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补完歌手2018第一场。有个有趣的事情已经有很多朋友注意到,Jessie J唱《Domino》的时候,有两处的歌词字幕被和谐化了,准确地说,是被“”了。一处是Sexy被替换成了Fancy(图1),一处是Dirty被替换成了Dizzy(图2),当然,Jessie演唱与提词器上的歌词,都还是原版。

更令人瞠目的是,这两处单词被替换还不够,连中文翻译也并非按照换上的安全词,而是出奇一致地配上了“自由”的字幕。中国从未像此刻这般热爱自由——只有当自由可以用来掩盖其他事物时,才会被想起。

在文化日渐保守化的今天,这好像也不能成为惊诧。不过令我想起一个问题,《我是歌手》已经举办6季了,从前歌曲里出现sexy时,是怎样处理的呢?

凭借记忆我回想了三首在这个舞台上出现过,并且歌词里含有sexy的歌曲,回看了一遍视频。

第一首是张靓颖演唱的《冬天里的一把火》,因为这首歌的原版就叫Sexy Music,并且印象中张在演唱时唱了几句原版词,所以最早进入我的脑海。结果是,字幕如实打上了Sexy(图3),没有替换成Free music,只不过翻译成了“绝妙的音乐”。可见音乐还是可以有中国特色sexy的,但形容人的性感呢?

第二首是《Uptown Funk》,里面有一句If you sexy then flaunt it,这首歌周笔畅和迪玛希两人都演唱过。不过我把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后,居然发现他们两位都略去了这一段。权且理解为这段是说唱,两人都不愿尝试,而不是遭到某种不可抗力的阉割吧。

第三首是信演唱的《江南Style》,里面那句Sexy Lady在东亚可谓童子能吟。视频中,信非常清晰地演唱了这句,但很遗憾,字幕中英文皆未出现,而是留白了。

我一时只能想起来这三首,如果还有其他的可以继续核验,包括Dirty的处理。

其实,这场中还有两处更隐蔽更狡猾的“自由化”。

李圣杰演唱Lady Gaga的《You and I》时有一句“where we made love the first time and you said to me”,直译是“我们第一次做爱的地方你对我说”,李也是如此演唱的,可是字幕却一词之师般精妙地去掉了made(图4),中文也变成了小清新的“你说,那有我们爱的回忆”。社会主义不能在公共场合谈论做爱,那就让你们自己去理解爱的含义吧。

而更浑然不觉得是张天演唱的《Lady Marmalade》,里面最著名的那句法语歌词“Voulez-vous coucher avec moi ce soir”,被东方式含蓄翻译成了“今晚一起相聚吧”。它本来是什么意思呢,维基上对于这首歌的介绍第一句就是:

Lady Marmalade is a song written by Bob Crewe and Kenny Nolan. The song is famous for its sexually suggestive chorus of “Voulez-vous coucher avec moi (ce soir)?”, which translates into English as “Do you want to sleep with me (to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