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破的桥:伊朗全国性暴动的背景

这次伊朗的全国性暴动(从第三天起已经从抗议发展为暴动)的背景当然是国内矛盾深重。但发展过程还是应该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第一天的小规模抗议发生在什叶派的圣城,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起因并不是反对神权,而是指向鲁哈尼。鲁哈尼在伊朗一向被视为温和派和改革派,特别是在2013年的总统竞选中,以碾压性的优势击败了其余5个神棍竞争者。这被视为伊朗从原教旨软化的迹象。鲁哈尼也是多次与奥巴马谈判,改善美伊关系的先锋。这个抗议的口号是反对鲁哈尼治下的经济困境和政治腐败,但背后的目的是希望强硬的神权派上台,洁净世俗政治。

初期的抗议,看起来貌似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及其背后的那些神权领袖们,是无害甚至有利的。如果阴谋论一点,可以说不排除是他们自己发动的。这个事情原本只在媒体中占据了很小的角落(见我第一条相关微博,提醒大家在此事上投放更多注意力)。

但情况变化太快,事态在第二天就丧失了控制。抗议活动席卷了伊朗全国各大城市,态度也发生了180度转变,打倒鲁哈尼的声音小了,人们直指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并焚烧了领袖的大幅画像,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从口号看,人们更多地指向革命卫队这些年在黎巴嫩、也门、叙利亚、伊拉克“输出革命”的行为。比如在叙利亚,伊朗要维持什叶派武装和真主党的投入,至少养活4万人的军队(现在可能已远超于此),还要常年援助阿萨德。人们认为,这种行为才是经济凋蔽的主要原因。而革命卫队在国内拥有各种特权,同样野蛮、腐败,深入骨髓。比起世俗官员,人们对他们更加痛恨。而积极参与各处战争,死伤惨重,又严重削弱了革命卫队的力量。

第三天,由于零星的镇压,导致死伤,抗议已经转变为暴动。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甚至包括原本对政治冷感的女性。等于是各种诉求混在一起了。无论这场运动最后是否成功,伊朗的神权统治可以说是真正被动摇了。

尽管这场运动的规模不及2009年,但是人群组成上发生了变化,各个阶层都参与了进来。运动目标也发生了变化,变得更为彻底,直指哈梅内伊。我认为是今后大变局的开始。即便最终被镇压下去。

2017年12月31日, 11:5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