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传媒 | 你从未关心过别人 却指望他人为你的权益呐喊!

距携程魔都亲子园虐童案不久,帝都又爆出了虐童事件。

这次是红黄蓝,算是一家较为高端的幼儿园,当然,在这上学的孩子们父母们是一群被称为“中产”的人。

事情还在发酵。有人猜测“指令”什么时候到,或以什么形式,其实并不重要,难道你以为哪位叫“沙皇”的人逮了,“指令”就没了?

早与晚而已!

入正题。这次虐童事件已无需再从头说,小编想说的是另一件事。某次大型会议,帝都周边不少小门店被勒令关闭,对于这样的现象,小编与一位朋友聊起此事。

他说:小门店怀疑有地沟油,又脏乱差,整顿下挺好。

他说他喜欢帝都这感觉,这让她显得更符合国际大都市。

对了,如果按照某种标准,这位朋友应该是位“中产”,我相信在这个城市或这个国家,有这样想法的中产阶级应该很多,他们被称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事实上,他说的没错。小编住在六环,会议期间,小区周边确实安静,也干净了不少。

但小编与这位中产朋友却有不同的看法。

这看法源于一位“滴滴”司机。有次打车,一位来自河北的滴滴司机无意中说:他曾与媳妇在某个角落准备开家店,房租了,装修了,刚开业不久,一道“指令”要求他关门整顿,理由是要开会…….

投资不到十万元的小店就这样“停了”,且没有任何的补偿。什么时候可以再开他不知道,开了会怎样他也不知道。

半个小时的路程,聊了很多,但小编记忆最深的一句话是“爸妈和孩子都在老家呢,每月都需要寄钱回家,店停了以后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按照标准,我想,这位滴滴司机和其老婆应属于被清理的“低端人口”。我还想说的是,滴滴司机这句话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都在我脑海里打转,以至于每次路过哪些写着疑似被“暂停营业”的店面,都会联想到每一个店面背后,是不是都有需要赡养的老人和苦等父母“支援”的孩子。

再如同聚福缘大火烧死的那些19个低端人口,他们如同蝼蚁一样,为了未来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苟且地活在这个城市,但从现在起,再也没有人可以将他们“清理”出去了。

“事故”没有发生在你我身上,很难理解因“变故”对你我产生影响,如同毫无存款,但每月等着工资还贷和养家的你,突然被通知未来三个月失业了。

当然,我那位中产朋友似乎不用考虑这些,作为一名“高端人口”,一年不工作的他依然可以保持现在的生活,甚至说失业五年生活一样不会有变化。

讽刺的是,今天,我那位“中产”朋友突然微信跟我说:太他妈的过分了,这么好的幼儿园都出现虐童的事,以后该把孩子送到哪?你说。你们媒体应该深挖,好好的报道。

这是多么可悲且可恨的事。对政治冷感,只愿看到正能量,试图用钱进行自救的中产,居然与低端人口面临同样的境遇。

如同上次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一位妈妈说“我家孩子上的北京的公立幼儿园,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一个月不到,北京高端的三色幼儿园就出虐童事件了。用敏感人物“王.五.四”话说:做人讲究个千万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意思是说做人千万别把自己当高端人口,哪有什么高端,不管中端低端,随时一窝端。以前讲劳动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现在连劳动人民都低贱了。去你妈的低端人口,人家只不过干了一些脏活累活挣钱少的活,没有这些低端人口干那些低端的活,哪来的你们的高端城市生活。

再用FT中文网一篇文章一句话:每一种中产焦虑都对应着一种底层苦难,中产焦虑与底层苦难,从来都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同样一片天空下,怎会有两种温度?

一位媒体朋友说:谁敢虐待我的孩子,我一定宰了他。

另一个媒体朋友说:当得知自己孩子被虐后,一群平日屌爆了的“中产”们围在幼儿园叽叽喳喳,并抱着手机在朋友圈里嘶吼着,却没有一个人敢于…….(此处省略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