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英俊:无论男女,都要警惕逼你跳舞的冯小刚行径

来自微信公号:低冷趣味(ID:dilengquwei)

这篇送给中年也不会油腻但发际线很危险的老虎哥

冯小刚在私人聚会上让女演员跳舞的事儿都传了好几天了,我首先讨厌在私人聚会里录像还po上网的人,但我也是真的讨厌冯小刚。

(不知道的微博搜一下,关键词:冯小刚陈道明。)

本来不想聊这个事儿,但今天老虎哥问我的想法,那就简单说一下吧。

有人说冯小刚是中年油腻男,占女孩便宜。

有人说冯小刚是把女孩当孩子,家长一样要显摆自己孩子,这是瞧得起她。

 

在大多数人看起来,这两者有区别,是“中年油腻男到底有没有惦记小姑娘的肉体”的区别。

在我看来就没区别,都是冯小刚的一次权力展示。

在普通人看来,想看出大导演到底有没有睡小姑娘的猫腻,我根本不关心。

因为我知道这一次展示就是告诉大家,他想睡就能睡了。

 

一切性骚扰都是权力的展示。

有句话我以为福柯说的,朋友纠正我是王尔德说的。

“一切都性有关,除了性本身,性关乎权力。”

我还在当记者的时候,跟两个男记者出差,一个年纪大一点,资深一点,一个比较初级。

初级记者讨好资深男记者,说,你自己定了个宾馆套间啊,让滕老师晚上去把你陪好。

我当时生气到摔门就走的地步。

领导和同事都觉得,这话有一些暗示,但不至于啊。

资深男记者跟我私交其实很不错,他说,你想多了,可能他只是觉得你可爱,所以跟你开玩笑。

我很认真地说了一下我发火逻辑:

当时一起共事的女同事有领导的女儿,有权贵的太太,还有在媒体比较资深的老师,为什么这位男记者只对我说这样的话?

因为我资历浅,没背景,无依无靠,我是软柿子。

人敢对什么人说什么话,敢把什么样的愤怒不当回事,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就算说这个话的记者本身没意识到,他潜意识里也是把我当成可以欺负的人。

我就是在一秒钟之间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尤为生气。

我当时是在为自己是软柿子这件事生气。

 

在性的方面,似乎冒犯女性比较明显。但听起来被冒犯的男性比较少,只是因为掌握权力的女性还不够多。

如果我是一个女高管,我有一个年轻的男实习生,我天天夸他身材好,关心他的私生活,而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而不能拒绝我,这难道不是冒犯吗?

到底是不是性骚扰、是不是被冒犯,在于有没有say no的权力。

比如我和我后来的同事朋友去酒吧经常讲的话题尺度大多了,但是我们都知道此时的自己想聊就聊,不想聊就不聊。在场的所有人都有say no的权力。

 

我其实还想说的是,被冒犯这件事,和性本身的关系非常小。

男生难道就不会被勉强吗?比如你真的不能喝酒,但是逼着你喝;你明明新婚夫妻和谐,逼着你去声色场所。

这都是上位者为了体现自己的权力,给你机会展示自己的服从。

我和官家子弟吃饭,有人知道我喜欢京剧,想请京剧演员,让演员当席唱戏。即使演员自己同意,我也拒绝。

这跟在KTV点小姐有什么差别?

我不是不喜欢听戏,也不是不喜欢漂亮小姐陪唱歌,我是非常讨厌用权力和钱财让人低头的画面。

这种当中表演供人当做物品一样地赏玩的情景,不是一般的商品交易,这中间有对于人的意愿的扭曲。

你是通过踩着一个人的自尊,来提升自己的自尊,这有意思吗?

有人说,人家是乐意唱戏、跳舞、陪唱歌的啊,自愿的。

你问问出来卖唱的女孩子,作为她的闺蜜问问,如果你账面上有一个亿,你乐意给这些中年男子搂着唱歌听吗?

如果这时候她还乐意,那是真乐意,否则都是被时势逼着,被钱诱惑着的乐意。

对于权力的服从,我理解可能有千万种苦衷,但我不支持。

 

对于权力心甘情愿的服从,才是更可怕的,所以我是真的烦冯小刚。

他的各种采访里表达出,他怀念大院年代,怀念特权阶级,怀念“老炮儿”,骨子里就流露出对于小圈子掌握权力的渴望,这是我最瞧不上的一种人。

我给男生的建议就是,不想当油腻中年 ,趁早不要跟冯小刚这种人私交过密。

我大学时候认识的男生,谈起学生会的潜规则,还要给什么部长的女朋友的室友跑腿打印论文。他说,今天你给人当孙子,当了主席就能给人当爷爷了。

我当时头都大了,我将来不想给谁当爷爷,今天也不想给谁当孙子。

后来碰到的同事和老板都让我觉得幸运,大家都是没有孙子爷爷观念的人。这是我们超越同事关系,作为“朋友”关系的起点。

我不知道冯小刚做没做过孙子,但他聚会上的这个行为就很像大学学生会那些毕了业的师兄师姐逼着新生喝酒的局面,努力彰显自己是个爷爷了。

就冯小刚这样的人,总试图教你非得在社会阶梯里混出个位置,要不然就会被欺负。现在权力还在这一代人手里,为了不被欺负,我们可以努力混一混;但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如果我有天混好了,绝不欺负别人。

 

另,有个人跟我说,人都有价,你觉得自己没价是给的不够多,或者你现在没走到人生的绝境。

我真是哈哈大笑。

你是不明白面对诱惑或者压力断然拒绝之后的快感。

钱的意义是say no的权力,我是正部级劝酒我也酒精过敏、但喜欢你这个人就能多喝两杯的人。

君不知我啊。

2018年2月22日, 1:2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