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调研报告:中国在欧洲媒体攻势火力大增

》由中国官方英文报《中国日报》编辑出版,然后通过支付广告费,由一些西方报刊以副刊和加页的形式加以传播。以副刊形式发行《》的报刊包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英国的《每日电讯》,法国的《费加罗报》以及德国的《商报》和《南德意志报》。

相关阅读: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早已是欧洲媒体的热门话题。仅在2017年,英国杂志《经济学人》就两次以中国作为封面故事。德国《明镜周刊》2017年11月的封面故事则以”世界头号强国”来报导中国。系列报道涉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推出的”一带一路”计划、他如何为自由贸易发出(口头)呼吁、中国在欧洲的大举投资以及德国人对技术流失的担忧(比如德国机器人公司Kuka收购过程引起的争议),其他内容还包括,中国的军备扩充以及对社会的全面监控。

中国投资所引发的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争论由来已久。但是,中共十九大以后,引人关注的已经不仅仅是中国的经济影响力,还包括了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力。在这一次党代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认为,同日渐没落的西方自由民主模式相比,中国式的专制模式前景更为光明。

以中国为典范

位于柏林的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ür China Studies)和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lobal Public Policy Intitute)新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对欧洲的政治及经济精英、媒体、公民社会以及学术界来说,中国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而西方却对此缺乏认识。报告称,中国在各个领域都非常活跃,”目的是改善世界对中国政治和经济体制的认同度,并将这一体制定位于可以与自由民主体制相抗衡的选项。”

这份调研报告的作者坚信,至关重要的是,中国在通过媒体对公众舆论施加影响。其中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英文版的《中国观察》。《中国观察》由中国官方英文报《中国日报》编辑出版,然后通过支付广告费,由一些西方报刊以副刊和加页的形式加以传播。以副刊形式发行《中国观察》的报刊包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英国的《每日电讯》,法国的《费加罗报》以及德国的《商报》和《南德意志报》。

利用欧洲传统媒体的公信力

调研报告的作者认为,中国这样做的原因非常简单:”利用各国传统媒体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尤其是对当地读者来说,这些传统媒体比中国媒体更具有公信力。”报告指出,《中国观察》虽然注明是广告,但其排版及页面,和报刊的正规版面几乎没有差别。中国就是通过这种渠道对欧洲公众舆论施加影响的。除此之外,由于相关报刊从中方获得了资金,因而就有可能产生可以被中国所利用的依赖性。

《南德意志报》回复德国之声相关质询时表示,2017年,《南德意志报》只作为外来副刊发行过一次《中国观察》。并对这一副刊作了如下标示:”这一付费特别出版物以南德意志报副刊形式发放。南德意志报编辑部并没有参与这一付费特别出版物的编辑工作。”而从2015年底开始,德国《商报》就在按月发放这一来自中国的副刊。该报对德国之声明确表示:”副刊第一页就写明:’这一付费特别出版物以南德意志报副刊形式发放。该副刊内容及版面一概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日报负责。”

并购与媒体合作

调研报告的作者认为,中国也会通过其他渠道展开工作。中国一直在试图收购一些西方传媒公司,但迄今为止成效不佳。2017年,中国收购美国杂志《福布斯》的尝试以失败告终。不过,据路透社报道,中国财团”中国华信能源”已经就收购”中欧传媒公司”进行了报价。中欧传媒公司是一家活跃在保加利亚,捷克,罗马尼亚以及斯洛伐克的传媒集团。目前,竞购程序仍在进行。

中国的另一个着眼点是媒体合作以及各类媒体论坛。媒体合作是为了互换节目,但这种交换是受中国官方媒体控制的。而媒体论坛则是宣传中国新闻理论的理想平台:”具体而言,就是由中国来宣讲中方的理念,即媒体不应批评当权者,而应当同当权者合作。而在国际关系中这一逻辑的具体体现就是,要促进各国之间的友谊。”调研报告中称,这类媒体论坛包括由德国博世基金会和中国环球时报等机构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共同举办的”中国-德国-美国媒体论坛”。

批评性的讨论和透明度

调研报告的作者认为,欧洲”单方面开放的态度”暗藏着危险,因为中国会利用这种开放传播自己的理念,而同时却限制欧洲媒体进入中国市场。

德国之声的中文网络节目也因中国的审查而遭屏蔽。但与此同时,德国之声的生活类电视栏目Euromaxx却可以在中国付费电视平台CPD播放,一些中国网络平台还可免费获取德国之声的德语教学课程。

有鉴于此,报告的作者们呼吁对中国的媒体攻势展开批评性的讨论,而对于有中国官方媒体介入的情形,更应增加透明度。

《法兰克福汇报》驻华记者弗里德里克·伯格(Friederike Böge)表示,这份报告披露了中国如何有系统地展开媒体攻势,这一点值得称赞,但她同时也认为,报告中对德国报刊的批评言过其实。他援引美国政治学家约瑟夫·奈尔(Joseph Nye)的话强调,说到底,开放本是民主的最强大之处。

相关阅读:

【小说反党】王力雄:内乱;陈冠中:外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