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乎 | 武松该不该杀西门庆

武松到底该不该杀西门庆?

——这在今天已经不是个问题,稍有点血性和良知的人都会为武松主张正义、嫉恶如仇、敢作敢当、恩怨分明的行为点赞,但在900年前的宋国,围绕这个问题却经历了一波三折、黑白颠倒、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后才天理昭彰、盖棺定论的漫长过程。

话说西门庆被杀后,起初舆论一边倒地站在武松一边。但西门家族上通朝廷,下统基层,岂肯一条性命被白白斩杀,务求血债血还,以命抵命,西门庆方能瞑目,安心往超生路上去。吴月娘赶紧准备几担金银宝玩,派得力族人往东京而去。

蔡太师、蔡公子、宋御史、安风山、翟谦等人,一则没少受西门庆的好处,怕事儿大了牵连自己;二则多少有点情分在;三则都是群害人虫,由人及己地想,都不希望武松的行为仿效、蔓延开来,便都下力气地帮西门家族活动开来,务必使武松伏法。

于是,宋国大大小小的宣传机器雷厉风行地行动起来:

阳谷县政府出示了一份多年前西门庆武大郎的典卖合同,上头白纸黑字写着武大郎自愿以纹银五百两将潘金莲典于西门庆。

阳谷县公安局出示了武大郎的一份遗书,不外乎因为赌博、高利贷、阳痿等等原因而服毒自杀,还特别感谢西门大官人付了钱而仍将潘金莲留下供自己享用的恩德。

这一招蒙过了不少愚昧百姓,但大多数人还是半信半疑。

紧接着,宋国电视台播放了王婆、郓哥、何九叔、姚二郎等一干人证,俱交待被武松威逼利诱,作了伪证。

最后是武松出场,他供认自己一直以来对潘金莲垂涎欲滴,心怀不轨,某日酒后性起,欲霸王硬上弓,奈何潘金莲守身如玉,誓死不从,恼羞成怒之下失手杀之。又长期嫉妒、怀恨西门庆,遂一不做二不休,结果了西门庆。

各地村长、保长、长舌妇、宣传员、积极分子等积极配合,做了有效的舆情疏导工作。

新汴梁报发表评论《“点赞”杀人犯武松,混肴了是非》,大宋邸报发表社论《武松杀人案:这里只有违法犯罪,没有侠义恩仇》,文章着重批判了封建落后、是非不分、危害性极大的血亲复仇错误思想,认为在五代十国以前的封建人治社会,官官相护,一介草民上告无路,上访无门,血亲复仇尚有一定正义性,但现在我们宋国是法治国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已给予每一个公民全方位的保障,武松没有任何理由法外施刑于西门庆。

至此,宋国舆论基本上被扭转。东京还传来消息,朝廷准备颁给西门庆“烈士”称号,并在清河县潘家庄为潘金莲建一座“贞洁牌坊”。

真相大白的日子是宋国末年,武松已出家杭州六和寺。耄耋之年的陈经济同志为了纪念和潘金莲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在临死前公布了西门庆的日记本,里面详细记录了西门庆为非作歹、五毒俱全的罪恶一生,其中包括勾引、恐吓、调教、摧残潘金莲这个命运多舛红颜薄命女性的全过程。

900年后的今天,再读这个故事,唏嘘不已,我们现在都知道宋国只有人治,何来法治,而活在那个朝代的人又有几个能认清它的本质呢?

2018年2月20日, 7:3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