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舟:那些白花花的革命的大腿,真美

来自微信公号:第三者NOWHERE

《山楂树之恋》是纯爱,《芳华》就是纯善。从纯爱到纯善,用纯金的牙托,美化一个血淋淋的中国。

我党向来批判‘“资产阶级人性论”,把自己说成“共产主义人性论”倒也说不通,但最终,观众还是被旖旎地,婀娜地,娉婷地,带进了“好人没好报”或“好人有好报”的酱缸,共产主义虽然牙疼,但儒佛杂拌儿酸菜,很下饭。

《关于我党历史的若干遗留问题》,张艺谋对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案,是纯爱的白血病;冯小刚的解决方案,则是纯善的神经病。

那些白花花的,文革的大腿,真美。犹如韩剧日剧,青春靓丽。没有比让不知文革和巴九为何物的青春懵懂少女演绎自己“那代人”的青春,更能延年益寿的了。

这真的是一部很美的电影,迷人的,革命的色情。冯小刚炉火纯青,假都假得非常逼真。

但是《芳华》打开了一个言论空间,包括触发了一些反动自由联想,这是它的巨大贡献。

请原谅我联想得太多,例如关于这场战争的缘起之一,关于红色高棉。关于广东揭阳一个村,很多人文革前或文革期间,为了逃避革命纷纷跑到柬埔寨谋生,没想到还是躲不开革命,而且是更残暴的革命,没有几个人活着回来。这样的历史也不会再有人探究吧,他们甚至不在文革史的研究范畴内。

当然我还联想到某一年的画面,尤其是那些天使般的医生和护士。

往昔的歌舞,让苗苗恢复了记忆,并且片中出现了吉首。请原谅我联想到,一个来自吉首的北京广播学院学生。那一年他莫名其妙被抓进去。他父亲从吉首来京,在广院住了一年多,也见不到儿子。感谢政府,他儿子最终无罪释放,但出来后失忆。直到有一回同学给他放崔健的歌,他恍然点头:好像听过。同学告诉他:你原来天天听的。

“一代人”是铿锵漂亮的三个字,一旦道出这三个字你会有登高一呼应者云集的幻觉。但从来不存在“一代人”,只存在具体的个人,假如一定要简单粗暴地区分的话,也许可以分为:有耻辱感和屈辱感的人,和缺乏耻辱感和屈辱感的人。

那一年春天夏天有一种过节的气氛,而到了秋天又是一个节日。大学生在广场上跳舞欢歌,欢度国庆。他们同样青春靓丽,韩剧日剧。

有个王小波插队时的知青同伴写过一篇文章,回忆一次知青怀旧聚会,说王小波来了,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转身就走,一句话没有。

有的人,是拒绝呆在“一代人”里面的。

那一年国庆,我推着单车好像是在北太平庄一带走着,老百姓纷纷走出家门,看漫天烟花灿烂。忽然眼泪下来。

后来看到《一块红布》的MV, 啊,漫天烟花灿烂。

在网上看到一个学生毕业作品,有赖于红色青春大片的耳濡目染,《一块红布》MV被拍成一个“纯爱”的革命故事。

薄XL会跟你一样喜欢黄轩,道德姐会跟你一样喜欢苗苗。

最后送给《芳华》一首歌。

钢铁是怎样没有炼成的——木推瓜乐队

革命汹涌的像波浪

狂风刮到鼻子上

我们喊着口号打倒他

结果嗅错了风向

我们红的像砖墙

赤血漫到鼻子上

我们嚎叫着热爱你啊

呛呛呛够了呛

我们新鲜的像嫩芽啊

教育烂到鼻子上

我们懵懂的顺jian了你啊

结果哭都没有力量

铁渣的时代啊

铁渣的时代啊

钢钢钢铁是怎样没有炼成的

钢铁是怎样没有炼成的

钢钢钢铁是怎样没有炼成的

钢铁是怎样没有炼成的

钢钢钢铁是怎样没有炼成的

钢铁是怎样没有炼成的

钢钢钢铁是怎样没有炼成的

钢铁是怎样没有炼成的

钢钢钢钢钢钢钢钢

 

2017年12月27日, 8:0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