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由清华大学历史系彭林教授主持的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仪礼〉复原与当代日常礼仪重建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乡射礼》实验性复原的拍摄完成,并于同年9月,彭林、韩冰雪主编出版了《礼射初阶》一书。

翻开《礼射初阶》,我深深地惊讶了。书中有多达二十多处对日本弓道教材的抄袭,对日本弓道技术及礼仪的模仿是令人惊讶的明目张胆。然而比仿日本弓道更糟糕的,是在清华《乡射礼》短片中体现出来的僵尸般反人性又没有历史依据的动作姿态,这是对周代《仪礼》的故意歪曲和丑化。清华这样一座全国最著名的理工学府,居然出现这种伪传统幺蛾子,实在是匪夷所思。彭林等人,拿着国家社科基金做出的研究成果,就是个山寨版日本弓道;并且将其在全国高校中推广蔓延,用他反智反人性的伪传统“礼义”教学理念毒害全国各地的学生。

日式服装,日式正坐,日式射法八节,这就是中国礼射?

《礼射初阶》主要抄袭的是一本台湾出版的《弓道》,这也是唯一一本中文的日本弓道正规刊物。此书在国内网盘有资源,很容易下载到。翻开这两本书目录就明显发现,两书在结构上都非常雷同。下文中对比的图片,简体中文彩图的是《礼射初阶》,繁体中文黑白图的是《弓道》。

两书版本信息

《礼射初阶》目录

《弓道》目录

​大意总结一下两书目录:

《礼射初阶》:1历史 2技法 3器材 4比赛规则 5术语解释

《弓道》:1历史 2技法 3器材 4练习及比赛规则 5矫正 6比赛规则 7术语解释

虽然《弓道》目录章节更多,实际上从内容结构来看是完全雷同的,顺序略有不同。


​技法章节,开篇就是抄袭了弓道的“八节 七道 五味 五法”叙述结构。

以下抄袭,在于叙述方式、图示方式、技术要点等多方面的,注意图片说明

站立姿势,脚距的大小

鞠躬行礼的不良

脊柱弯曲和撅臀

弓与身体的相对位置

头部的不良姿态

举弓的位置都是在额头处,举弓后箭是水平的

举弓时左右手的错误位置

身体的左扭和右扭

举弓时左右耸肩

开弓后的各种耸肩

后肘的相对位置

箭在脸颊的相对位置

空手练习的步骤及方法

空拉弓的练习步骤及方法

拉皮筋练习的方法

正确与错误的拔箭方式

在椅子上的坐姿要求

持弓作揖的要求

入场行走的方式

​以上是《礼射初阶》的20处抄袭《弓道》。《弓道》著于1986年,本文中拍摄版本为1997年版。《礼射初阶》抄袭的不仅是这本弓道教材,对日本弓道的正坐方式甚至行走步伐、服装都有抄袭。

左侧为《礼射初阶》,右侧为《弓道指导の手引》

​先后退小半步,再并膝跪坐,这完全是日式的跪坐方式。

然而中国在射箭场合也有跪坐射箭的姿势要求,有清楚的文字记载:

​“凡射必中席而坐,一膝正当垛,一膝横顺席。”翻译出来意思很简单,“射箭时要坐在席子正中,一条腿膝盖朝向靶子,一条腿横过来平行于席子”。可见,这里描述的跪坐姿势就是两腿分开成L型半跪于席子上,身体侧面对靶。上图中《礼射初阶》却是和日本弓道一样并拢双膝跪坐,这显然和中国的典籍不符。

左侧为《礼射初阶》,右侧为《弓道指导の手引》

​转弯行走步法就更明显了,图示都完全一样。

左侧为《礼射初阶》,右侧为《弓道指导の手引》

《礼射初阶》中出现了一种上下分裁、交领半臂窄袖的服装,这种服装中国历史上是没有出现过的。特别是其“半臂、窄袖”特征,显然不符合中国传统服饰的特点,却与日本弓道服雷同。然而弓道服是日本人在近代改良出来的东西,也并不是日本传统服饰。

日本弓道服

​在具体射箭步骤上,书中提出了“礼射法”。巧得很,日本弓道的基础技法称为“射法节”。要说明的是,弓道”这个名称是在1919年才由“弓术”改称而来,现在看到的“射法八节”及弓道体系是在1933年前后,经过一系列“射法统一”的争论,在1949年才确立的现代产物。所以日本弓道是有古代射法传承的成分,但在结构上、形式上是非常现代的。所以即使日本弓道和中国古代射箭是存在渊源,日本弓道也不等于中国传统射箭。这就和佛教起源于印度,但少林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不等于印度佛教一样。全面抄袭日本弓道,并且抄袭得如此明目张胆,这就是清华大学中国礼学研究中心彭林教授主编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课题成果-《礼射初阶》。

而这位抄袭者在经受当面质问时,严肃地给予了否认,并且得意洋洋地写到公众号里。

僵尸般的举弓行走

其实《礼射初阶》也不是完全和弓道雷同的。除了有许多现代射箭理念的技术说明外,还有个非常奇怪的、弓道里没有的内容。书中礼射八法的第一式叫“执弦”,就是伸着胳膊空端着弓。从执弦到搭箭到审靶,都要一直这么举着弓。

礼射初阶

而在彭林等人拍摄的《乡射礼》中就更夸张了,演员们全程举着弓走来走去,把力量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举胳膊上,看着都累。射礼是个繁琐冗长的过程,等到射箭的时候肯定会肌肉疲劳影响射箭水平,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有人可能以为这是什么奇怪的古代礼制,那么就来看看周代对射箭时持弓动作是怎么描述的。首先要知道,周礼的规定是非常细节化的,靶距是多少步,用什么图案,每个设施的位置,每个人员的次序,甚至面朝哪面洗手,都规定的清清楚楚。摘几句周代仪礼中对持弓动作的描述:

“司射……执弓不挟,右执弦。” 《仪礼 乡射礼》

翻译:司射拿着弓不拿箭,右手执弦。

“有司左执弣,右执弦”《仪礼 乡射礼》

翻译:有司左手拿弓把,右手拿弓弦。

“司射…执弓,挟乘矢于弓外,见镞于弣,右巨指鉤弦。”《仪礼 大射仪》

翻译:司射拿着弓,(左手)在弓把上夹持四枝箭,箭头在弓把位置,右手大拇指钩弦。

在《礼射初阶》中也是以我提到的句子为出处

礼射初阶片段

​可见,周代《仪礼》中只规定了“左手握弓右手执弦”的拿弓方式,没有任何地方要求射手举着胳膊。然而在这篇号称是复原性拍摄的《乡射礼》中,无论是行进、射箭、等候时,都一直在举着胳膊。这种姿势既反人性又没有文献依据, 片中演员的精神面貌又是如此的僵硬麻木。配上视频中的背景音乐,诡异惊悚的氛围油然而生。

视频在这里,你感受一下 https://v.qq.com/x/page/v03477yyhsa.html

​这种僵尸面貌,却正是彭林教授所倡导的。

在彭林“人,何以为人”的公众演讲中,彭教授讲道:“人与禽兽的区别,根本之处在于礼义”。这篇奇文可搜索【人文清华讲坛 | 彭林“人,何以为人”演讲实录】观看全文。

​好嘛。人与动物的区别不是自由意志,不是理性与文明,不是制造使用工具。

而是“礼义”

这不是反智反人性,不是开历史倒车是什么。

所以在彭林射礼中的人不需要有个性,不需要有情感,只需要按照“礼”的规矩,有“礼”就是人,没“礼”就是禽兽。

然而再怎么把“礼”的概念宽泛化,“礼”也不是一个自然人出生就有的,不是没有经受过相关教育的人天生就有的。所以彭林的“礼”,实际上是一种教育阶级歧视。或者说,除了接受过他彭林“礼”教的人,其他人都是禽兽。彭林的“礼”显然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相符,与人类普世道德背道而驰。并且其“礼”的教学形式有大量抄袭日本弓道的内容,却声称是“复原乡射礼”,这是对“中国射礼”的篡改和污蔑。

这样的清华射礼并不孤单,并且已经是国内同类的佼佼者,起码还是有研究成果的,还是能找出对的部分的。

国内不少中学、高校和民间教学机构及个人也在教授传播这一类“礼射”,他们虽然没有著书立说,却很喜欢日本弓道中“射法八节”八这个数。礼射八法、射艺八法、礼射八诀……



同学们,你们真的知道你们在学的是什么吗?

​这一伪传统乱象已经蔓延开来。目前,全国有数百家高校、中学开设了射艺课程,其中有不少是受到清华招牌的影响,接受清华礼学中心的培训,按照这种伪传统方式进行教学。彭林等人用着国家社科基金搞项目,研究来研究去就研究出了这么一套山寨日本的伪传统礼射,还将之推广全国,毒害我们的下一代。在不远的将来,这种伪传统会不会就被当成了真正的中国传统?这就必然会在国际上沦为笑柄,“中国传统文化”将被永远的打上山寨日本的污点。彭教授在这其中,承担了多么了不起的历史责任!

​对大多数人来说,缺乏相关的知识素养,伪传统是很难辨别的。造伪者只要将对方的顺序打乱,外观稍加调整,东拼西凑一番,就足以混淆和狡辩。

即使是我这样在古代射箭上投入大量精力,穷尽过数据库中相关资料的人,要向别人分辨清楚伪传统依然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造伪比复原传统容易,模仿别人比建设自己简单,去伪存真、正本清源却很麻烦。这就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恶劣趋势,伪传统可以更低成本、更易被混淆和接受,真正的传统却难以得见。

彭林所作所为,就是在炮制一份抄袭其外、败絮其中的伪传统文化。可怕的是这样的人居然是清华的教授,借着清华的招牌很容易获取信任,被人当做学术权威,不假思索的全盘接受。如果对此不加以大声疾呼和彻底的揭露,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这种卑劣的伪文化将会淹没真正的传统,腐蚀异化我们的文化根基。

早发现,早治疗,现在还来得及。拒绝伪传统,鄙视抄袭,谴责造假,这即是你我可以做到的道德实践,也是让未来更健康的举手之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