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近日开办的北京青少年法治教育中心的LOGO,被网友指出是抄袭了日本动漫《攻壳机动队》中的“笑脸男”,即剧中一名绑架犯用来掩盖身份的图像。这家官方机构的图标与笑脸男的唯一不同之处是删除了原版中的一句话(“I thought what I’d do was, I’d pretend I was one of those deaf-mute.” 我觉得我得装成又聋又哑。)。该魔幻事件被网民调侃为“”。

与北京官方机构抄袭“笑脸男”LOGO相关的讨论,在包括论坛、微博、博客等网络平台上很快遭到了大面积删除。

被删微博截图

图片来自:新浪微博 @我又回来了daze

知乎提问“北京青少年法治教育中心授牌仪式出现笑脸男LOGO为哪般?”已被删除谷歌快照):

知乎被删提问 谷歌快照截图

附:提供“笑脸男”背景信息的被删博文

ACGdoge | 同志遍布五湖四海?北京市青少年法治教育中心授牌仪式出现笑脸男 LOGO谷歌快照

在《攻壳机动队》 TV 版动画第一季中,笑脸男的设定是在 2024 年引发网络恐怖攻击事件真凶给自己脸部所使用的打码图案,笑脸男在 2024 年 2 月 1 日绑架了微型机械制造商濑良野基因混合社的社长索要赎金 100 亿日元,黄金 100 公斤,在实施绑架之前笑脸男已经给社长发了犯罪预告信,但社长却没有重视这个预告。警方接到报案后对媒体进行了报道管制,但是在 2024 年 2 月 3 日笑脸男在电视上的天气预报节目中,带着绑架的社长出现在画面中并且用手枪威胁社长,笑脸男在现场放走犯人并逃走,但事后警方调取的所有现场视频资料中,涉及到犯人脸部的部分都被用「笑脸男」LOGO 打码,唯有两个没有接受电子脑化的流浪者看见笑脸男本体,但由于他们记忆太暧昧,警方的搜查无疾而终。而在这起绑架事件之后,笑脸男还发出犯罪预告要求包含濑良野基因混合社在内的其他公司,停止销售医疗用微型机械,否则就会在他们的生产线上放入病毒程序。而在日本政府介入此事后,笑脸男再也没有出现,这起案件成了悬案,同时笑脸男的 LOGO 以及行为成为大众模仿的对象。

6 年后在 TV 动画第一季故事的时间段,笑脸男再度出山杀害日本警视总监未遂,与公安九课开始交手,在 TV 动画第一季终盘阶段素子知道了笑脸男的真身,双方还有一大段对白来阐述自己对集体行为与个人行为的看法,点题 Stand Alone Complex。

在北京市教委官网以及 12 月 4 日 18 点 30 分北京卫视播出的《北京新闻》中,有照片和视频为证确实是在北京市教委的大会上,出现的北京青少年法治教育中心牌子上的 LOGO 就是笑脸男,就是少了原来笑脸男的一圈字 I thought what I’d do was, I’d pretend I was one of those deaf-mutes(我认为自己应当伪装成一个聋子、瞎子和哑巴),这个是源自《麦田里的守望者》小说中的文字,说的是小说主角对于现实的不满但自己又无能为力。青少年法治教育中心的 LOGO 使用的是《攻壳机动队》中代表孩子们对大人世界的肮脏龌龊不满的笑脸男,有点意思,或许这牌子的设计者可能也不知道笑脸男标志背后的故事,只是觉得很像孩子们笑就直接使用?但愿设计这牌子的人属于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