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博客】自由心中珍藏,做人挺直脊梁

编者注: 原文已被删除。

《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一句名 言:“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 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翼上都 闪耀着自由的光辉!”这是真 的。

多年前,听爱鸟的二舅说过,鸟 是有气性的,很多野生鸟的气性 特别大。有一次,他从野外捉了 一只画眉回家,不料关进鸟笼 后,这只画眉一直猛撞鸟笼,撞 得头破血流。他在旁边看得阵阵 揪心发急,就差跪求它歇会儿 了。画眉鸟却倔强地一撞再撞, 不撞破鸟笼不罢休。最终,二舅 心软投降,乖乖儿打开鸟笼。二 舅说,他永远忘不了那只倔强的 画眉展翅飞上蓝天的瞬间。从此 以后,他更爱鸟,却再也不养鸟了。

气性大的鸟,为了自由,可以撞 笼,可以绝食,总之绝不屈服。 鸟的这种气性,在人类身上就叫 气节。可惜,有气性的鸟常见, 有气节的人却越来越少见。那一 年,我正上高中,许多有气节的 国之栋梁,一夜之间被团灭,剩 下的关的关,走的走,“洗 心”的“洗心”,“革 面”的“革面”。那是一个最漫 长悲哀的黑夜,那一夜的黑笼罩 神州大地近卅年。那一夜后,有 时,夜阑更深,我常心自问, 必要时,我有那只画眉的气性 吗,我能保住我的气节吗?逝水 年华,我正年轻,却早已开始思 索生和死的问题。“生命诚可 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 二者皆可抛。”虽然生活尚未开 始考验我对自由的忠诚,但那些 关于自由的诗篇早已烙在了我的 心间。

 

相关阅读李沉简: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北大一二〇纪念)

 

终于,我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场 关于自由的小考。大学毕业后第一年,我被分配到了一家外事机 关工作。工作稳定,待遇不错。 由于业务出众,颇得上司器重, 由于待人本真,倒也颇受同事欢 迎。一切看似顺风顺水,但我却 一天比一天讨厌媚上欺下的官场 气氛。后来出了一出小小的洞, 剧,终于让我下定决心离开这破 鸟笼,远走高飞。

事情的起因是单位一名男同事对 我很有意思,我却对他不感兴 趣,面对他的花样攻势无动于 衷。于是,某周日,他祭出了杀 手铜,代表他舅舅向我发出邀 请,一起去他舅舅家吃饭。他舅 舅是谁呢?是上级主管部门一把 手。我硬着头皮去了,想着领导 再大,也不能包办婚姻吧。但这 位舅舅不一样,席间他包包办婚姻 的意图很明显。总之,只要答应 嫁给他外甥,从此我仕途风顺。 不答应呢?阿阿阿。那顿饭,我 越吃越沉默,领导的脸越吃越 黑。第二天,我就给顶头上司递 上一封辞职信,打包走人了。去 他大爷的仕途!姐生来自由。

此后,我就像只撞破鸟笼的野 鸟,一直直落拓在江湖,熬过一日 三餐难以为继的日子,思索过更 多次关于生与死的问题。每经历 一次生活的考验,我内心的信念 就更坚定一分:不自由,毋宁死。

今年以来,一篇一封,已成定 律,我的朋友圈躺满了被爱国的 文字残躯,在无言地控诉着如皇 帝新衣般赤裸而又无法高声言说 的事实。于是,读友们纷纷私信 叮嘱,让我放慢脚步、保护自 己。

每次次读到这些来自远方的关怀, 我是幸福的,也是悲哀的。这也 界是怎么了,说几句人话也成了 高难动作,白上一眼也会引发危 机?什么是保护自己?一只野外 的画眉,自由飞翔就是它最本质 的自我,如果有一天被关进了笼 子,就算不再忧虑风雨、日食三 顿小黄米,活着也是无趣,因为 它失去了真正的自己。所以,它 狠狠地撞笼子、高傲地绝食,宁 死也要做回自己。人生在世,岂 能不如一只画眉?

 

2018年3月25日, 6:49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