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压根没朝鲜。

作者丨卢梓淇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最近发布了《2017年网络自由报告》(Freedom on the Net 2017)。该报告指出全球的网络自由度连续七年出现下降,而中国的网络自由度连续三年垫底。网络领域出现的诸多新趋势,如虚假信息散布策略、“断网”、限制直播,也值得令人重视。

一起来读报告

 
自由之家是一个国际性的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网络自由报告》是其主导的一个研究报告,每年都会对全球65个国家的网络自由状况进行监测,覆盖了世界上87%的互联网用户,持续关注政府政策与举措的变化。

报告截图
图注:绿色=自由;黄色=部分自由;紫色=不自由;灰色=无数据

《2017年网络自由报告》聚焦发生在2016年6月到2017年5月之间世界网络自由的变化,一些近来发生的重要事件也被写入报告相应的阐述中。超过70位研究者参与了这份报告的制作,这些研究者基本是来自于研究涉及的国家。

报告的研究方法包括:评测该国与互联网相关的法律与举措、检测该国对网站与网络服务的访问限制,以及基于大数据的评估。

中国连续三年垫底
评为网络最不自由国家

 
在报告覆盖的65个国家中,有32个国家的网络自由度自2016年6月以来出现了总体上的下滑,下滑最严重的是乌克兰、埃及和土耳其。只有13个国家在网络自由度评分上有所上升。

报告截图,在被研究的国家之中,只有23%的国家的网络是完全自由

中国的自由度评分与2016年相比获得了“一分的进步”:从88下降至87,分数越低表示越自由,但依然是自由度垫底的国家,而且已经连续三年被评为网络最不自由的国家,排名在叙利亚与埃塞俄比亚之后。(在新闻自由方面,无国界记者在今年4月发布的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中,中国在180个被研究的国家/地区中,排名是倒数第五)

报告指出,在这一年里,中国官方曾发出命令删除所有关于一种新发现甲虫的信息,因为这种甲虫被国内研究者命名为“X氏”甲虫(为了让本文不被删除,此处昆虫采用了化名)。

报告截图,不同国家的得分情况,分数越低表示越自由

同时,当局通过新的网络安全法会进一步侵犯用户隐私,加强互联网公司实名登记用户的义务,并要求互联网公司协助安全机构进行调查。国内公司正在落实这些措施,作为逐步建立统一“社会信用”体系的一步。这个“社会信用”体系与金融信用评分相似,是根据人们的互联网使用历史行为来打分,并作为向个人提供政府与金融服务的依据。

网络安全法还要求外国公司在2018年前在中国境内存储中国用户的数据,包括Uber,Evernote,LinkedIn,Apple和AirBnb在内的许多外国公司已经开始遵守。

美国也出现了互联网自由度的下滑。虽然美国的网络环境仍然活跃,多样化,但是虚假信息和超级党派内容的流行产生了重大影响。“假新闻”(特别是在社交媒体)的猖獗在2016年11月总统选举前夕达到顶峰并持续至今,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那些挑战美国总统立场的记者面临着严重的线上骚扰。

假新闻和政府规管
在同步上升

 
报告指出,在过去的一年里,包括美国在内,至少有18个国家的选举受到了线上操纵与散布虚假信息手段的影响。虚假信息散布策略造成了连续七年的网络自由度下滑,与此同时移动互联网服务的中断(即“断网”)有所上升,对人权工作者与独立媒体的人身限制与技术监控也越来越多。

近年来,各国政府发现用“众包”的方式开展网络信息安全工作,能获得更好的效果,且可以避免直接责任。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观察家,也难以将政府宣传与实际的民间民族主义言论区分开来。

例如,中国政府长期聘用国家雇员来引导网络舆论,但现在他们只是一个庞大生态系统的一小部分。这个生态系统更多是由共青团志愿者以及被称为“”的普通公民组成在官方文件中,共青团将“网络文明志愿者”形容为用“键盘作为武器”,在一场正在进行的“网络战争”中“守护互联网领土”的战士。

南方都市报截图

更多的政府开始通过“断网”的方式来“维持稳定、确保社会安全”,这种方式通常是出现在民族或宗教少数派聚集的地区。至少有10个国家的政府蓄意破坏特定地区的移动互联网,尤其是针对受迫害的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这个趋势令人感到不安。

例如在埃塞俄比亚,由于被剥夺公民权的奥罗莫人和阿姆哈拉人发起了大规模示威,政府在2016年10月宣布紧急状态,关闭了近两个月的移动互联网

此外,越来越多政府开始限制直播。直播软件因用户可以直播色情、吸毒,甚至是暴力事件而声名狼借。因此有些国家限制实时直播来遏制淫秽信息传播,但这种限制扩大到对新闻和网络行动的管制(digital activism)新加坡直播应用程序Bigo Live在印尼关闭了一个月,直到它与政府达成协议,主动限制违反印尼对淫秽或其他“消极”内容的直播内容。而在中国,广东省南部的警方在清除色情内容和其他非法内容时关闭了数百个直播频道,包括被禁止的新闻和评论。

资料来源:自由之家《2017年网络自由报告》
原文链接:https://freedomhouse.org/report/freedom-net/freedom-net-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