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平克:我们中国人不算典型的有色人种

二零一八年的冬天,加拿大的冻土雪原上,一群自各个国家不同文化的移民围在一起烤火。大卫,肖平克,穆斯塔法,萨尔曼汗,杰默尔,迈克红耐克。

这群宗教信仰肤色各异的人们很困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烤火,他们不知道的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支配了他们的这次相聚:一篇豆瓣小品。

大卫(百无聊赖的那树枝拨弄着火堆):肖先生,你对加拿大的多元政策怎么看?

肖平克(一个白眼):不好,绿绿要把加拿大搞绿。

(空气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互相使眼色)

大卫:肖先生,绿绿是什么意思。

肖平克:绿绿就是绿绿。就好像阿三就是阿三,棒子就是棒子,鬼子就是鬼子,老毛子就是老毛子。啊呀跟你讲绿绿就是msl。

(听到阿三萨尔曼汗突然打了个喷嚏)

穆斯塔法(看到大家都在看他,有点紧张):绿绿?你是指我吗?

肖平克(看了一眼穆斯塔法):你还算文气,没包头巾没留大胡子没喊阿拉阿胡巴,Hmmmm,,,,你跟电视上的绿绿有点不一样。。。。我来测试一下。

穆斯塔法(一脸疑惑):你要干嘛?

肖平克(打开便当盒):为啥,来来来,尝尝昨晚俺娘给我包的猪肉馅饺子,可香了,穆斯塔法你要蘸醋还是酱油?

穆斯塔法:我表!

肖平克:为啥?

穆斯塔法:我是msl,我们的习惯是不粘猪肉。

肖平克(翻白眼):所以你还是绿绿。

大卫:小肖我们可不可以礼貌一点。

肖平克:你们这种白左的政治正确我真心受不了那,他不吃猪肉,所以他是绿绿,然后我就叫了他的本名,有什么问题。

穆斯塔法(一脸怒气):you fucking chinaman, fuck off !!!

肖平克(跳了起来,挽起袖子):妈的你个绿绿什么意思!放尊重点!说什么呢!

穆斯塔法(瞪眼睛):我他妈的叫你Chinaman!

肖平克(转向其它人):你们看到了!这货歧视我!

穆斯塔法:我问你,do you come from China?

肖平克:是的!咋了!?

穆斯塔法: are you a man or woman ?

肖平克:老子带把的!

穆斯塔法:so what’s wrong with calling you a chinaman?!!?

肖平克:。。。。。。。。。。。。。。。。

大卫:其实我犹太人我也不吃猪肉,肖先生为什么你不DISS我。

肖平克:你们犹太人还好啦,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你们犹太人感觉更高级一点。别问我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你看上去就是个白人,也可能是我哈利波特看多了。我觉得只要是白人就不会坏到哪里去,当然除了白左。

穆斯塔法:犹太人还割包皮呢。(大卫突然表情复杂的捂住裆部。)

肖平克:绿绿你别说话,再说话我把饺子塞你嘴里。

大卫:大家冷静下别吵了。肖平克先生,多元政策是倾向保护有色人种的,平克兄你是有色人种不是么?既然你是有色人种,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反对多元文化政策。

肖平克:我们中国人不算典型的有色人种。

大卫:吓?!什么意思?

肖平克: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勤奋守法,读书刻苦,工作努力,不骚乱不犯罪不上街不抗议。我族乃模范之民族,不能算是有色人种。事实上我们中国人的household income是北美最高的!

萨尔曼汗: 不好意思插个嘴,明明是我们印度人最高,比你们中国人还多出三万多。论收入,不要跟我们这种全民搞计算机的比。

肖平克:阿三你今天拉屎用的是左手擦的还是右手擦的。

(萨尔曼汗翻了个白眼,继续拿手机刷GITHUB)

大卫:你说的我都懂,但是你的皮肤,,,确实是,,,,coloured…..所以by definition 你是有色人种。。。

肖平克(愤而失声):人家很白的!!!

大卫(掩嘴笑)

肖平克(很激动):我告诉你真的有色人种是什么!!!!你看看萨尔曼汗那脸!

萨尔曼汗:。。。。。。。。。。。。

肖平克:你再看看杰默尔!!!

 

杰默尔:????

肖平克:这二位才是货真价实的有色人种,我有点黑那是因为我家那个温州产的日光灯紫外线超标了!总之我们华人不能算有色!

穆斯塔法(整了整头巾):你觉得我是吗?

肖平克:你是绿绿你当然是。

穆斯塔法:你个Chinaman看清楚了,仔细看。

大卫:唉,其实穆斯林不是一个民族概念是一个宗教概念,阿拉伯人才算是民族。绿绿,哦对不起msl是包含了很多民族的,从北非到马来西亚都有。穆斯塔法是叙利亚的,所以挺白的,其实比我还白。

肖平克:穆斯塔法你还白人,阿呸,白人应该是长得像迈克红耐克那款的。

穆斯塔法:chinaman你是不是喜欢毛多的。

肖平克冲上去把饺子塞进了穆斯塔法嘴里,穆斯塔法挣扎着哀嚎着最后把猪肉吐了出来,精疲力尽的他趴在地上喘息,喃喃自语的祈求真主的宽恕,大颗的眼泪滴下。

大卫上前试图把穆斯塔法扶起,被穆斯塔法推开。

肖平克笑着对大卫说:这眼泪清真他妈清真。

在远处灌木丛找脾酒的迈克红耐克听到有人叫他,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嘟囔了一句。“这鬼地方他妈的连罐啤酒都没。”

大卫冲迈克红耐克喊:红耐克,你支不支持多元文化政策?

红耐克:支持个屁,左派都是他妈的白种人的race traitor, 魁北克的法裔天主教应该统统改宗为新教,说英文!加拿大是盎格鲁撒克森的加拿大,这国家是老子的祖宗和法国佬在亚伯拉罕平原血战赢下来的,blood and soil! 对了还有jews,我盯着你们呢,大卫我说的就是你,我问都不用问就知道你这货一定是投票给justin trudeau这个法国佬的。我娘很小的时候就教育我说watch out the jews among us. 你们都是白皮共产主义心. 耶稣就在死在你们手里。

肖平克(望着红迈克有点走神):好多information啊,我有点take不了。。。

红耐克(推了一把肖平克):fucking communist chink, fuck off! qing chong qing chong fucking dog eater!

肖平克一脸委屈的开始抽泣:红耐克哥哥你好凶那!人家分明也不是重庆人!

在地上的穆斯塔法:你不是很屌么chinaman, 你看你白人大表哥根本没把你当人。

杰默尔哈哈大笑(浓厚的南方口音):Y’all FOBs 现在知道白人从来没把你们当人了? Y’all aint know nothing about what my people went through

杰默尔的笑声飘过雪原,阵阵回声传来,好像唤醒了什么。大家都不由自主了收了声。少顷,一个面孔在半空中浮现.

杰默尔(惊得下巴掉下来):holy shit Birdman!

一位头上插了一百根羽毛的老者浮现在大地之上,用低沉的嗓音幽幽的说:【一群外地人,你们现在意识到白人没把你们当人了?脑子拎不灵清的赤佬。。。还有肖平克,你他妈真的是黄色的,你是yellow people, not white, you are indeed coloured..我活着时候, 和你一样是黄种,别特么丢人现眼了】

大卫:肖先生,你现在觉得多元文化怎么样?

肖平克: 我还是不支持,我承认我是有色,但是我精神上是无色的。我就是看不上你们这群第三世界的瘪三们,还有你们虚伪的白左,我就是讨厌政治正确,我就是要喊出【绿绿】这个词,谁不让我喊就是反对言论自由。

红耐克: Chinaman你说的太好了。来,要不要和我一起投票给川普。

肖平克(擦干眼泪):恩恩!好的红耐克大哥哥。

三年后,肖平克离开了加拿大,回到了宿迁老家。

国庆节的时候去上海,闲逛的时候和同堂里的老太太发生了口角。老太太一激动,骂了他一句苏北狗。肖平克捅死了老太太。死刑。

当子弹穿过肖平克头颅的时候,穆斯塔法正在多伦多等公交,他看到一片羽毛从平地上升起,越飞越远。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en you’re gonna get a bullet.

注释: Ching chong and ching chang chong are pejorative terms sometimes employed by speakers of English to mock or play on the Chinese language, people of Chinese ancestry, or other East Asians perceived to be Chinese. 此词与城市名重庆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