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时代 | 不只苹果让步 看其他大公司为进军中国而做的妥协

 

中国规则!中国规格!面对特殊的政治环境以及法规规范,苹果在本周宣布要将中国iCloud业务转交由合作伙伴「云上贵州公司」负责,往后中国苹果用户所有在iCloud上的个人资料,都将转移至中国境内储存。

面对13亿人口代表的庞大商机,许多科技大厂为了进军中国市场,也不得不因此改变自身坚持、做出妥协,2017年中共19大刚结束不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接见了包括Facebook执行长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苹果执行长库克(Tim Cook)、鸿海董事长郭台铭等企业家。

会中库克「赞叹」习近平在全球治理的领导力,希望可以跟中国共创繁荣的未来,中国在人工智慧(AI)、自驾车等科技领域的发展,已经让西方各国不得忽视,而为此作出妥协的,也不仅只有苹果而已。

苹果进入中国市场时,看准的正是迅速发展的大型消费市场,以及数10亿的潜在客户,但随着中国本土手机品牌兴起,iPhone 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已经慢慢不如以往。

 相较服务长期被封锁的Google及Facebook,苹果App Store是少数能在中国上线的美国网路服务。为了配合中国的言论审查制度,在2017年初,先是中国政府以「违反当地法规」为由,要求苹果将中国App Store上的《纽约时报》App下架,接着随着六月新颁布的《网路安全法》出现,苹果去年七月在中国区的App Store,一口气下架了数十款用来「翻墙」的VPN软体,当时引发不少用户以及外媒批评,苹果执行长库克(Tim Cook)当时解释:「当你参与到这个市场,就要遵守该国的法律规范。」

同样是因为《网路安全法》,最近苹果宣布要将中国iCloud 业务转交由合作伙伴「云上贵州公司」负责,虽然声称不会在任何系统中创后门、安全保护不扣分,但仍被不少人批评,苹果为了赚钱,已经选择将民主自由的坚持暂时摆在一边。

相较服务长期被封锁的Google 及Facebok,苹果App Store 是少数能在中国上线的美国网路服务,为了进军中国市场,苹果也因此做了不少妥协。

亚马逊

同样为了配合《网路安全法》不允许外国公司提供云端服务的规范,亚马逊云端运算平台(AWS)在去年11月宣布以20亿元人民币(约92亿元台币)出售AWS 在中国的云端资产,给在中国合作的业者北京光环新网技术公司(Sinnet)。

亚马逊仍在全球拥有AWS 服务的智慧产权,在出售基础设施资产后,北京光环新网随即通知中国用户必须删除VPN 等,可以避网路审查的软体,如果没符合规定,相关使用服务的网站可能会因此被迫关闭。

Google、Facebook

Google 在2010年撤除中国办公室,从此旗下服务在中国就全面遭到封锁,社群巨头Facebook 则是在2009年就遭到中国当局封锁。

退出中国将近8年的Google,在去年12月宣布在北京成立「AI中国中心」,要以人工智慧(AI)开源系统TensorFlow 为核心,以AI重新进军中国市场,且已经陆续在中国招募机器学习主管、机器学习软体工程师等人才。

Facebook 执行长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除了在天安门广场慢跑、学中文,先前更遭前员工爆料,Facebook 内部正在秘密研发内容过滤工具,帮助中国当局实行言论管制,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入场券,甚至还在去年11月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时,大赞中国很进步。

2017年12月,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际合作局主任纪小霞,在一场公开场合中谈起Google 与Facebook,表示欢迎这两家公司重回中国市场,「条件是他们要遵守中国的法律和规范,他们不得对中国国家安全及中国消费者的利益造成损害。」纪小霞说。

Facebook 执行长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频频访中,在天安门广场慢跑、学中文,积极拉拢与中国的关系。

Airbnb

为了打入中国市场,住宿共享平台Airbnb 在2017年取了个中文名「爱彼迎」,光有个东方味十足的名字当然不够,Airbnb 还要面对中国当地小猪、途家网等竞争对手。

除了面对竞争者环伺,Airbnb 还必须在中国当地法规中挣扎,去年中共19大登场时,中国当局要求Airbnb 取消所有在北京的住宿预约,Airbnb 迫于无奈也只能照办;另外中国国家旅游局也针对民宿产业制定新规范,要求经营者必须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并满足消防安全相关要求,这对经营共享住宿的业者来说,也是极为不利的消息。

中共19大闭幕后,国家主席习近平首度接见中外企业家,包括苹果执行长库克、Facebook 执行长马克·祖克柏、鸿海董事长郭台铭、阿里巴巴主席马云都是座上宾。

Netflix

Netflix 先前曾多次试图进入中国市场,但因为中国主管机关对媒体、通讯与网路的严格控管,一直没有成功。

中国审查规定相当严格,在2016年颁布「先审后播」制度,要求境外影片必须所有集数一次出齐、上好字幕、通过审查批准之后才能开播。为了进军中国市场,Netflix 在2017年与爱奇艺达成内容授权协议,Netflix 原创影片将透过爱奇艺平台的方式,如愿在中国市场播出自家内容。

Uber

为了吃下中国叫车服务市场,Uber 和滴滴出行不断祭出价格补贴优惠、互相厮杀,却也导致成本难以回收,两间公司都受到股东和中国监管机关的压力,要他们停止补贴战。

2016年八月,当时Uber 在中国经营已经损失10亿美元(约297亿元台币),于是决定将Uber 在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资产,通通卖给中国的滴滴出行,虽然Uber 中国还是可以保有品牌和经营独立性,不过在用户资源、营运推广等层面,就必须与滴滴出行共享资源。

中国科技公司

不只是外国公司,在特殊的政治环境下,中国在地的科技公司也受到当局规范许多的影响。

中国近来积极建立高科技监控系统,透过监视器、脸部辨识技术、分析大量数据来监控人民,中国科技大厂就在背后扮演关键性角色,在网路世界当起政府的耳目。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百度,都被要求协助中国政府追查嫌犯,以及审查政治异议人士言论,自家发展的技术被政府用于监控目的也只能照办,丝毫没有质疑当局提出要求的空间。

虽然腾讯执行长马化腾、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都曾表示支持政府执法、保安上的作为,但事实是中共当局握有企业经营的许可权,也就是说这些科技大厂即便心中再怎么不愿意,似乎也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