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蔽青年 | 爱国的口音与被冒犯的小粉红

上网久了,我经常为一件事情所困惑。究竟长期在微博评论下捉奸(为明星捉奸情、为祖国捉汉奸)的网友们,哪些是热心群众,哪些是持证网评员?细想,这个区分并不太重要,因为几套常用的话语辞令,已经在微博(推特、facebook的评论环境和微博也没区别)上流传甚广,人人都能顺手拈来。

举个例子,除夕前一天,哈萨克族人热依扎发了微博:“其实我也不过这个节…但还是挺想家的”,随后被骂到删除全部微博。

看了一下网友评论,热依扎的罪行有:

一.有崇洋媚外、通敌之嫌。“她微博庆圣诞可是过得很欢乐的,春节就来真的一出?”

不爱国,打击面很广,一切和超出中国大陆地理、政治、文化边界的事情都可以用这一武器。比如出国留学、旅游遇到麻烦的中国人(中国那么好,为什么要出去?),万豪酒店的“国家”,张悬的旗帜,香港学生不讲普通话,吴彦祖用英文讲新年快乐,这个后面讲。

二.吃饭砸锅,不吃饭也别砸锅。“你可以不吃别人的饭,也别砸人家的锅,别人都过年的时候,你可以不过,但不要说出来恶心别人。”

吃谁的饭,这个问题很重要。比如具体的个人何韵诗、杜汶泽,你们来中国大陆赚钱,还支持“雨伞”,吃饭砸锅,封杀你们。比如整体的对象香港,你们靠大陆游客支撑起经济,你们还怀念英国,想当洋奴(注意,这里跟第一点罪行结合了),你们不认爸爸,我们要断你水断你电(题外话一句,其实香港是有能力自己供给淡水的,演变为今天依赖东江水的局面,完全是北京的政治策略)。

不吃你饭的怎么办?去年除夕,联合国微博发了一条微博:“亲,年夜饭吃完了吗?一定很丰盛吧!然而,你知道吗?全球现在仍有近8亿人每天忍受饥饿折磨。另外还有约8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世界必须采取紧急行动……到2030念消除贫困和饥饿”。同样被骂到热门。你支持难民可以,不要在我们高高兴兴办喜事的时候出来煞风景。这套话语同样常见于反对同志平权。你是同性恋没问题(要特别强调我不歧视),但大肆宣扬就让人反感了(我不歧视你,但你别恶心我)。总之,我坐在世界中心吃饭,你们都不准打扰我。

三.你有特权,你不要脸。“只要特权取消谁爱过啥节过啥节,我真没心情管【狗头】。”

这一武器也是大范围杀伤的,可以跳出具体语境。只要对方是非汉族,无论是外国人,还是港澳台胞,或是少数民族,都可以用这句话来攻击对方。热依扎是非汉族,那你有特权,高考加分,你有特权还不叫爸爸?

认真考虑一下这个事情,首先并非所有少数民族都有高考加分。其次,教育本质上是资源的较量,越富裕地区的孩子,在教育上的优势越明显。高考加分无非是对这种区域不平衡的补偿,并且完全无法消弭原来的不平等。抛开教育不讲,一些少数民族在居住、文化上受到的来自国家的控制,是汉族无法想象的。如果民族之间真有特权,特权在汉族的一方。

去年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墙事件,我借用“”一词来形容这一代年轻的民族主义者。现在可以讲的更具体一些:民族主义只是这代爱国者的外衣,他们本质上是一群自我极其膨胀的个人主义者。作为一胎化政策的产物,80、90、00三个代际中国人的成长过程,正好是中国“”(我承认中国将会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但表示深切的忧虑)的时间段,他们在家庭内部作为“小皇帝”长大,国家的外部政治形象又由“韬光养晦”为转变为“伟大复兴”,个人的游历经验印证了他们对世界的认知(美国时代广场不过尔尔)。

这个自内而外被浇灌出来的“自我”成为新一代年轻人思考问题的核心所在。但这种个人主义并不是密尔意义上的自由原则——“只要不侵犯到他人的自由,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而正好相反——“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你不可侵犯导我的自由”。

不仅是自由,一切形塑了“我”的东西,你都不可侵犯。所以中国留学生说美国空气是甜的,国内不戴口罩就会生病,当即冒犯了这代“小皇帝”,被人肉至无处可逃。那些不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为祖国的台湾人,都被视为“独”(历史事实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不跟“我”一样)。见过最匪夷所思的,是几个月前网友毛十八发微博感慨鳗鱼被捕杀几近灭绝,说了句让智人灭绝吧,都被数万人上门围攻。我是智人,你不可以说智人灭绝,在你粉丝数不多的微博说也不可以。

这代小皇帝并非传统的民族主义者,他们对主义、历史、民族、国籍问题都无甚兴趣。但不能因此而说他们不是民族主义者,相反,这代人自私又易怒,是最合适的民族主义者。只要环球时报或共青团中央稍稍指点,他们就扑咬下去了。甚至发展到今天,哪怕上述两者不再发声,他们也已经训练有素,能自发行动了。

所以我开头才说,热心群众还是持证网评员,这个区分已经不太重要了。人人都已是道德审判官。

在热依扎“不过这个节”被围攻之后,才发生多了几次自相矛盾的清剿。刘雯在ins发Happy Lunar New Year,被骂迎合韩国、越南人,应该讲Happy Chinese New Year。而吴彦祖在ins发Happy Chinese New Year,又被“草泥马,发你妈的英文,不会母语啊,煞逼。”

我不准备在这里讨论春节的英文表述和其背后族裔政治,因为问题并不是我国网友文化水平不够(当然,的确也不够)。吴彦祖只是讲句英文,都被骂背弃老祖宗。如果要仔细纠缠,他已经是美国人。“中国人”本就是个复杂的,经由无数战争和迁徙历史而被建构起来的概念。族裔、国籍、文化上的中国人,完全不是一回事。但小粉红、小皇帝们不会管这些的,我是汉族,我是PRC国籍,我讲普通话,你们和我一样就是冒犯了我。这样下去,讲新年快乐的口音不对,也会成为一项罪名了。

上个月,香港浸会大学的学生因为普通话考试的问题,和校方起冲突。这次事件,本只是学生对考试方式、评分标准,以及校政的不满的爆发,并无涉中港冲突(见端传媒报道《从2年拉锯战到8小时冲突,浸大学生在争取什么?》)。却生生在内地社交媒体上被解读为香港学生不想学普通话,要“反中反普”。

几件事情放在一起,令人忧虑的是,这支玻璃心、容易被冒犯的、强盛的青少年纠察队,将会在舆论上制造出一轮又一轮的“粉红恐怖”。李小璐不得和嘻哈歌手过夜,吴彦祖不得讲英文,普通人不准说让智人灭绝。爱国也要和我口音一样。

2018年2月20日, 7:21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