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敢问酷玩实验室,为何消费我们的爱国之心赚流量?

他们就是在筛选粉丝。理性的离开,暴力的留下。

相关阅读:

​​大家有没有接到过诈骗短信?

读书时我每次接到这类诈骗短信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些技术含量低的骗局还会有人上当?连错别字都那么明显,普通人不会信的呀,骗子是怎样谋生的?

后来我开始明白这些骗子的生存之道,归纳起来就是8个大字“撒网要广,重点培养”:骗子们使劲发布诈骗信息,覆盖数以万计人群。但是,这些信息必须有漏洞——稍微经过思考或者查阅资料,就可以被识破的漏洞。这是一个筛选器,把那些聪明理智、不容易欺骗的人从自己受众群中排除出来。

那么剩下的受众就容易收拾了。可以利用恐惧、利益、善良、爱等等来实施进一步欺骗。这些被筛选下来的受众,是最具有利用价值的群体。

而我发现了,酷玩实验室就是利用了这种筛选方式,来增加自己受众粘性。不可接受的是,ta们利用的,正是读者的爱国之心。

事情要回到2018年的3月16日。在3月16日前,我对微信公号酷玩实验室的印象,还停留在“有点莽撞被百度起诉”的年轻创业自媒体上。我尽管不赞同他们为了流量而写不实信息,却也不由自主地赞叹他们为我们这些讨厌百度的人出了一口恶气。但是,在3月16日,这些不实信息冲着我来了。

我的脑子瞬间嗡嗡作响。酷玩实验室用一篇《收外国男人的钱,骗中国女生的炮?中国竟有这样一帮“女权组织”》,风马牛不相及地将“有人组织卖淫”这件事和我联系起来。而后毫无证据地指出我是女权之声首领,为西方国家在中国从事破坏性活动。

求你了,真说说我破坏了什么?

其文章封面,被指出图片是夫妇合照后,敷衍过去,完全没有更正行为

​文章逻辑混乱不堪,东拉西扯。当时我的朋友们猜想,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于是纷纷跑去留言辟谣。有朋友通过人脉找到酷玩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希望可以澄清误会。可惜,这些留言一个都没有被放出来,而两位工作人员表示问问“采编同事”后,就消失不见了。

其实我想请教一下你们哪来的采编权?

​于是我写了一篇文章反击《抗击网络诽谤|郑楚然给酷玩实验室的公开警告》。文章出现后,我这种小小的个人号也有一万三的阅读量,微博转发也有一千多吧。能够辨认真伪的网友并不鲜见,非女权圈子的朋友看见后都在不停转发,为女权主义者正名。

当然也有很多人仍然相信酷玩实验室的煽动性语言。把我称为“乞丐”、“婊子”和各种“逼”的人比比皆是。有人还给我发来了“你妈死了”之类的仇恨攻击。


​我妈活得健康愉快,倒是你妈妈,我希望她可以看见你在网上的暴力嘴脸,看看自己的孩子在网络上是个什么人。

19日,酷玩实验室悄悄修改了微信内容,把我的“称号”改为了“巾帼百名思想者”。可惜,从来没有任何人给过我关于思想方面的奖项。蛋蛋姐再次用智商证明了ta搜集信息、翻译英文的实力。

​而在今天,酷玩实验室却发布了一篇更加可怕的文章《曝光一伙港独、伪女权聚集的“准邪教”,我骂的就是你!!》。文章用法西斯式的语言,把女权之声描述为一个有不少信徒的准邪教,继续声称我是女权之声的员工,并春秋笔法地指责女权主义者为看不起中国男人的双标“疯狗”。最可怕的是,ta继续给女权主义者扣上了“分裂国家、西方走狗”的帽子。

酷玩实验室不仅秀出人品下限,还坚持暴露自己的智商下限。上次造谣中国女权主义者组织卖淫失败后,ta们这次就彻底不说这个谣言了。转而不停地说“香港人洪理达分裂国家”,但是却完全没有想过要动一动手指头查一下洪理达到底是哪里人……答案来了,她是美国人。ta通过翻墙(或者境外有人给ta截图)获取了很多美国人洪理达的推特,然后用我和洪理达认识这一个联系,把宣扬港独、台独的帽子扣在了我的头上。

那么按照ta的逻辑,请问下图这位中国人,认识对华政策“斗而不破”的川普耶!是否为了钱和美国势力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而酷玩实验室创始人朱紫辉所在的前机构AIESEC,也被网友八出如下信息:



(呼吁大家也不要尽信我的截图,可以上网证实一下)

​按照酷玩实验室的神逻辑,朱紫辉是否还支持剥削童工?

倒是我,还给美国势力川普写过反性骚扰反男权沙文主义的公开警告信呢!

​其实我已经不想花时间在酷玩实验室为我设置的陷阱中自证清白了。谁主张,谁举证,那么痛恨我,请报警。我没必要为了一个造谣的、连真实姓名都没有的谣棍,而把我自己所有生活工作人脉状况都公开在全世界面前。偷换概念、玩文字游戏、劈头盖帽子,这些手段我以为只有幼儿园在玩,却没想到注册资金100多万的大公司还好这一口。


​​但是我仍然要站出来和酷玩实验室扛到底,是因为听到了ta的一位粉丝的肺腑之言——“酷玩实验室利用了我的爱国之心!”

​这位粉丝,就是酷玩实验室声称已对女权之声“脱粉”,并未经允许晒出她发给酷玩的截图的那一位。

​p.s. 人家已经发文表示对酷玩实验室的做法极其愤怒了,大家请关注以下公号获取文章:



对,酷玩实验室就是利用了大家的爱国之心,来使劲挤出10万+文章。我能理解自媒体号对10万+这种数字的狂热,(因为我也经常写文章求打赏啦),流量代表了广告费,代表了发工资和股东分红。营销也是互联网常见的行为。

可是,你不应该拿读者的爱国之心来做营销。中国的女权主义者真诚地热爱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真诚地热爱自己身边的人民,尤其是女人民,希望每个女人民都能自由、平等地免于遭遇性别歧视、性别暴力。就如我和女权之声都倡导过的,让受家暴后杀夫的妇女免于死刑,让女孩也能在提前批进入一些国防类的专业做贡献,让大家明白男女平等、性别平等是怎么一回事。可惜,女权之声被封了,她们不能说话了,酷玩实验室就出来开始表演了:

断言:她们分裂国家,所以被封号。 事实:女权之声封号 所以推断:她们分裂国家。

天呐,这是什么水平的论证?人大的脸被你丢光。

酷玩实验室断章取义地抓着一些关注女权主义的网友比较情绪化的言论,带上“反华”标签,通通扔到我和女权之声头上去。把希望平等的女权主义者从人民群众中分离开来抹黑。利用读者的爱国情绪为自己增加流量。用酷玩实验室的话语来反问就是:敢问酷玩实验室,为何为了钱试图分裂人民群众、破坏社会安定、激起性别矛盾?

酷玩实验室就这样利用了文首我说过的筛选方法,把理性的、能思考问题的网友排除在外,剩下一群具有暴力性的、不看论据不讲道理的战斗力超强读者,成为ta的铁杆粉丝,维系ta的品牌和流量。这样下去,我们社会的网络环境只会被仇恨、谣言和暴力充斥,一切反对意见都被称为“疯狗”,一切理性思考都变成“不爱国”,一切讨论都变得非黑即白。

​敢问酷玩实验室,可否告诉我们你说了谁几句啥 ,谁出来怎么咬你?给我说清楚,别又拉个组织卖淫来抹黑女权主义者。

​而根据传播学的“沉默的螺旋”定理,这些暴力的仇恨的网络呼声将会掩盖那些理性的声音,中立人士很可能会在这个沉默的螺旋里不敢说话——怕被攻击,怕成为异类。酷玩实验室在文章下只放出有利于自己观点的言论,不敢放澄清声音的行为,其实就是形成了一个舆论场,中间人士就更加不敢发声,恶性循环下,我们的网络环境就真的会只剩下各种毫无根据、断章取义的造谣和仇恨暴力了。

有的人,就是想把女权主义者钉死在屈辱柱上。这次被整的是女权之声和我,下次,会是哪一位倡导性别平等的人?说别人“伪女权”的人,从来就只会说说波伏娃。大概是没有听过最“田园”的、我的偶像向警予、蔡畅、罗莎卢森堡吧。

那么,在这个沉默的螺旋里,我们可以做什么?

做硬核(hardcore)。那些有意识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女权主义者们,要死扛,要成为沉默螺旋中的硬核。不要以为发声无用,我们的发声可以用更多旁观又不敢说话的人找到同盟和力量。我们的澄清可以让彼此不再孤立。所以,我继续希望大家帮忙做以下4件事:

1截图保存本文章

2发给10个非女权话题的群

3和至少5个人讨论女权之声和各种女权主义者被炸号、酷玩实验室抹黑女权主义者并利用大家爱国之心拉流量的行为。

4不做暴力语言使用者,不使用歧视性话语,不人身攻击。

谢谢大家!

喜欢本文,可以打赏~

(酷玩实验室还扯着我上一篇文章放了打赏码和思维课程广告来说事,说我们都很喜欢钱——这不是明摆的吗?我需要钱改善自己的生活,女权主义者又不是神仙不用吃饭。但是,至少我们明晃晃地求打赏,而酷玩实验室则为了流量为了赚钱消费爱国主义)​​​​