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言不止 | 冯导家宴 从不动不动让人表演跳舞开始

过个年被冯导家宴刷了屏。视频引发的舆论也令所有当事人始料不及。

一群京圈文化大佬聚会,酒过三巡后,陈道明和张燕弹琴唱曲、自娱自乐。冯导看到后招呼《芳华》的主演苗苗跳段舞,“让大家知道我为什么选上她”。面红耳赤,叼着雪茄的男人们跟着起哄“比划两下”。

视频地址

视频流出后,联想起不久前刷屏的《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酒桌上的油腻中年男人再次遭到暴击。也有人说,一场家宴中互娱互乐、活跃气氛,不应做过度解读。

视频中,冯导和一些京圈文化大佬起哄让苗苗跳舞

然而,从视频中看,对“献舞”做出“过度解读”的不仅仅是吃瓜群众,陈道明老师的反应格外激烈,张燕老师也欲说还休的表现出不赞成。

当冯导提出让女演员跳舞时,陈道明第一个提出异议:“人家丫头不方便跳这个舞,人家穿着高跟鞋呢。”稍后又怼了声称“这不是喜欢么”的油腻男一句:“你tm没看过跳舞啊。”

网友纷纷被陈道明老师的仗义执言圈了粉

看到这段视频,遇言姐的感受是:

什么影视圈大佬、娱乐界名流,去掉豪宅和雪茄的加持,也不过就是一群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油腻大叔。

冯导秉持了一直以来的直男+家长作风,从头到尾没有问过苗苗本人的意愿。

你知道,就是遇言姐让我家小朋友表演个背唐诗,小朋友都会不情愿地问我:妈妈,为什么要我在那么多人面前表演节目呢?

连5岁小朋友都觉着这样被招呼,很没有自尊。

这个情节太像《芳华》里的桥段:苗苗刚到文工团,女老师让她给大家露一手,众人跟着起哄。只有黄轩跳出来说不好吧,我们坐了两天的长途汽车,状态不好。

陈道明和张燕对“献舞”敏感,是因为作为演员和歌手,他俩见过太多类似场合了。

学舞蹈,音乐的姑娘们,哪个没被带去参加过几次酒席,在领导、来宾面前唱个曲,跳支舞又算件什么事,推辞一下则被说是忸怩矫情,不识大体。从陈道明的反应来看,他对于这一套明显不尊重表演者,也不尊重艺术和专业的潜规则,是更有修养,会照顾到他人想法。

有人貌似打圆场的嚷嚷“比划两下就行”,这句话尤其是令人不快。专业人士对自己是有要求的,要么不做,要做就好好做,不能糊弄。

小野二郎不会“随便”给你捏个寿司,安藤忠雄不会“随便”给你画个房子,就连郭德纲也不会被大家一撺掇就“随便”演段相声的。

日本美食界公认的寿司之神小野二郎,对自己对职业有着近乎虔诚的追求

去年,遇言姐参加了个成人舞蹈班。我对老师说:“我知道您是在春晚跳过《大河舞》的行家,但我就是业余学着玩玩的,不打算买专门的踢踏舞鞋了。”

老师听了差点请我退课,说:“我是一个以舞蹈为事业的人,不能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教授,这是对专业的不尊重,也是对学生的不尊重。”

苗苗是什么情况呢。6岁学舞,北京舞蹈学院出身,第四届华北五省舞蹈比赛专业组第一名,伤退前曾是总政歌舞团的台柱子。对于这样一位根正苗红的舞蹈演员,她的表演应该出现在一个相宜的场合。

如果冯导诚心想提携苗苗,以他的地位和人脉,完全可以正正当当的推荐,而不是让人家姑娘临时脱了靴子光着脚 “比划几下”,成为众人酒足饭饱后的点心。

由此看出,长久以来,我们缺乏对专业的尊重。即便在一个“文化人”云集的聚会上,大家仍然对专业缺乏敬畏,对个体缺乏尊重。

再多说一句,如果换成是金星阿姨,文化人敢这样起哄吗?

男权情结和家长作风

关于冯小刚的家宴,有人说了,视频中没人开黄腔也没人强灌酒,跳个舞、拉下手,完全出于对小辈的青睐。然而,就算冯导不是存心揩油,这样的举动也是不恰当。

事实上,在冯老炮的心目中,男权和父权地位卓然,早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表现了。

比如他曾说:

在北海道在拍《非诚勿扰》的时候,有一个日本工作人员搬器材蹭到中国摄影师的腿了,负责器材的组长把那个小子叫过来一脚踹他肚子上,他爬起来就鞠躬。

先不说对错。咱们这的年轻人也没干过什么呢,在这牛逼哄哄地来了,这要在日本都得每天大嘴巴抽他。

要求绝对服从,动辄使用暴力,这种父权文化本是军国时代的遗留,冯小刚非凡不以其为糟粕,反倒心生羡慕,恨不得中国“这帮孙子们”都接受一下扇嘴巴教育。

2015年,在爱情喜剧《命中注定》的发布会上,作为监制的冯小刚奇语滚滚,不管旁人如何圆场,连称“女人智商有限,千万别跟男的斗心眼,否则百分之百是把自己给搁进去了”。

汤唯反驳:“这叫浪漫,这叫爱情,而且这是美好的。”冯小刚更是一句话盖棺:“你说的这都是智商比较低的话。”

《我不是潘金莲》的发布会上,冯小刚与范冰冰拥抱后,突然来了一句“胸挺大的”,任范爷一介江湖儿女也只能尬笑。

紧接着,冯小刚再接再厉,当刘震云称《我不是潘金莲》有别于其他“胸大无脑”影片时,冯小刚插嘴:“我们这胸也不小”。

 

去年的上海微博电影之夜上,与李易峰父子相称的冯小刚调侃:“这么多儿媳妇你忙得过来么?”

李易峰答:“正在吃同仁堂的中药调理身体。”

冯小刚颔首:“儿媳妇儿们的福音。”

这段对话之low也只能用王校长的名句形容了——阴阳怪气,听着恶心。

然而就在两天前的采访中,对于流量鲜肉,冯小刚却又是这么说的:

搔首弄姿,欲盖弥彰,想脱又不敢脱,你又不是开窑子的。

一语完毕,遇言姐也是惊呆了,搞不清流量小生和外形歧视,哪个更令人反感。

去年,冯小刚发微博:“女人别查男人手机,没几个经得起查的,清正廉洁的连50%(也不知这数据哪来的)都没有,两口子不能较真,糊涂点就白头到老了。”

网友质疑:“这是委曲求全吗?”冯小刚答:“是识大体顾大局。”

把节操碎裂说得这么清新脱俗还是第一次见。

难以想象一个有名有望的大导演没有基本的平等意识,集各种性别歧视、外貌歧视、辈分歧视之大成。当被批评“三观不正拍不出大师电影”时,非但不知自省,反而洋洋得意的称:“毕加索三观不正,但画的都是名画。”

一个沉浸在小辈可欺、女性低智、人要识大体顾大局的父权老炮,完全不觉得在酒席上让“我的女演员”加个舞,给喝完大酒、抽着雪茄的宾客看看爷的选角眼光这事有什么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

老炮们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时代过去了

自从遇言姐回国创业以来,我总是惊诧于我国民众对于平等、尊重、歧视的敏感性之低。即便是许多公众人物也常常对自己的过界浑然不觉。

著名演员吕丽萍在微博上附会同性恋是“羞耻的罪人”,孙海英再补上一刀“是犯罪,肮脏,毁灭全人类”,引起悍然大波,蔡康永和关锦鹏表示受伤,吕丽萍本人也被金马奖暂缓邀请。

央视评吕丽萍反同言论:尊重每个群体的自我选择

明星靳东公开宣称“对于一切不男不女,非爷们的人,我都无意接触”,直接引爆了自己的人设。

更被李银河老师批评:

所谓政治正确就是尊重人性的丰富,最好可以容纳各样的性取向或者性身份。一个人说他喜欢跟什么样的人交往和做什么,其实都无所谓,但你不尊重他人或着歧视他人,就有点过分了。

比如,徐帆说扑自己老公的女演员一浪接一浪,“反正我家是男的,不吃亏”。

令吃瓜群众啧啧称奇,感叹这是《红楼梦》里的邢夫人啊,果然破锅自有破锅盖,啥人自有啥人爱。

比如,郭晓冬的老婆程莉莎随老公回山东农村过年,在微博上秀恩爱称自己被亲戚们摸头掐脸评头论足,上桌吃饭要经过特批,最后来了一句“爱他,就陪他回家过年。”被网友们评:爱他,其实不用接受性别歧视 。

比如,奥迪二手车广告中,新娘子被准婆婆当场验货,像买牲口一样检查牙口、鼻子、胸。SK-II公益广告中用力过猛的招呼“剩女也光荣”。

比如,包贝尔婚礼上,众男宾要把柳岩扔下水,称: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比如,去年被狂怼的《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的作者小宽,本人其实是个颇有才华的美食作家。之前一篇《断头饭》,从金圣叹写到林昭,发“但愿苍生具保暖”之叹。

转过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来了篇“如果没有女人,再荤的饭局也都是素局”,从此江湖留名,有人说把各位文化人都卖了 。

必须承认,中国是一个急剧变化的国家,我们用三十年走完了人家三百年的路,在经济突飞猛进的同时,价值观却未得到相应的提高。

冯小钢、程莉莎、靳东、吕丽萍……各自活在不同年代里,难以突围,亦不想突围。

曾经扛着80后的大旗异军突起的韩寒,当他说出“女生答应你吃饭看电影,就答应了你上床”时,我忽然发觉不知几时他也掉队离去,再不是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年轻代表。

当年孙海英在微博大放厥词时,宋丹丹无奈回应:

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是很难改变观点的,但愿我们的下一代比我们更友善和包容。地球上生存的是各种生物与各种人,大家权利均等!

在此,遇言姐真心希望所有陋习都可以随着年轻一代的崛起消失殆尽。如同冯唐老师未审先降,在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一文中写道的:

愿我们远离油腻和猥琐,敬爱他人,过好余生,让世界更美好。

至少从不要轻易叫人表演节目开始,不管是你的演员,还是你的孩子。

《韩熙载夜宴图》第二节:观舞

 

2018年2月20日, 8:23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