菲特的那本书,《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

谈了谈马戛尔尼使团见乾隆皇帝的事。

佩雷菲特是法国有名的学者,也是活跃的政治人物,追随戴高乐,在政府和议会里,都有过光彩角色。

1971年,他率一个法国使团访问中国。

据说那是运动期间,中国正式接待的第一个西方世界官方使团。

他同Z总理有过多次交谈。

他对革命后的中国很感兴趣,对中国的发展前景有自己极乐观的想法。

所以,他好像也被视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至少是,在西方世界有一定影响力的“对华友好人士”吧。

他1999年去世。

2002年,他的一尊半身铜像树立在武汉大学的校园。

这篇文章被删除,可能是因为在讲完乾隆朝故事后,不小心引述了阿兰·佩雷菲特一段话。

当时,他仿佛将自己当成了马戛尔尼使团,表达了他对当日M和Z关系的一些想法。

早知道,就不引述了。

以后,说乾隆朝,就说乾隆朝,不说到大清以后。

第二篇,叫《筹安君子,洪宪一梦》。

很明显,是写清末民初,袁世凯史事的。

没提那些劝进的流氓、痞子、投机分子,写的是筹安会的思路。

他们那些人,是体面的,有学问,有想法。

不小心,又提到了东南亚威权体制,以及某些人对该体制的鼓吹。

早知道,就不提这个了。

要反思。

写袁世凯,就写袁世凯,不说民初以后的。

第三篇,叫《“风清扬”自由吗》

这个,我想了想,确实应该被举报,被删除。

因为文章里不小心提了一句,复兴传统文化,千万不要只复兴了那种奔走趋附、俯伏颂圣的机灵劲。

这个的确妄议了,以后改。

以上是被举报的。

还有几篇是发不出的。

比如,有一篇《给人民讲个好故事》。

其实是写乔治·奥威尔《动物农场》和一段俄国史的。

错就错在用了“人民”这个词。

今后吸取教训,不用了。

要把“人民”的使用权搞清楚。

以后,评论《动物农场》,就评论《动物农场》,把小说和历史分开。

再不胡说什么“草料给足,再来点音乐”了。

这样的话,看上去,确实不太像是书评了。

还有一篇文章,叫《汉文文章》。

其实是读《史记》的一个故事。

说了说汉文帝办老军头周勃的一些细节。

我想了想,没想明白为什么会发不出。

但觉得一定有发不出的道理。

后来,也便不想了。

吸取教训。

就这样吧,以后咱也多读读唐诗、宋词、金庸什么的。

鲜衣怒马,战战兢兢,装模作样,六神无主嘛。

以上。

感谢诸位的关注、阅读,希望没有太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

祝各位好运!

2017年11月14日 下午 10:05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