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谈感情 | 女权之声:我的理想是推动实现性别平等

来自微信公号:不止谈感情(ID: morethanemotion)

作者:金熹媛

今年3月8日,有着18万粉丝的女权之声在微博和微信平台上的账号相继被炸和被封,女权之声的微信公众号被主管部门责令永久屏蔽。接着,很多小伙伴都反应说,自己有关女权的账号也难逃厄运,接连被翘。3月8日那晚,我相信很多关心女权之声的小伙伴和我一样,都没睡好。我们对有关部门的堵住女权之声口舌的行为感到愤怒,这种做法,将女权之声多年来在推动社会性别平等、倡导提升社会性别意识方面的努力、付出和辛勤耕耘付之一炬。在3月8日国际劳动妇女节这个纪念妇女为自己争取合法权利的日子,中国最大的为广大妇女群众发声呐喊的账号却在微信和微博这两大社交媒体上被消失了……

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听说女权之声,是在2012年,那时我大二。在《社会性别、婚姻与家庭》这门课上我第一次接触到“社会性别”这个概念,然后对我过去20年的生命历程有了另一种解读的方式。在那之前,在家里人用“因为你是女生”这个理由解释我为什么不能和哥哥们一样在晚上出去玩,为什么我就要学习做家务劳动,为什么我顽皮喜欢爬高上低武枪弄棒等待我的就只有“成何体统”四个字,为什么我在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家人千方百计阻拦我到省外求学等等数不清的为什么时,我只有满心的愤怒和委屈,如鲠在喉,说不出一句话,因为我无言反驳。“因为你是个女生”就像一句咒语一样,震慑了我人生的前20年。一名同班同学见我对“社会性别”感兴趣,向我推荐了“”的微信公众号。那是我和“”的初识。

女权之声被封号以来,各种泼女权脏水、趁机黑女权的狼烟四起,似有“围剿”女权之声之势。女权之声丢了自己的发声阵地,只能够通过人际传播的方式去回应。无奈,各种声明贴、澄清贴也遭封杀。最近酷玩实验室采用错误关联、诉诸恐惧、归因谬误、草人谬误等低级的造谣手段污蔑女权主义和陷构女权主义者,详情见郑楚然的抗击网络诽谤| 郑楚然给酷玩实验室的公开警告

在这一波波反女权的声浪中,我感到困惑和不解,男女平等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女权之声唯一的宗旨在于为妇女权利鼓呼,为何女权之声就如此命途多舛?连公开声援女权之声的账号和帖子也被连坐?难道国家是要打压女权主义吗?“宋秀岩:把讲政治贯穿于妇联改革和工作全过程”的新闻稿里提到:“当前,我们党正团结带领全党全国人民决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西方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他们抨击马克思主义妇女观和我国实行的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积极兜售西方的‘女权主义’‘女权至上’,有的打着所谓的‘维权’‘扶贫’’慈善’”等旗号,直接插手我国妇女事务,企图在妇女领域寻找和打开缺口”这些话语里透露出的信息国家并不是打压女权,而是担忧非官方的妇女权益组织背后有敌对的西方势力插手。想明白这一点,女权之声越是抗争,集结的抗争力量越强,就越会引起国家的关注,遭受更严重的打压。这里面也透露出两个误解,一方面是国家对女权主义的误解,以为女权主义背后是西方敌对势力,怀疑为妇女权益发生的非政府组织的真正目的和政治立场;另一方面是关注性别议题、积极推动社会性别平等的民众对国家行为的误解,以为国家是在打压女权主义,是物化、矮化女性,将女性至于受压迫地位的帮凶。

有必要去看看双方都做了些什么。

“男女平等”是我们国家的基本国策。1995年江泽民在首都北京召开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上讲到,“我们十分重视妇女的发展与进步,把男女平等作为促进中国社会发展的一项基本国策”。对于推进性别平等,促进社会性别主流化,我们要意识到我国有很好的政策基础和法律保障。我国《宪法》第四十八条中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国家保护妇女的权利和利益,实行男女同工同酬,培养和选拔妇女干部。”此外,我国还有很多的涉及性别平等的法律和政策。(将“男女平等”的概念扩展为“”对待性别问题上的国际共识)。此外,我国保障妇女权益的法律政策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01—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

我国在国际层面上对性别平等的承诺

在1980年7月17日联合国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上,康克清同志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了《消除针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的公约》(以下简称《消歧公约》),中国成为《消歧公约》最早的缔约国之一。同年9月,《消歧公约》得到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6次会议的批准,尽管对第29条国际仲裁予以保留,但也意味着我国政府有责任和义务履行缔约承诺。除了《消歧公约》之外,还有《北京行动纲领》(BeijingPlatform for Action, BPFA)《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Development Goals, SDGs),这三个文件都是我国政府签署和承诺的,是我们可以用来做好中国性别平等事业的有力倡导工具。

翻开《妇女研究年鉴》,我们可以了解到与妇女/性别研究有关的研究综述,相关的项目研究成果、学术团体、学术组织及学术活动,以及从事这方面研究的学者。

自然我们国家在性别平等领域还有很多的不足,离女权主义所期望和设想的平权社会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但国家和政府已经做出努力了,我们要肯定我国在推进性别平等和实现社会性别主流化方面所作出的努力。我们要意识到我国现阶段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一个维护和再生产父权制文化和体制的社会结构之中,这种父权制的结构在短时期之内是难以被彻底动摇的,。但是我们要有信心。根据社会学家吉登斯的结构二重性理论,微观与宏观、个人与社会、行动与结构、主观与客观之间是相互影响的,尽管父权制的社会结构短期之内还无法被撼动,但是作为社会中的个体,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形塑着社会结构。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 2016年,普通本专科在校生中,女性占52.53%,其中本科生中女性占53.44%,专科生中女性占51.17%;研究生在校生中,女性占50.64%,其中博士生中女性占38.63%,硕士生中女性占53.14%。高校中“她时代”的来临,加上开设有关中国的妇女/社会性别课程的院校遍地开花,呈现出由点到面的趋势,不少学生修习过社会性别有关的课程,更有不少内地学子赴海外修读性别研究,在实践中能够自觉运用社会性别理论去审视生活,对性别平等有了更高的要求,对社会时刻保持着社会性别的敏感度。我相信这些力量终将能够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实践中把父权制的社会结构消解殆尽,我们要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以及有足够的信心坚持在日常生活中践行性别平等的信念。我们就是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同时对我们的国家和社会抱有信心,相信终有一日,写在法律条文和政策法规里的性别平等能够变现成为实质性的平等。

再说一直活跃在社会空间中的女权之声以及女权主义行动派们。

她们每一个都勇气十足,值得钦佩。因为是她们,在用自己的行动,能发声时绝不沉默,能抗争时绝不妥协,对社会时事保持着性别敏感度,持续从社会性别视角发声和倡导。这几天,有人统计女权之声在2010-2018年间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969篇文章,由于个人的力量有限,Ta对2017年的70篇文章(去重)内容进行了统计,详见下图。其立场与国家男女性别平等的基本国策以及国家已经签署的《消歧公约》《北京行动纲领》《可持续发展目标》别无二致。

图片源于关注此事的有心人

而街头行为艺术,如“占领男厕所”、“受伤的新娘”、“上海地铁反性骚扰”和“光头姐妹抗议教育部”等,以及女权之声被封号当天发布《最强妇女节过节指南》等倡议或行动,都只是女权之声、女权主义行动者们发声倡议的一种行动策略,用一种诙谐的、幽默的、夸张的、吸引眼球的、能激起公共舆论讨论的方式来进行公共教育。其动力是对我国广大妇女处境的关忧,是对建设更美好社会的责任感和义务感。

每一个行动着的女权主义者,都有着实现性别平等的理想和信念,Ta们坚持不懈地发声和行动正是在践行着习主席对我国青年的寄语和希望。“没有理想信念,就会导致精神上‘缺钙’”,这是2013年5月4日习主席在同各界优秀青年代表座谈时的讲话,“广大青年要保持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不懂就学,不会就练,没有条件就努力创造条件。‘志之所趋,无远弗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对想做爱做的事要敢试敢为,努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把理想变为现实。要敢于做先锋,而不做过客、当看客,让创新成为青春远航的动力,让创业成为青春搏击的能量,让青春年华在为国家、为人民的奉献中焕发出绚丽光彩”,这是2016年4月26日,习主席在与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我希望国家和政府能够不偏不倚,不能因为我们这些青年的理想是实现性别平等,我们想做爱做的事是倡导性别平等,而女权主义是重要的理论来源就将女权主义与西方敌对势力画上等号。我们的思想来源还有何殷震、秋瑾、蔡畅等女权主义领袖,我们继承和发扬的,正是革命先辈们的力量。

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

2018年3月21日, 7: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