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淼|上海再无季风书园,但季风会不断吹拂

最后的话

 

这是最后一刻,283天倒计时的最后一刻,季风上图店五年生存的最后一刻,季风在上海二十年的最后一刻。我个人的气力也到了最后一刻。

 

如果说季风二十年在上海精神文化史留下了些什么?我想首先是一种纯粹,由民间自发的追求独立思想和追求真理的一种执着状态中的纯粹,它给了我们很多力量和勇气;还留下的就是一个伤疤,伤疤里面你能看到无知和荒谬,这个伤疤已然形成,无法愈合,只能跨越,我期待跨越的那一天。

 

我进入季风五年,没有遗憾,我亲身参与并推动了一家书店向公共空间转化的努力中,并且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做到了极致,这种极致就是季风不得不面对的死亡,这并不可悲,但值得回味。季风的死亡把一家独立书店的公共性推到了一个高潮,它散发为很多种子,进入每位当事人和读者的心中,由此,季风的生死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些种子会自由生长。

 

我非常感谢季风创始人严搏非老师,他为中国贡献了如此重要的一家标杆性书店,感谢他对我的信任。我感谢我的季小风团队,她们才华横溢,充满勇气,和我共同完成了这场长达283天的优雅、从容的告别仪式,我希望她们把季风的精神体现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最要感谢的是众多的读者以及支持季风的朋友们,你们、我们甚至还有官方,我们共同塑造了一段不俗的历史。

 

最后一句话:今夜之后,上海再无季风书园,但季风会不断吹拂,我们未来再约!

 

相关阅读:季风别园|中国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